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227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又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陸封鎖消息,是膝蓋反射的反應,即醫生輕敲你的膝蓋,脊椎神經傳輸的反應。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說:劉曉波觸犯中國大陸「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服刑十一年,他是個罪犯,而罪犯獲得一項國際最受尊崇的獎項,是對中國大陸司法的一大侮辱,封鎖消息是應該的。「和平獎」訊息和討論,不是被封鎖,便是遭刪除。壓制異議與異見人士、記者、有關學者,公安幹警連夜大規模組織請人“喝茶”,全方位的封堵輿論,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此做法是不令人意外的。

中國對于諾貝爾獎經驗均難稱愉快,上次高行健獲得文學獎,新華社報導,並稱他為「法國華人」,是法國公民。這次劉曉波得獎,仍被認爲是西方國家故意羞辱北京,知識圈也意見分歧,「罪犯得獎」、「獲獎的漢奸依然是漢奸」之類的貶語不斷。

其實,劉曉波獲獎的消息,透過中國大陸四億網民和八億手機用戶的管道,洞窺外間的事物,互聯網和電話文字短信,傳遍了大陸各地,同時已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再無知的人,路過劉霞家門,看到大批公安隔離記者,也知道政府得了壞消息了,不要小看今日的科技。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定機構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組成,委員會成員一共有五名,由挪威議會任命。委員會秘書由挪威諾貝爾研究所主任Geir Lundestad教授擔任。五名委員由挪威國會一百六十九個議員挑選,議員是經過普選產生。評選工作的各個階段,如評議和表决都是秘密進行的。瑞典政府和挪威政府無權干涉諾貝爾獎的評選工作,不能表示支持或反對被推薦的候選人,本身就可能存在憲政問題。

和平獎的頒獎儀式是在奧斯陸舉行,時間爲12月10日,為了紀念諾貝爾逝世周年紀念日。

中共開放三十多年,好多事情,接不上國際軌道。 普世自由、人權及民主等價值方面,北京可不多與西方國家交流及溝通。現在國際社會認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人權自由。劉曉波以往所做一切是合乎憲法規定,北京將他囚禁,祇會與國際社會認同的普世價值愈走愈遠,對中國文明進步不利。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發言人說:這是陰謀「一些國家的政客藉機對中國說三道四」。還有,諾貝爾委員會的决定,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尊重」。

馬朝旭接著指出,「如果有人想用這種方式,企圖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阻擋中國人民前進的步伐,那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擊到了北京,指責歐美國家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對挪威說,「一個政府應該做什麼?我想這個政府最清楚。」也批評挪威政府支持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其所作所為傷害了兩國關係,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理由表示不滿。」

挪威政府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會不會影響到挪中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馬朝旭表示指出,「授予獎項給劉曉波,與和平獎的宗旨背道而馳,也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

質疑挪威政府「不負責」的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後,馬朝旭表示「這恐怕要你自己去理解」。中國臨時取消挪威漁業部長的訪問,這算不算一種報復措施?建議媒體向接待或主管部門詢問。

最新的消息,中挪互訪叫停,中國官員拒絕接見到訪的挪威漁業大臣,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及公安高層代表團訪問挪威,拒絕挪威高級代表團登陸。挪威作曲家兼男高音歌唱家斯坦海勒也被取消在北京及武漢的音樂劇公演。

挪威政府批評中方取消互訪安排,反應過當。中共就愛忙干特干,只會貽笑大方。我們老祖宗教導,「濟弱扶傾」、「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不時提醒我們:盛唐天可汗的榮耀幷非來自火與血,而是朝堂上,書齋裏戰場外,以德服人,齊心同德的結果。人說要决定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要看它如何對待自己不同意見的份子。

挪威這國家是少數的國家,將道德放在金錢利益之上。挪威是當今世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全國四百九十萬人口,人民生活在富裕的福利社會主義中,他們人民生活水準名列世界前茅,比起美國高出三○%,還比英國高出二五%。 石油和天然資源是她們的收入,所賺得的財富,放在兩個基金。是政府退休基金(全球性的),另一個是政府退休基金(挪威本國)。前者將基金投放于全球資産市場,但是挪威人有部分人不滿基金投資,重點放在一些非道德的行業,例如軍火製造商,烟草商等。

因此,在二○○四年,他們成立一個基金道德委員會,將投資在非道德企業的資金,全部撤走。除了十七家烟草商之外,波音飛機也因爲涉及軍火生意,基金也不再投資了。

有這樣的國家,才不怕中共對七利益的制裁,威脅金錢的損失,恐嚇其經濟的傷害等。

話説囘來,中共改革開放已30多年,經濟積聚了相當的資本,重經輕政的弊病,已開始在大陸呈現冒噴出來的狀況。各地在提「維穩」,一種揚湯止沸的策略;如不對落後經濟體制30年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那過去的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果,就變成後30年付出的嚴重成本,人民群衆將無法享受到經濟發展帶來的成果。政治改革就會觸及到利益集團及高幹的利益,如果不改革,損害的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的利益。不要說誰輕誰重,中共高層難道不清晰地認識,人們才不信。

人民呼籲改革,這是時代的潮流,也是時代變革,所帶來的選擇,別無良策。過去的思維因陳守舊已不適合時代,中共落後30年的體制,應到開展實質性改變時候了!能抓住劉曉波獲獎這一契機,推動中共政治體制,實質性改革的時候了。

不要再搬石頭砸自己的脚了,不要美其名中囯特色的鬼東西,誰來聼,誰來信你那套。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陸封鎖消息,是膝蓋反射的反應,即醫生輕敲你的膝蓋,脊椎神經傳輸的反應。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說:劉曉波觸犯中國大陸「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服刑十一年,他是個罪犯,而罪犯獲得一項國際最受尊崇的獎項,是對中國大陸司法的一大侮辱,封鎖消息是應該的。「和平獎」訊息和討論,不是被封鎖,便是遭刪除。壓制異議與異見人士、記者、有關學者,公安幹警連夜大規模組織請人“喝茶”,全方位的封堵輿論,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此做法是不令人意外的。

中國對于諾貝爾獎經驗均難稱愉快,上次高行健獲得文學獎,新華社報導,並稱他為「法國華人」,是法國公民。這次劉曉波得獎,仍被認爲是西方國家故意羞辱北京,知識圈也意見分歧,「罪犯得獎」、「獲獎的漢奸依然是漢奸」之類的貶語不斷。

其實,劉曉波獲獎的消息,透過中國大陸四億網民和八億手機用戶的管道,洞窺外間的事物,互聯網和電話文字短信,傳遍了大陸各地,同時已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再無知的人,路過劉霞家門,看到大批公安隔離記者,也知道政府得了壞消息了,不要小看今日的科技。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定機構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組成,委員會成員一共有五名,由挪威議會任命。委員會秘書由挪威諾貝爾研究所主任Geir Lundestad教授擔任。五名委員由挪威國會一百六十九個議員挑選,議員是經過普選產生。評選工作的各個階段,如評議和表决都是秘密進行的。瑞典政府和挪威政府無權干涉諾貝爾獎的評選工作,不能表示支持或反對被推薦的候選人,本身就可能存在憲政問題。

和平獎的頒獎儀式是在奧斯陸舉行,時間爲12月10日,為了紀念諾貝爾逝世周年紀念日。

中共開放三十多年,好多事情,接不上國際軌道。 普世自由、人權及民主等價值方面,北京可不多與西方國家交流及溝通。現在國際社會認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人權自由。劉曉波以往所做一切是合乎憲法規定,北京將他囚禁,祇會與國際社會認同的普世價值愈走愈遠,對中國文明進步不利。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發言人說:這是陰謀「一些國家的政客藉機對中國說三道四」。還有,諾貝爾委員會的决定,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尊重」。

馬朝旭接著指出,「如果有人想用這種方式,企圖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阻擋中國人民前進的步伐,那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擊到了北京,指責歐美國家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對挪威說,「一個政府應該做什麼?我想這個政府最清楚。」也批評挪威政府支持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其所作所為傷害了兩國關係,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理由表示不滿。」

挪威政府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會不會影響到挪中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馬朝旭表示指出,「授予獎項給劉曉波,與和平獎的宗旨背道而馳,也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

質疑挪威政府「不負責」的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後,馬朝旭表示「這恐怕要你自己去理解」。中國臨時取消挪威漁業部長的訪問,這算不算一種報復措施?建議媒體向接待或主管部門詢問。

最新的消息,中挪互訪叫停,中國官員拒絕接見到訪的挪威漁業大臣,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及公安高層代表團訪問挪威,拒絕挪威高級代表團登陸。挪威作曲家兼男高音歌唱家斯坦海勒也被取消在北京及武漢的音樂劇公演。

挪威政府批評中方取消互訪安排,反應過當。中共就愛忙干特干,只會貽笑大方。我們老祖宗教導,「濟弱扶傾」、「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不時提醒我們:盛唐天可汗的榮耀幷非來自火與血,而是朝堂上,書齋裏戰場外,以德服人,齊心同德的結果。人說要决定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要看它如何對待自己不同意見的份子。

挪威這國家是少數的國家,將道德放在金錢利益之上。挪威是當今世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全國四百九十萬人口,人民生活在富裕的福利社會主義中,他們人民生活水準名列世界前茅,比起美國高出三○%,還比英國高出二五%。 石油和天然資源是她們的收入,所賺得的財富,放在兩個基金。是政府退休基金(全球性的),另一個是政府退休基金(挪威本國)。前者將基金投放于全球資産市場,但是挪威人有部分人不滿基金投資,重點放在一些非道德的行業,例如軍火製造商,烟草商等。

因此,在二○○四年,他們成立一個基金道德委員會,將投資在非道德企業的資金,全部撤走。除了十七家烟草商之外,波音飛機也因爲涉及軍火生意,基金也不再投資了。

有這樣的國家,才不怕中共對七利益的制裁,威脅金錢的損失,恐嚇其經濟的傷害等。

話説囘來,中共改革開放已30多年,經濟積聚了相當的資本,重經輕政的弊病,已開始在大陸呈現冒噴出來的狀況。各地在提「維穩」,一種揚湯止沸的策略;如不對落後經濟體制30年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那過去的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果,就變成後30年付出的嚴重成本,人民群衆將無法享受到經濟發展帶來的成果。政治改革就會觸及到利益集團及高幹的利益,如果不改革,損害的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的利益。不要說誰輕誰重,中共高層難道不清晰地認識,人們才不信。

人民呼籲改革,這是時代的潮流,也是時代變革,所帶來的選擇,別無良策。過去的思維因陳守舊已不適合時代,中共落後30年的體制,應到開展實質性改變時候了!能抓住劉曉波獲獎這一契機,推動中共政治體制,實質性改革的時候了。

不要再搬石頭砸自己的脚了,不要美其名中囯特色的鬼東西,誰來聼,誰來信你那套。

潘家發/南澳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