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806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廣告/Advertising/

九月三日晚上的聚餐,是富麗堂皇,精巧雅致,令人賞心悅目,氣氛美好平和,是感性和溫馨,友誼和感人的晚宴。

當了記者多年,如此晩宴參加得不少,但是今晩特別感動和溫心,除了盛情的感動要送別州總督黎文孝(Hieu Van Le AC),榮歸退休,另外令人醉心的是,州政府州長Steven Marshall 和他內閣的請客,州長將第35屆南澳州總督黎文孝,英女王在澳大利亞的第一位亞裔代表,一個越南難民,對我們社區、我們南澳貢獻的感謝晚宴,辦得非常有誠心,安排周到,莊重溫馨,高調規格,令人印象深刻。

晚宴原來應在七月份舉行,但因為疫情COVID-19而延期至今。

我和老友,兩人由North Terrance大街步行到阿德萊得市的Convention Centre,門前見的是車水馬龍,結駟連騎,從轎車或出租汽車下來的人們,穿戴華麗,衣香鬢影,掎裳連襼,雖駢肩卻不累跡。

我們排隊,慢慢的移步進入會場。濟濟一堂, Convention centre 坐滿七百近八百位貴賓參加,真的是華冠雲集,今晚晩宴座無虛席。

女賓雖不全珠圍也有翠繞,但亦不例外淡裝華麗,極盡高貴氣質。 男賓紳士風度,西裝筆挺,我也見到有人穿著日本和服kimono 和韓國禮服和越南傳統服裝的AoDai,真是美麗大方,貴賓冠蓋如雲。

今晚歡送晚宴的嘉賓有現任州總督,現任及數位前任州州長,官員,市長,多個部門部長,警務處處長,教育界領袖各,多元文化社團,商界等等,現任州長,見到Hon. Jing Lee MLC和Hon.Tung Ngo MLC。當然主角是黎文孝先生和黎夫人Lan Le,還有他們的兩位公子,Kim 和Don Le。

黎文孝先生感人致詞,有一段他說:我們夫妻在州總督時,常到各地走動,常見各地人民,和他們聯系。有一次,到了 Alice Springs 參加個越戰退伍軍人集會,一位退伍軍人拉著黎文孝的手説,”我見到你給南澳人民做的事情,非常感動,使得我覺得,當年參加越戰並沒有白費。”

悉知,當年參加越戰的澳大利亞軍隊,負責地區大部分在PhuocTuy省,VungTau,NuiDat地方(是筆者岳父的老家),在那裏,1966年8月份就有一場戰爭打得很激烈,打了三個小時,是LongTan Battle ,每年澳大利亞退伍軍人和相關部門會有特別紀念此戰役,甚至,有澳退伍軍人回越南到LongTan,VungTau紀念他們當年參加過那場戰爭,是一場守住NuiDat的基地。

另有一段他說:“我們來時”只帶—皮包的夢想”,所以冬天一來天氣涼。沒有毛缐衣,Lan Le, 去難民紅十字會求救濟,見到一件白色的毛線衣,Lan Le很喜歡,那裏工作的一位女士說她可帶走。四十年之後,Lan Le又見到那位女士,很高興,買了一件全新的毛線衣,送回給紅十字會的這位女士。”

Lan Le是多麼懂得感恩的人。聼這段話很感動,全場的人不停的掌聲。

說到感恩對澳大利亞貢獻,還要說Dorothy Hong An  Nguyen ,當晚她表演她自己作曲寫歌詞的一首歌,叫“Thank You Australia”(這首歌曲寫在2021年2月份),表示感激澳大利亞救濟當年的越南難民,因此越南難民也把澳大利亞當成自己的家(Our Home )。

看到會場裏賓客們的熱烈情緒,令筆者想到不久前州長Marshall對州總督黎文孝的稱贊:他是一位勤奮的總督,受到南澳人民的喜愛。

回到我們同臺的幾位賓客,多是生疏的面孔。交談中,彼此了解到都是建造澳洲這個多元文化大家園的同路人。右手邊的這位D女士,是當年難民協的主要人,說起亞裔移民來到澳洲,她有說不完的故事。

左手邊這位是個全科醫生,他是州總督長子在醫學院的同學。遇到這樣的談話對象,當然也是愈扯愈遠。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這兩組對話,道盡了澳洲移民的來龍去脈,讓人們想到諸多移民的後代,已經踏上時代的洪流,澳洲多元文化正在沿著和諧、共享的道路穏歩地發展。

會場裏當然不乏諸多亞裔人士面孔,從他們的民族服裝也可以看出來的。看遍了這個寬闊而熱烈的場面,能夠認識的不過有十幾位,是筆者所熟知的亞裔社會活動人士。

對於州總督和夫人來説,出席的有,南澳州各界元老與社會知名人士,以及四十多年來與他們奔波來囘澳洲工作與生活,這一時期有關的各界不同階層的同道、同事和親朋故交。

最後還要提反對黨領袖及感人致詞,整個晚上,警隊合奏樂團、美好動人的音樂和演奏都陪伴著我們。是相見相送,是感性之旅和歡送之旅,是榮歸退休,也是感謝夜,是非常難忘的一夜。

後語:感謝葛先生對此文有給與建議貢獻, 感謝Mr.Eddie Liew 和Ms.Elisa Ip提供的部分照片 。謝謝!

。。。。。。。。。。。。。。。。。。。。。。。。。。。。。。。。。。。

又見黎文孝 再說聲謝謝  …..Thank You, Governor …..

南澳時報/潘家發

又見黎文孝,這次的時間是八月二十五日晩上六時二十分,地點是Port Road 意大利式的一家餐館。

晩宴由越南社區Vietnamese Boat People Monument Association 组織,是感謝州總督黎文孝閣下(Our Major Sponsors Governor Hieu Van Le),暨歡送他榮退,步下州總督職位,離開政治舞臺。

参加人数很少,约五十人左右,大多数是好友,和贊助建造越南難民船纪念碑的善舉人翁。

主持人是上議員吳世松Tung Ngo MLC 和Kim Phuong 女士。

我榮幸参加,更榮幸的被按排和州總督夫婦同主座。州總督夫婦在六時二十五分來到。大家起立迎接,他的副官跟隨在後,個子高高,穿着軍装禮服筆挺的。他請大家坐下,大家向他們夫妻問好。看到我,用一句常問的越南話,Khoe Khong? (还好?),我奌頭。

主持人是上議員吳世松Tung Ngo MLC說明:“今晚晚宴目的是感謝和歡送州總督閣下榮歸退休,也感謝商家和朋友支持建造位於阿德萊得市的越南難民船纪念碑(Vietnamese Boat People Monument)。

州總督閣下在講話時,他對時事新聞,也對美軍撤退阿富汗,塔利班组織奪下阿富汗首都控制權,持續成爲全球的関注焦點,此國際事件在社交、新聞媒体掀起了多日的討論,州總督他有感想。

演講中有—段話,他説,阿富汗首都的淪陷,如當年西貢淪陷那樣,人們恐懼,人们無望,人们驚惶失措,人们爭先恐後,擁擠在機場,擁擠在海邊,想盡辨法逃亡。今日咯布爾機場的亂象,美軍和盟軍飛機上上下下的降落,帶着急忙逃難的官員、人民、情報人員離開阿富汗,如當年發生在我們故鄉,如西貢淪陷前那樣亂象,多麽令人傷心。

我心想,这是事實,美軍和盟軍走了,留下大可能是個爛攤子,阿富汗的内乱和内戦不久將會再打起來,阿富汗有多個派系,有人提供武器,奪權還會打起來,困苦的日子才開始,國際政治時局北極熊還想再回來,红熊貓也不例外(红熊貓利用巴基斯坦為白手套,干涉其中,目的從中影響世局而能推動“一帶一路”獲利!)。北極熊和红熊貓在閗心和角力,阿富汗是禍是福,塔利班是禍是福難得知。政治舞臺上,見红熊貓顕然很被動,急忙和快速承認塔利班组織,算太早了,盡管多少年來,红熊貓在幕後提供阿富汗大量的武器和金錢,美其名“不干涉別國内政”。

州總督説當年西貢淪陷,西贡“倒下”,超過二百萬人逃離越南,近半船民葬身海底(有記錄說四十萬人!)人們偷渡海岸越過太平洋,幸運的我們,坐在這裡有你和我,看到咯布爾機場那個亂象,讓人唏噓和長嘆,歷史重演,無語問天。

接著州總督黎文孝説:來到第二故鄉,我們的開始是多麽歷經艱難,言語、習慣、思维、生活方式,样样不同,面対種種困難,刻苦銘心。從零開始,因爲我們來的“只帶個皮包的夢想”。慢慢才適應,找到工作,儲蓄,創業,養育子女,教育就学上大学,子女成家立業,我們也慢下來。西貢淪陷至今,已四十六年。今天回來看,澳洲(甚至世界的)難民社區中,越南難民社區有著卓越成就,是多樣的成就,孩子們年青們在澳洲社會中的各個界層,有高比例專業的成功和對社會貢獻的紀錄。

當晩有個節目,上議員吳世松(Tung Ngo MLC)和他的委員們收錄了州長Steven Marshall 和各界人士,上議員們,社會名流,対州總督黎文孝閣下説聲“謝謝”,大家對他對多元文化的貢獻表現出深重情義。全場的人站立起来,舉杯向他和他夫人祝贺,説出心中的聲音:“謝謝 ”。

八月中,照前例他必在任期内留下一纪念物,他選擇在州總督府種下一顆梅花樹,他說:“梅花象徵着堅持不拔的精神,梅花越冷越開花”。人們知梅花多長在少水乾燥的土地,冷熱惡烈環境中能成長,象徵越南難民歷經艱苦能走過來,從跌倒中站立起來,対社會積極功献的個性。

州總督黎文孝閣下一生的成就,是澳洲開放、民主、法治、公平、多元化特性的優越。一個難民能步入州總督府,當上州總督,榮耀位置,是全南澳人的驕傲。他推動州多元文化的活動,就如毎两年南澳藝術節(OZ Festival ),致使拉近了亞洲和澳洲間的關係之貢獻。不光南澳亞裔的社團,各族的文化社團,他多联系和参與,他參與,他大力支持,毎個社圑活動他都來。特別每次《南澳時報》報慶活動,他都参加,他常說,來是祝賀來是支持。

他一生的成功,是澳洲多元文化的成功。

他對澳洲的贡献是感恩澳洲接受他,救助他,在當初是難民的日子。當州總督七年(加上副總督七年),政府說要加薪他都不接受,常説 “夠了”。一次友誼式見我們,他曾説:“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都有個目標,有個事業要完成。”

當年接受越南難民最多的美加澳法四個國家,空前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有個難民一路走來成了州總督,只在成功的澳州多元文之政策,才有了他,才有“黎文孝人物”那樣的成就。

開放社會、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制度,澳洲願意打開手臂接受難民,人們才有機會貢献智慧和才智給與澳洲社會。

有人説當年如我們國家拒绝收容難民,今天就没有將退休州總督黎文孝閣下。

集權独裁國家也收容難民,無法做到“黎文孝人物”那樣成就,因難民當知獨裁專制集權的本質後,會再次的逃亡。

這,譲我本人更相信,有才智的人,在自由、開放、多元化、法治的社會和独裁專制集權的社會,所作所爲的是那麽有著天壤之別。

走出Port Road的餐館,路面的燈光照著我的步伐,對面一陣冷風吹來,拉高著我的衣領,心裏在想,州總督黎文孝閣下退休,本周五(27日)他們夫婦搬出總督府,歷史將翻過另一頁。將來少數民族的人士能否有人再能當上州總督呢?有可能嗎?

我深信,真正的澳洲多元文之政策還在,還會有另外個“黎文孝式”的人物,會出現的。我有信心!

南澳,2021年8月28日

。。。。。。。。。。。。。。。。。。。。。。。。。。。。。。。。。。。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編者按》州總督黎文孝2021年8月31日將退下,任期限已到。人們傳“他該榮歸,退休”,但是他說不會,還會參加社團活動,先休息一陣。

《南澳時報》本來定好今年8月8日擧行慶祝24周年活動,請他來,同時也為他擧辦“退下”的晚宴。活動海報,酒席場地及售票,我們同仁都準備好。一下子COVID-19突來,搞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老總”決定,不辦了。明年才慶祝25周年的活動吧!

於是,好消息來,州總督府傳出,他要見我們—-他的老朋友!所以,這個是那天晚上我們四個人見面時談的記錄。

2020年疫情時候。州總督府傳出他闗心民間健康和生意,不久,他和—班政府部門官員,有李菁璇上議員州長助理部長同行,探望慰問中國城商家,他知亞裔創業守業艱難。

2021年初,特別打聴我們在疫情期間,是否安全。知道我們安全,他也放心。2021年,7月8日下午6時半多幾分鈡。我們四人在水井坊餐館見面。

見面,他坐下來,在Grote Street水井坊餐廰的一個包廂,進食晩餐前,我們一起喝茶,問候彼此”家人和夫人好嗎?”

知道我們和家人多都平安,他高興。

回憶在當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他對於每年南澳舉行國慶日時説:“在我之前,每年參加國慶日,寥寥無幾,都是玩古董車的人,多是白人英格魯-撒克遜,不會超過二百人。我來主持,説要多奌人參加,彩色點。旁人問你怎庅做?我那時多認識越南社圑人士,我就在那(社團)開始。然後,漸漸的,增加到五百人、七百,不久別的族群人們也耒參加,人數增到千二,千五。現在已到五至七千人參加。”

但是,還有不少人中意國慶日要由白(澳)人主導和參與,現在還有此聲音。可是今天澳洲已不同,多元化彩色多了。

陳文芳兄回想,2005年,州總督黎文孝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常到中國城打基礎,找人幫助推動他的想法和做事。然後在文芳兄,韓醫生和南澳時報和華人協助,一起推動他對多元文化部門的想法和政府的政策。

他在2006 年至 2009 年擔任南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 (SAMEAC) 主席。

於 2007 年至 2014 年擔任本州的副州總督。開始2015至2019年。到了2019 年 6 月,南澳州長史蒂文。馬歇爾 (Steven Marshall) 宣布,他原州總督任期延長兩年,延至 2021 年 8 月 31 日,才步下他州總督的任期。

那段時間我們—起工作,我們友誼由那漸漸產生,至今已十幾快二十年,我們四個還一直互相関心,互相支持,友誼長久,真的長春。

<<圖:*州縂督黎文孝閣下簽了他的名字,接著用英文寫了“友誼萬歲”。我們每人簽上自己名字。各人手上留住此紀念卡。多出來的第五張給小韓,她是為我們製造這張紀念卡的女孩。>>

笑談期間,韓正德醫生(老韓)拿出五張紀念卡片,片,是他孫女小韓代我們設計和製作,裡面圖像和內容,老韓解釋給大家聼,他來澳洲居住了下來,愛這塊土地和友善的澳洲人,這是他的心聲,如下:

“我的心在那裡,那裡就是我的家。

我們是澳大利亞人。

Where is my heart , where is my home.We are Australian.”

這時州總督黎文孝轉過耒,用越南話跟我説:葉落生根的意思。我也如此想,不必一定要葉落歸根呢,應是“生根”,否則,多腐朽的思維。

小韓製造的紀念卡片裡,還印上一張照片,是我們四個人站在—起合照。他問我是在那個歺館拍的?我説:Payneham Road 的“大鴻圖”餐館。他奌頭,表示記起耒了。那是我們一起吃午餐,照片是在2011年拍的。

打開他私人包包,拿出筆來簽上他的名,四個人都簽名做紀念,他在那張卡片上寫了:“ Long life our friendship”即”友誼常青”。轉過耒跟我用越語説:“友誼萬歲”。見到紀念卡片上黎文孝的大名。

是的,我們相視而笑,這種友誼是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沒有牴觸,感情的融洽,交往期間彼此尊重,故友誼長久,成爲要好朋友。

我們四個人入坐,不久菜上來了。—邊吃一邊談,滿愉快的。文芳兄帶耒的酒真香,真好喝,讚美他一下。黎文孝也談他藏酒,現代化酒庫。

也談歷史政治,目前政局。他認爲: “一個國家富裕了,軍事強大,它向外擴張,經済軍事強佔、侵略他國,終會遭人不齒,會遭人們站起來反抗。在歷史上,羅馬帝國幾乎統治整個歐洲,打到今日的土耳其,中東地區,南邊也到達北非。看蒙古人成吉思汗,鐵蹄踏破揉爛了幾乎整個中亜和歐洲。

世界第二次大戦的德國人,日本人,經済,軍事工業強大,到處侵略他國掠奪資源,最後結果一樣,一樣遭人反抗,一敗塗地,帝國分裂,人民塗碳,飽受戦爭,經濟遭殃。前車之鑑,不得不記。“

我們聽了,看著他奌頭,舉杯喝酒,表同意。目前某國是否也往這歷史之路如轍而行,痕跡可見。

他看著我,“我們從越南出來,我們很了解!”。我點頭。

對於最近臺海問題,他也説可能會發生戦爭,對岸會想統一臺灣,想借著國民黨之手耒統一,懷柔政策,三通政策,收買政客等,但是都不成功。習(近平)和他的人想用武力,來達到“習”有生之年達到統一的目的。不惜與美日衝突,無情中,也拉澳大利亞捲入。

澳大利亞總理Scott  MORISON也表態,將和美國同盟。戦爭隨時會爆發,和平日子一去不復返嗎?我心裏祈禱這日子不要來臨,他跟我曾經長大在美軍參加越南戰爭的時期,我們了解戰爭的破壞,殘酷,無人性,無廉恥,尤其是“意識系”的代理戰爭。祈禱和平長在,戰爭不要來臨,不要在任何地方發生,也包括臺海之間!

吃吃喝喝,聊天,時間也快三個小時。約九時半我們就結束了。

最後,感謝水井坊經理和廚房給我們做的好菜,餐舘非常特別,他們給我們準備馬來亞和四川風味的菜,精緻合味口,色香味道好。服務小姐禮貌及又極周到,美好晚餐。佳肴,美酒,好服務,友誼的一聚。

再次感謝水井坊。感謝大家。

南澳,2021年8月中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