南澳華人之寶:畫家陳天如老先生

322

移民風采之四

南澳華人之寶:畫家陳天如老先生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今年91歲的陳天如老先生,廣東順德人,坐在唐人街的咖啡店回憶他九年前在富万年酒家(現在潮州酒家)的”威水”故事。1991年七月二十六的晚上,南澳華人八個社團:南澳華聯會、南澳華人福利會、中華總商會、竹林精舍、中華會館、華聲電台、馬來西亞商業机构與新加坡俱樂部等,為了籌款救濟中國華東水災,發起募捐、義賣等活動。餐券就賣得二百餘張,拍賣是當晚高潮疊起的項目,即是拍賣陳天如老先生的一幅”九龍圖”的國畫,回憶往事他說兩位主持當晚晚會,黎啟明先生与譚祖德先生,他們談笑風生,善于鼓勵是了不起的主持人。譚祖德先生將一幅”九龍圖”的畫說有人出价五千元還沒想賣,提起李金培先生的興趣,在激勵鼓勵下,李金培先生出价一万一千元,最後成交,晚會掌聲呼聲不絕,全場轟動,良久方息。譚祖德先生捐出自己的寵愛的畫,李金培先生為了義舉付出雙贏的價錢,為了籌款救濟中國華東水災是值得嘉賀敬佩。

陳天如老先生年青時曾經在上海獲得跳舞公開比賽三屆冠軍。問他當年為什么從香港決定去上海呢?可是他父親在吉隆坡等他到南洋來發展,什么原因呢?

他說那時候自順德家鄉跑到香港后,就在堂表岑明軒的万方攝影器材公司,學習沖洗,同時晚間學習會計,但是不久就覺得沒什么興趣。陳老先生的父親在吉隆坡陳泰利錫礦公司任事,陳天如先生表親亦在那里,因此他想往投靠他們,成行之日,買船票,他突然改變了初衷,轉購買船票往北到上海去。

問他上海是否有認識熟人?他說沒有,上海完全是陌生環境,神往的僅是上海景物,江南風采而已。

到了上海之后,天天往茶樓跑,希望有什么机會奇跡出現,果然不錯。有一天,他看到一位衣服穿得很華麗,儀表不凡的男子,于是借机与他”搭台”聊起話來,相談之下,才知他是上海真如制畫公司主人崔錦帆先生,當知道陳老先生亦能畫畫,于是聘請陳老先生一個月十塊大洋為公司當助手,二個月之后,薪水加到二十塊大洋,招往南京分行助理畫師,從此,陳老先生在南京停留下來,學習及謀求發展。

陳天如老先生在南京工作期間,就加入商務編輯所的函授學校學習,受益不淺。兩年后,他辭職回到上海,在白鵝美術學校學習畫西洋畫及學習建筑繪圖和机械繪圖,這些課程以后對他的美術畫畫事業、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1931,日本軍閥入侵上海,國軍十九路軍奮勇抗戰,那場戰真的震惊了世界,陳老先生的白鵝美術學校校舍被毀,習作工具一切衣物失盡,蕩然無存,對他打擊極大,加上那時年青好動,橫一條心,日夜寄情于”舞林”。陳老先生自幼聰明、喜好模仿、优於創作、勤於練習,因此在上海”舞林”公開跳舞比賽連獲得三屆冠軍是無可非議的了。

在上海,有了中國文人雅士”粉蝶”與”落花”的回憶,陳天如老先生在”憶上海當年”,描述”舞國”的人物風采如下:

“金蓓銀蕊春聲夢,紫莉緋桃作艷妝,

重復芬還酣粉蝶,一枝紅欲上宮牆。”

另一首”回春曲”又寫出惆悵与惜花多餘的回憶:

“舊歲江城悵落花,春歸何處屬誰家,

惜花本是多餘事,又報新枝長嫩芽。”

問他在中日戰爭中与國共內戰是否有影響?陳天如老先生說:沒有,除了一些物質損失,他到南京,日本軍閥打到上海,他回上海,日本軍閥攻陷南京,中國共產党快要”解放”中國時,他已經回到香港。

1948年陳天如老先生重回香江后,就在英商,美商、澳洲商人机构任職,工藝美術,家俬飾設計,廣告編輯美術等工作,到了1971陳天如老先生退下來。退而不休,十年仍在香港全心致力于中國書畫,發揚中國藝術為已任,日夜不停埋首畫案創作,他時常不知夜幕已垂、也時常忘記了東方之既白。

陳天如老先生1987年移民南澳阿德雷得,說起他另外一個”威水”的故事,那是:1991年,南澳華聯會理事們由會長黎啟明先生領導組隊的一次旅遊,并且參觀拜訪中國駐澳洲Canberra的大使館。臨行前,理事們提議送書畫、提字給大使館作紀念,有不少人提字,終就理事會未能滿意,就有人提議請教陳天如老先生。黎啟明先生找了陳天如老先生。結果陳老先生靈感一來,毛筆一揮,四個大字即”不遺在遠”,為華聯會理事會苦思澀想良久未有答案,終就解決,陳老先生的筆墨高絕,神韻十足,令人讚嘆觀止。

香港1977年第一次畫龍展就有花藍128個,三年后(1980)第二次畫龍展亦收到118個花藍。陳天如老先生在香港大會堂八樓舉行個人畫展,展出者有長達11呎之巨龍,畫龍展的氣勢非凡,精彩絕倫。

來到了華人極少的南澳阿德雷得陳老先生仍然創下另個記錄 ,就在南澳時報2000年二月四日開始,至今每周不停的供稿,寫字、畫畫長達八個月之長不停的創作,(目前仍在繼續之中),每周三千五百多份報紙記,平均每份報紙三到四人來讀,近四十万人次閱讀他的作品。對九一歲的老人來說,陳老先生他的貢獻,他的毅力,他的心與發揚中國藝術,文化的精神,是值得我們敬佩、學習的。

陳天如老先生最愛畫龍。自古至今畫龍不易,畫龍最怕凝神似鬼似的畫法,陳老先生畫龍則不厭其煩詳細考据,忠于古說得益于他的想像力与新意創造,然后陳老先生的畫龍作品才能見到騰云駕霧、穿水戲珠、涌水出洞、摯云作雨的龍,使得愛畫的人觀賞之,如古之神龍,今世尚在,歷歷眼前。

陳老先生畫龍的才華,忠于藝術精神,是值得后輩敬佩學習的。

南澳華人(尤其唐人街華人) 不少人知道他与他的藝術創作,喜歡与他打招呼,与他閑聊。陳老先生喜愛散步,特別喜歡散步到”大屋”Casino稍作娛樂、消遣,見朋友聊天,使他的生活更添樂趣。

南澳時報採訪小組,此次与91歲高齡畫家陳天如老先生一起喝咖啡回憶他的往事。如當年陳天如老先生給英女王祝壽作了”百壽圖”那樣具有意義深遠的祝福,,南澳時報採訪小組敬祝陳天如老先生百福百壽,身心健康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