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潘》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免於恐懼的自由

288

《老潘》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免於恐懼的自由

——讀龍應臺北大演講有感

8月1日(注:是多年前的了!),應南方周末、東方衛視聯合主辦的活動之邀,龍應台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做了一段發人深省的演講,演講的每段每句,呼喚震動了腐敗糜爛的中國社會,無不透出其對大陸現行政治有力的,辛辣的,刻骨銘心的諷刺。

龍應台,南方週末,北京大學。這三者的組合,足夠吸引衆人。龍應台首次的北京公開演講能在北大舉行,亦讓一些關注者聯想到百年北大背後的精神:“思想自由、兼容幷包”爲校訓的大學。中共中央真的能包容異己?龍應台本人登上北大講臺時不時地對著台下的觀眾發問:“這是北大嗎?龍應台竟然真的到北京演講了?”

北大已經長久沒有這樣的思想對話的了。這種具有普世價值的自由、民主、博愛精神,是自“五四”以來,多少中國人用鮮血和生命追求過的。但是1949年在中共執政之後,幾經中共與“有賞”海外僑領同路人妖魔化,被視作西方國家、美國侵略中國的文化産品及不合中國特色的政治思維。

龍應台是誰?對於我們南澳洲人、南洋華人可能陌生,但是臺灣或大陸民衆並不陌生,龍應台祖籍湖南,1952年出生於臺灣高雄縣,父親姓龍(龍應台父親湖南衡山龍家山溝),母親姓應(龍應台的母親應美君,老家在浙江淳安,是現在的千島湖),龍應台在台灣高雄縣出生,所以名叫做龍應台,她是目前華人世界裏著名的公共知識分子的女作家。

畢業于台南成功大學外文系(成功大學是南台灣首府大學),後獲美國堪薩斯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學位。1983年從美國回到臺灣任教,開始寫《野火集》。1984年出版《龍應台評小說》,以銳利而深刻的文風,驚動當時臺灣文壇,幷多次再版,詩人余光中因此稱其爲“龍捲風”。 龍應台在臺灣民衆中影響深遠,推動了臺灣的政治解嚴。

1986年1月出版《野火集》,以辛辣的文字抨擊當時國民黨政府的一黨獨大、萬年國會統治臺灣。書一上市,洛陽紙貴,一個月內再版二十四次,風靡臺灣,是上個世紀80年代對臺灣社會發生巨大影響的一本書。後來《野火集》也再版於大陸,對大陸讀者的精神觸動也是空前的,不少於臺灣的“龍捲風”。

龍應台信仰民主,熱愛自由,時常針砭時弊,更爲鞭辟入裏,曾對大陸政權的倒行逆施多有所批評。正因爲如此,對於她的正義言辭,她的文筆犀利鋒芒,大陸讀者對她深深認識。在如下寥寥幾段裏便得以充分的展現出來:

龍應台對於國民黨政府,大陸的共産黨,甚至民進黨,她多有批評:“你容不容許媒體獨立,你尊不尊重知識份子,你用什麽態度面對自己的歷史,以什麽手段去對待人民,每一個細小的决定,都系在‘文明’這兩個字上頭。”

對於人的不尊嚴、容許人權由權力來界定,龍應台批評:“我其實只是不相信,人權應該以政治立場來區隔。國民黨、共産黨、民進黨、他媽的黨,如果人的尊嚴不是你的核心價值,如果你容許人權由權力來界定,那麽你不過是我唾弃的對象而已。不必嚇我。”

對於民主只是選舉投票,龍應台說:“民主幷非只是選舉投票,它是生活方式,是思維方式,是你每天呼吸的空氣、舉手投足的修養,個人回轉的空間。這,在小方格窗裏是看不到的。所以如果你對小方格裏的混亂失望,不要忘記,真正的民主在生活裏,在方格以外的縱深和廣度裏。”

對於如今臺灣台獨,民主亂象,包括藍綠紛爭、本省與外省,還有立法院的打架,在她看來,這都只是表面,“大家不要被表面給騙了”。 龍應台影射大陸社會寡廉鮮耻,公德淪喪不管。她對於臺灣民主怎麽亂,臺灣人都有著相同的價值觀,這價值觀就是從小被教導管仲的“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讀的文言文,進一步解釋;禮,規規矩矩的態度。義,正正當當的行為。廉,清清白白的辨別。恥,切切實實的覺悟。

對於中國崛起, 龍應台是說:“誰在乎「大國崛起」?至少我不在乎”。現今大陸政權所追求的异于人類文明大勢所趨的“中國崛起”,著實令人堪憂,她有一個希望之夢,中國的這個崛起,不應該只是來自于片面的軍事力量或經濟富强,因爲這樣的大國很危險;她希望看到中國的“大國崛起”,是根源于文明的崛起。

龍應台認爲:看一座城市的文明尺度是,這座城市怎麽對待精神病患、對待民工、盲流;衡量一個國家文明的程度也有很清晰的尺度,就是國家怎麽對待弱勢、怎麽包容不同意見、怎麽對待“异議人士”,也包括多數怎麽對待少數,“當然也包括13億人怎麽對待2,300萬人”。

大陸這個社會如一部牛車步入泥淖,已迷失了方向,將紅腫的地方贊爲桃李,將潰爛的地方視作奶酪,抱著這樣病態的人們,比比皆是,這個民族如何振興,這個共産黨治理的國家如何發達起來?看著她的沉淪,衰亡必會不遠矣。

龍應台一九八五年寫《野火集》,一九八六年一月,《野火集》在風聲鶴唳中出版。八月,龍應台遷居歐洲。離開台灣前夕,做了一場臨別演講。演講是在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一日,龍應台:“今天晚上站在這裏說話,我心裏懷著深深的恐懼,恐懼今晚的言詞帶來什麼後果,我的夢想是,希望中國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個晚上站在任何一個地方說出心裏想說的話,而心中沒有任何恐懼。我們這一代人所做的種種努力也不過是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將來會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同樣龍應台給與大陸讀者分享,如浴春風,沁人心脾。龍應台的演講,平地春雷,驚醒久醉沉迷的大國夢幻,沉迷久醉未醒的人們,醒吧,該為中國作點什麽事吧?

後來語:在重讀舊作,今天2021年,中國大陸的人民和學子沒有如當年那麽有“幸運”和 “有心”的了。

………………………………………………………………………..

《老潘》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與好友一起吃午餐有感

今天我跟已認識多年的明友,我们是初中時的同窗同學。一起到越南區,吃午餐,她叫了一個他愛吃的越南式如“必勝”煎餅那樣的banh xeo,我叫了一個特别飯,大盤的,有排骨,有蒸肉蛋,蔬菜等飯,还叫了些冷飲,三色冰,冰開水,吃飽喝足,下樓時,付二十八元。吃个午餐,不算贵的了。

去櫃台付款,掌櫃的是位年輕小姐,我認識她,她是老板的千金,禮貌打招呼,找錢,用越南話:“二十二元找”。我想一下,幾個秒吧,越南人不會這樣说,她一定在澳洲出生或来時很小,用英文語法說越南話,是英語思维,所以說成22 dollars change。

越南語說法舆中文類似,“找你二十二元”,“找”應該放在前面。

這是,難得的啦,年轻人还會話母語,己经不错,我们的孩子都說英語,你跟她説粤語,她答英語。你跟她説英語,她還答英語。可是,這位年輕小姐,老板的千金,能會説越語,已不错的了。

生活與住在說英語世界裏,還保留能說自己母語、方言的人,做她(他)們父母的一定很有方、毅力及眼光的人。

說到用英語的思維,來説越語或中文都會出现以上的毛病。反之,如果用中文思维,然後,翻譯成英文也會鬧出笑話来。

最典型的笑話是“人山人海”說成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怎麽老是你?”說成 “how old are you?”,“一次性用” 說成“one times sex use”等說法的笑話。

Long time no see,一般,洋人已接受。

如你剛来澳大利亞不久,也開始說英語,在英語世界,你還用中文思维,說英語,也難怪。慢慢,住久了,你的腦子會自然的學會或模仿到英語說話的句型、模式,那時,就顺暢的了。

如有一天,你太太或先生說你昨晚做夢时,(管他做中国夢或美国夢),你都在說英語,那我想,你己经成功用英語思维了,已溶入主流了,澳洲多元文化已有你了,走狗的同路人会骂你,真正是洋鬼子的了。

廣告/Advertising/

。。。。。。。。。。。。。。。。。。。。。。。。。。。。。。。。。

《老潘》站在香皂箱說的話:65歲退休,你如何準備了嗎

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科學家如此說,65歲不該被視為老人,而現代人65歲退休時,健康與身體狀況還優,遠勝於數十年前的人。這項科學研究,据說可能迫使政府重新評估退休年齡,及重新估算老人醫療保健的國家負擔。

多大才算老?65歲?75歲?按照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標準,65歲開始步入老年。不過在我們澳洲人看來,“老”始終屬于將來,自己無論多大年紀,都不能算老。幾乎沒人覺得自己老,白頭髮都齊刷刷染黑,沒人認爲自己老了,人間不許見白頭。

為什麽樣我如此說呢?從六七十年代看60歲的男人,是老了;從現代看60歲的男人,還不老!這是因爲,生活條件、醫療條件、自身保養、思想觀念等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人們平均壽命不斷增長。以前人生七十“古來稀”,現在八九十歲也不算“古來稀”了。只要你健康,還可再幹出一般事業。

你看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最近訪問近3000個成年人,調查結果,無論自己生理年齡是多少,絕大多數人認爲他們還不“老”,還覺得自己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30歲以下的受訪者中,一半以上認爲人從60歲開始變老;中年受訪者大多認爲,70歲左右才算老。而65歲或以上的老年人,却紛紛表示沒到75歲還不算老。65~74歲的受訪者中,只有21%承認他們感覺到自己老了;75歲以上或更年長的受訪者中,也只有35%覺得自己老了。

另一個研究,奧地利「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院」(IIASA)科學家指出,人口老化的負擔普遍高估,理由是現代老人遠比數十年前的老人的健康。

研究院的科學家將老人失能人口及壽命長短的改變加入計算,重新發展出一套評估老化的標準,供當局參考。採用新標準,許多人口均老得慢些。

65歲不算老後,如何生活?朋友的一個例子,夫妻乘船旅行,在船上,你會看到很多來自歐美國家的中老年夫妻。他們有人大部分時間都安排在乘坐郵輪、環游世界上,房子不必有。退休金豐厚,郵輪旅行又是最經濟的旅行方式,他們的日子過得相當愜意,生活質量比年輕時的激情歲月還要高。泡一壺清茶,天南地北的談,享受退休生活,“環游世界!”

每天睡醒,吃個早午餐,按照自己的興趣,琴棋書畫,者運動流汗,乾脆大修長城,隨性自在地安排每天的節目——大多數城市人的理想生活。

另一個例子,一名技藝精湛的鉗工,他60歲光榮退休後,被企業花重金返聘了回去。雖然幹不動重活,但還可以帶徒弟、傳技術。車間裏遇到了技術難題,也總要請外公這樣的“老法師”來出主意。就這樣,外公一直忙到近70歲才真正地退休了。

以下澳洲最辣奶奶的例子,媒體舉辦一届“最辣奶奶(hottest nanna)”大賽,家住昆士蘭亞歷山大市65歲婦人Leila Benussi,她以幾張比基尼照成功當選,成爲第一届“澳洲最辣奶奶”稱號。抱走了主辦方提供的5000澳元獎金,還將成爲模特,爲中老年服裝代言。

最辣奶奶老公勸她參加。她這個年紀能保持這樣身材,不多呀。跟她一起健身的20歲男孩們也認出她來。

也有人說,“我準備辦張健身卡,忙要鍛煉身體。”,因爲年紀輕輕已經患上了胃病、頸椎病等多種白領病。抓緊鍛煉身體,萬一活不到65歲,交的社保費就血本無歸了。

也有人說,“65歲退休,我得考慮換工作。IT業收入高,身體消耗也大。過了30歲競爭力就大不如前了,難以想像60多歲還有精力、體力去保飯碗。趁現在年輕,看能不能去學中醫,中醫可是越老越值錢。”

這是各個人個各樣的退休想像,你呢?還早!或已開始,如何開始?

最近,我們幾位朋友,坐下來,談談我們退休生涯(我本人是愛半工作半退休的)。談呀談呀,我們五個人就樂意的成立一個俱樂部,名字暫時取為:「南澳華裔友好俱樂部」。在開始時,我們的南澳華裔文友寫了他對該俱樂部的想法幾期望。我在此摘下,以饗讀者,也歡迎你來參加。

南澳華裔友好俱樂部

「我們同根同源同文同種,有着不同的底蘊,不同的經歷,懷著不同的期盼,從不同的區域,來到了同一個地方。在這裏,我們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繁衍生息,接代傳宗。

多少年來,我們頂風冒雨,謹言慎行,感受了喜怒哀樂,嘗到了苦辣酸甜。一路走來,步步都要思前想後,事事也得精打細算。坎坷路不平,心潮多浮動。身累心也累,活的就是不容易。

如今終可謂豐衣足食,人丁興旺,功成名就,身強體壯。正是日出东海落西山,喜也一天,樂也一天。愁也一天,悶也一天。还是一天好過一天。

人生最美,最好夕陽紅,溫馨又從容。怎麽個活法?淡酒濃茶斟事味,清風明月賞人生。足矣。

血有緣,生有地, 養有恩。夕陽無限好,恩惠知多少?雖是落葉他鄉樹,不做寒燈獨夜人。海內知己,清茶雅聚,推心置腹,各吐心曲。說說這夕陽究竟如何好,道道這夕陽到底有多紅。

念遊子先驅,會創業勇將。言勤勞乐趣,訴刻苦情肠。修身養性,安享晚年。追根溯源,憶苦思甜。下不尤人,上不怨天。恩貴到處有,怎得福壽全。頂將謝,髮漸疏,兩鬢已成霜。精不疲,力未盡,一心向陽光。莫道老株芳意少,逢春猶勝不逢春。人生耋耄何言老,留得蒼桑警兒孫,我們千辛萬苦在這裏相會,殊途同歸。是緣分,也是機遇。

既可靜觀眼前時尚景,亦將抒發滿懷幽思銘。共享安康樂奉獻 同爲仁愛永世情 。」

廣告/Advertising/

。。。。。。。。。。。。。。。。。。。。。。。。。。。。。。。。。。

《老潘》站在香皂箱說的話:文化打手的輓歌

自古握有統治權力的人、政體,不喜被監督,憎恨挑戰其權威的人與新聞組織。

但是,今天,我們新聞自由與國家的民主的發展,不可須臾分離,新聞自由是國家第四權的彰顯,這就與管理政權的官員,其與民主素質之程度,有著息息相關,同時,與人民民主素質也有關,因爲,有怎麽樣的人民,有怎麽樣的政府。

西方社會,從1456年起,古騰堡發明印刷術之後,新聞史就是爭取新聞自由的歷史,一路走過來,血跡斑斑。新聞專業是志業,如西方當年不爭取,則沒有今天新聞自由,爭取新聞自由是新聞工作者,報業,時刻的職責。

到今天的電子媒體,與所謂的「當局」,在爭取新聞自由上的拉扯,都奠基在一個標準,即「大眾利益」之上,如此公民社會方能形成,並帶致大眾福祉。

現在每個人都可以發放「新聞」,每個人都可以當成「新聞記者」、「編輯」,從前新聞專業是志業,現在人人都可以提供新聞,這種偶發、不經常、非固定,甚至就算經常、固定產出新聞內容的人,我們可稱他們為新聞工作者嗎? 「新聞打手」也算嗎?其工作受新聞倫理規範約束嗎?

沒有 ! !

近日,解讀大陸網路留言審核機制為網友所詬病,簡單粗暴的人身攻擊,其氾濫程度,令人髮指,如此下去,網路將走向沉淪(澳洲新聞有一段時日也如此!)。

論者呼籲培養理性寬容的現代文明土壤,否則思想的分裂也就意味著新聞倫理規範危機不遠了。

中國人習慣把政治上的「反對派」稱為「反動派」,人民敵對,不是包容,而是消滅,這種習慣心理很難導致民主憲政文明的無法生長,讓奴才永遠長生。

看有人說的話與自己不同的想法,就給他人成爲「反共人士」、「反共」的社團的帽子。

當然,這些令人「不舒服」的聲音,在「圍脖」(又叫微博)、報章等,受到以一個個匿名ID(或筆名),幾乎不受限制地,貼著大字報,用潑婦罵街、純粹的人身攻擊,或者是超越某些底線的辱駡方式,去攻擊不同的看法的人。

匿名的打手(或又叫走狗!),無需為自己輕佻的言論承擔任何責任,讓意見領袖,或意見人士是否要對此提出爭辯,真是陷入兩難境地,不知如何是好。

住在西方的我們,常常聼中國出來的朋友說:現在中國自由了、開放​​多了。我們反倒在感嘆中國的網路開放、自由,竟然可以肆

意地販賣他人隱私,造謠誹謗而無需負法律責任?

另一方面,中國網路管制仍然存在,針對中國體制的重要議題會被刪除,但吊詭的是,針對個人的攻擊和批評,卻不受約束。

中國,真多麽的「自由」與「開放」! ! !

說到此,記得胡適說:「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是他對社會異端思想的態度的名言。

即是,如社會上思想觀念之間的競爭,容忍是自由的基礎;倘若涉及到權勢所在的政治,強弱之勢分明時候,應提倡,有權有勢的人,去容忍無權無勢者的批評。然而,「若想別人容忍諒解我們見解,必須先養成能夠容忍諒解別人的見解的度量」。

人們習慣總是喜同而惡異的,總不喜歡和自己不同的信仰、思想、行為。這就是不容忍的根源。

胡適還說:「爭你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國家的自由;爭你自己的權利,就是爭國家的權利」。

因為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打手建造得起的!容忍的度量,或許也不是奴、打手才所能具有的。

廣告/Advert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