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臺北遊之一:臺大公館

320

臺灣臺北遊之一:臺大公館

作者:潘家發 /南澳時報

我們從悉尼飛臺北,那是2018年12月13日早晨,機場打車去忠孝東路四段的air bnb,住宿安排後,休息一下。就塔地鉄去見一位老同學,在臺大附近地區吃午餐。

這個地區已三十多年沒來到了,變化非常大,多了很多高樓大廈,乾淨很多,交通也很井井有條,沒有往日的零亂;交車、公車、機車橫沖直撞, 毫無顧忌,左右開車。

走入羅斯福路四段和汀州路間的幾個巷子裏,那是有名的臺大公館商圈,大多消費都以學生族群為主。有餐廳、簡餐店、咖啡廳、飲料店。更有便宜的美味小吃,有不起眼的店面,也有赫赫有名的《老二攝像舘》老店還在那,《大學鐘錶刻印章》的老店也還在,幾十年了。臺大公館區是三步一家,販賣年輕人衣服、飾品、用品的商店,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樂的,應有盡有。

老同學建議去《峨眉餐廳》吃午飯,老馬識途,這家在學生時代,我們是很熟悉的,他家應該也開了超過五十年以上。飯菜服務還不錯,面對學生的市埸,不多要求,不可厚非的了,吃飯中也聽到女服務之間用越南話対話,也覺得“新奇”,老同學多見少怪;目前越南族群在臺灣相當多,據統計居住在臺灣的越南人,越戰後的難民,以及在臺灣工作、或與臺灣人結婚並移居臺灣的越南人。今日,根據內政部及行政院主計總處在2013年9月統計,臺灣境內約有114,694人士。大多是配偶身份,全臺境內共計有88,675名越南籍配偶。

在《峨眉餐廳》吃飯時,我刻意留心他家的老闆是個“年青”人,比我小的都算是“年青”,問他:

“你是老闆嗎?”

“是的。”

“那你是接你老爸的生意?”

“是的。你認識我老爸?”

“是認識的。年青時常在這裡吃飯。你老爸、老媽還好?他們也應七十多了?”我問。

“還好,我父母都好,已七十多了。”他答。

真的,很幸福呀!但願峨眉餐廳(人)長久!照顧大多消費學生族群。

我1973年就到了臺灣,喜歡臺北,也住了下來,常出入這個地帶,那時越南僑生多愛住在景美區,興隆路和羅斯福路五段的地方,中午多愛一起去吃飯,所有羅斯福路四段的餐館多吃過,誰家好吃,誰家便宜,都清楚。後來上了大學,各入大專,各奔前程,就少聚在一起吃飯了。吃飯和“尋飯吃”(找工作),實實在在的,不愛華而不實,那時臺北工作也是容易找到的。

我就好運,畢業後,我還在附近的高中教書,還跑了幾個補習班和家教,所以常“駐”在此。

也常與好同學相約來臺大、公館附近,吃飯、看《東南亞電影院》回籠的老電影。愛在那裏買書、吃小食,或是上電腦課,或旁聽臺大物理系的課。無論多久,流逝的歲月,這裏仿佛永遠保存了一種單純,是學生的單純,以及永不褪色,臺大風情美好的回憶,那往日情懷。

除了在1980年在旁聽臺大物理系的課,更早的1974-75年,還沒上大學,是個窮學生,常愛在此站著“免費”看書店的書和雜誌,他們這裡臺大附近書林,新生南路三段上特別的獨立書店,多有我的足印,多時流連忘返,有時沒錢吃飯,也留錢來買書,是的,無可救藥的窮書生!

今天,在《南澳時報》辦報紙的想法和處理新聞的理念,多是那時建立起來的思維和接受多元、民主政治制度的教育。

那時喜愛讀胡適之和殷海光著的書,尤其殷海光極力推崇的西方普世價值觀和民主制度。也愛殷海光和雷震在《自由中國》極力鼓吹兩黨制。殷海光文章“厲害的”地方是,充分使用邏輯的概念來分析政治和文化的問題。

深受殷海光對海耶克著述的書,最影響的是翻譯海耶克《到奴役之路》,文星書店出版的。那時我是個年輕人,讀了,似懂非懂,但還是硬頭皮去讀。

哈耶克在書裏主張,蘇聯和納粹德國這樣的國家早已經在“通往奴役之路”上了,而許多民主國家也正在往同樣的路走,重蹈其覆轍。他又寫道:“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在個人主義倫理學看來是對於所有道德的否定“。

又道,“所有的集體主義社會,從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到斯大林的共產主義,都無可避免地會邁向專制極權。”

那時21嵗的我,怎麼也就是不明,它在說甚麼!,是好迂的,也算好高騖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