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Cleo Smith綁架案  一男子 被控訴偷竊兒童

384

小Cleo Smith綁架案  一男子 被控訴偷竊兒童

《南澳時報訊》特倫斯(Terence Darrell Kelly)今(4日)天下午在卡納文(Carnarvon)地方法院出庭,他被指控綁架四歲的克萊奧(Cleo Smith ),對於指控,他沒有申請保釋,也沒提出抗辯。

這位 36 歲的男子花相當長的時間才認出自己名字,他對在場的媒體表示憤怒。

對他的指控,點頭,表示理解,其中包括一項強行帶走 16 歲以下兒童的罪名,通常被稱為偷竊兒童。

凱利先生(Kelly)打赤腳,穿著黑色襯衫,捲髮。他沒有太大的情緒,只見兩名 記者在場,顯得很激動。他說:“他們(記者)為什麼在這裡?”

警方在過去的兩天,一直追查在拘留的凱利先生和尋找他的解釋,周三凌晨,警方在Kelly住所發現克萊奧(Cleo)在臥室玩她的玩具,當時她的家人向警方報告,Cleo在她Blowholes 露營地已失踪。

警察週二晚上,進入凱利先生住的房子並找到了克萊奧(Cleo)。

同時,週四出庭還有四名偵探,其中包括在屋內發現克萊奧的警官卡梅倫(Cameron Blaine)偵探,是高級警官。

出庭後,高級警官佈萊恩(Cameron Blaine)偵探,在卡納文法院外簡短地講話。他告訴記者,讓被告(Kelly)出現在地方法官面前,這感覺很好。

“顯然是,大量艱苦工作的結合,是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是的,這太棒了,”他說。

“此事已提交法庭審理,此階段,我們不會再發表任何評論。”

被告(Kelly)還押至12月6日。

据知有關消息吐露,高級警官佈萊恩Cameron Blaine)偵探,事後“慶功”時,大家坐下來喝一杯,他說因忙着辦案,他的孩子學枝上周舉行高中畢業典禮,他被學校邀請,但又不能参加,心裡内疚,向孩子説聲道歉,孩子回音”没事,你目前忙著 (尋找小Cleo)的事,対我們社會是極重要的”。這也是Cameron,警官和做為父親得和失間之事的了!

……………………………………………………………………….

小Cleo的生父“喜出望外”

警察的身邊帶的攝像機鏡頭捕捉到救出克萊奧的那一刻。

《本報訊》Cleo 的生父 Daniel Staines 此前拒絕接受媒體採訪,但昨(3日)天他向記者提供了一份書面的聲明。

“今天早上我們都對這個好消息感到非常高興,也很高興 Cleo 與她的父母重聚”。

“感謝所有幫助尋找她並將她帶回家的人,特別是西澳警方、SES 和 Carnarvon 社區。

“我們希望 Ellie 和 Jake 以及他們的家人現在得到他們應得的隱私和尊重。”

斯坦斯先生說,他向家人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据知,Jake是小Cleo的繼父(不是生父)。

。。。。。。。。。。。。。。。。。。。。。。。。。。。。。。。。。。

和小Cleo Smith失踪有關男子  他是誰?

《南澳時報綜合報導》西澳四歲小Cleo Smith失踪的案件裏,警察得了上千條民衆提供的消息和數據,聼了各種情報,有條不紊的科學、技術的分析和綜合,不眠不休的工作,“大海撈針”一般,找到卡那封(Carnarvon),Tonkin Crescent ,Brockman,市西部邊緣地區的間“嫌疑” 房屋。

這是一條普通街道上的普通房屋,離珀斯(Perth)900多公里的炎熱和塵土飛揚的沿海城鎮Carnarvon市中心,僅幾分鐘步行路程。住在那裏是位36歲的男子,警察進入這房屋時這主人不在。之後,在早上4時左右他遭警方逮捕。警方訊問有關克萊奧(Cleo Smith)失踪的事,他被指稱爲小Cleo 失踪案有關的嫌疑人。

警司羅德·王爾德(Rod Wilde)說,這名男子據信沒有和其他人牽涉。超重男子,黑色長捲髮,身高中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居民說,不確定他是否有工作,他有一輛不錯的車,藍色馬自達轎車停在他家車道上。

同條街居民說過去幾周内,房子裡沒有其它聲音,戶内常関燈。

大多數人表示,認為這男子住在那六個月到一年間。

鄰居有人表示,有人看到他最近在買尿布,引起人們對“沒孩子買尿布”的質疑。

回顧,Cleo 的家人於 10 月 15 日天黑前抵達 Blowholes Campground露營,他們搭好帳篷,吃過晚飯,就上床睡覺。

10 月 16 日星期六凌晨 1 點 30 分,Cleo 叫醒了她的媽媽,要喝水。

艾莉(Ellie是媽媽)給了Cleo一水,檢查七個月大的艾拉(第二個女兒),睡在克萊奧(Cleo)床墊旁邊嬰兒床。她回到隔板隔開的另一個房間,然後睡著了。早上 6 點起床,克萊奧(Cleo)已不在了。

(Advertising /廣告

COVID-19 vaccine dose policy guidance

…………………………………………………………………………….

便衣警察對找到Cleo的特寫

《本報訊》一個便衣警察對找到Cleo的過程之特寫。

本周三(3日)凌晨 12 點 46 分,帶著有力武裝警察強行進入一紅色泥土包圍,是有上鎖的房屋,一般被該地區紅色泥土的房屋,無處不在。周圍環繞著約 1.5 米高的 Colourbond 圍欄,房屋財產在文件上顯示是,州政府住房管理局 Homeswest 所有。

進入裡面,警方發現渴望已久失踪的西澳小女孩 Cleo Smith在那,她還活著,獨自一人呆在臥室裡,而且看起來很健康,還不錯。

警察進入被鎖的房,那有兩居室,有一間浴室。警方高興,要確認她是小 Cleo Smith。

“Cleo Smith,我叫卡梅隆(Cameron Blaine),你沒事吧?” 偵探(Sergeant)布萊恩輕輕地問四歲女孩子。

Cleo Smith手臂緊緊摟住軍官,點點頭。

一名警官將小女孩抱在懷裡,另一名警官問她的名字是什麽。

答:“我的名字是克萊奧(Cleo),”她說了,警方確認,他們得到的情報確實是準確。

警官問:“我們帶你去見你的爸媽,好不好?”

手指玩弄著軍官夾克上的風帽時,克萊奧微笑著再次點點頭。

………………………………………………………………………………

Cleo “綁架” 被困的房子在哪?

《本報訊》克萊奧·史密斯(Cleo Smith)小女孩被“綁架”是一般的房子,她被發現在離她住在 Carnarvon 的地方,只有幾分鐘路程,大約3公里。

Carnarvon 鎮在珀斯以北約 900 公里的,人口大約5500居民。

………………………………………………………………………………..

西澳:已失蹤18天 小Cleo Smith已找到了!

《本報訊11 月 3 日》失蹤已18天的四歲小克萊奧-史密斯(Cleo Smith)在周三淩晨一時被發現,而且活得好好的。

西澳州警方說,她是在卡納文(Carnarvon)的一所上鎖的房子里被發現的。

西澳警察局長Chris Dawson(West Australian Commissioner) 說:(這對)西警務工作最了不起的日子。

據知,當察方一支武裝警察隊衝進被鎖著的房子,一名軍官將她抱在懷裡時,問她叫什麼名字,小克萊奧說——“我叫克萊奧”

這真是澳大利亞乃至全球每個人,期待的奇蹟出現,奇蹟成真,察方排除萬難做到。

小克萊奧現在已經與她的父母團聚。

Chris Dawson還贊揚了當地社區,在調查尋找小克萊奧時共同的所有支持。察方確實得到的信息,有人看到一輛車(露營地附近),及諸如此類的事情。

。。。。。。。。。。。。。。。。。。。。。。。。。。。。。。。。。。

廣告/Adevrtising /

COVID-19 vaccine dose policy guid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