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潘愛蓮律師 談一般日常生活注意的法律問題    

434

訪潘愛蓮律師 談一般日常生活注意的法律問題    

文:南澳時報  潘家發 / 圖:玉瑛/

為了讓一般人對於日常生活法律問題、法律常識多多注意、多多認識。我們<<南澳時報小組>>,約見潘愛蓮律師請她給我們做個訪問,電話去了,她人很爽直的、很乾脆的答應了。因此,今天這篇訪問出現在大家面前,潘愛蓮律師輕車簡從、輕重緩急的道來,將複雜的法律問題簡易、生活化的告訴大家。企望一般讀者能得到好處,<<時報小組>>就心滿意足,也不虛此”行”了。

那是星期三的下午,我們的車子到了唐人街,Gouger street。轉入巷子,然後,再轉入一個巷子,一直走就到潘愛蓮律師的辦公室。待一回,也見到潘愛蓮律師來到,一起步入她的辦公室。那是一間中古的房子,屋裡滿滿著文件還是文件,數不清的檔案(files)及檔案,前面一間是潘愛蓮律師的秘書房間,看到的文件又是文件,再隔壁一間就是潘愛蓮律師的辦公室。在她的寫字桌上,找出一個空位子,足以放下筆記簿即錄音機,我們就開始訪問她。

潘愛蓮打開話匣子說:您不要以為,我辦公那麼多檔案、文件,可是它們一點也不亂,我知道那一文件,那個檔案放在那裡,非常有秩序,而且是井然有序。秘書少動我的文件。我最怕,某人好心將我的檔案及文件另擺放或代我整理。那樣,反而幫倒忙,會弄亂,我會找不到。

問:一般女人很忙,人們常稱為”女強人”,您很忙,請您告訴我們,何時來澳洲,怎樣開始您的事業的?

潘愛蓮:我是1974年來到澳洲,一直就住在南澳。來時開始讀高中的第12班,重考會考。剛來大多的時間在泡英文(雖然在香港已經考了12班,也讀了不少英文)。雖結了婚,因為是個子小小,讀會考班可沒人知道。(同學不知,學校的確也不知。)記得有一次學校老師教同學們跑步,她一看到我的年齡,歲數已經二十一歲了,他說您不用跑了,超齡。

讀書、上大學,一直住在阿德雷得。大學畢業後,找工作。那時因為沒有唐人律師樓,找工作基本上是有困難,1982年我就嫣然出來開律師樓,打天下。(我與先生來南澳,因為我先生有一位哥哥住在此。)我因個子小小,”細粒”的樣子,自己創業,開始打天下是很辛苦的。律師行業,我又初出茅廬,也又初生之犢不怕虎,如打戰那樣,時時都表現自己很強壯,否則與他人相比,怕人見您個子”小粒”而打您的注意、欺負,以為人們是欺軟怕硬。因此處處表示出是強者。

問:請問您有關一般人在日常生活,對於法律的問題要注意什麼呢?

潘愛蓮:一般人日常生活中,要小心注意簽任何文件,或擔保書什麼的,因為法律上來說簽了名,就得要得負責其之內容。

問:有時,有人當收到任何文件,信件,亂丟不必理它呢,是否好呢?

潘愛蓮:當你收到任何文件,或信件,不要亂丟。也許是您房東(landlord)或商店的房東。本人或要請人看個清楚,才好。不要就順手丟在餐桌上,過了幾天,就丟入垃圾桶裡去。不知裡面也許你的房東寫信給你關於你上次或數個禮拜前,您剛結束生意或搬出去,房東(或房主)要您修理這個的、修理那個的,而您不理丟入垃圾桶,那很容易吃官司、出法庭的。

問:華人做生意愛用口談,不習慣記錄下來,好嗎? 您有如何意見呢?

潘愛蓮:華人做生意愛用口談,不愛用文件記錄下來,如果雙方多忘或彼此誤解,就容易引起糾紛。做生意,最好習慣記錄或詳細寫下來,用英文比較好,如用中文或越南文,到用時又要找人翻譯,費時費金錢。中、大型的生意,要做合同較好,律師樓也可以幫您們做,收費也不貴,但是比較放下心來。

在買賣的契約(contract)在雙方比較雜的,有時簽約可以加入一些條件,例如買房子的契約,條件可如,向銀行借不到錢,則合同不生效,等等,都可以注明的。

小心,不要在太累太晚的時候簽合約,因為晚上,人容易累,看不清,易出錯誤。

問:關於警察要到你家搜索,您有如何的意見呢?

潘愛蓮:關於警察要到你家搜索,他們定得出示給您法院的 ”令”(warrant),必定給你看。他們如要帶走什麼物品,一定要寫下收條,不得私下帶走,不合法的。

警察有事沒事不得到您家打擾您,同時,其他人也不得到您家打擾您,如您不知英文,您就有權叫人翻譯的,如警察問話,翻譯費由政府資付。一般的情況,您有權不講話,I want to keep silent 。有時您不想給警察提供什麼訊息,如對您不利的話,您可以不說。但是那些事情,您沒做,不關您的話,您可以說,否則keep silent,警察會更懷疑。所以看情形,有時該說話,有時不該說,您自己考盧之,看那個問題該多說,那一個問題不該說。可選擇,警察沒權叫您說話。

如果家裡出了事情,警察來了。發生了事情,盡量用筆寫下來,什麼事情?何時發生?事情如何等等,盡量詳細寫下來,否則以後日子久了,會淡忘,不好記。

例如警察入屋,您不在家,他們應放他們的名片,叫您聯絡他們,而不是隨便進入家園,然後搜查,那不合法的,他們得有”令”(warrant)嗎。?

問:如他們做了,才發覺弄錯了對方,怎辦,是否可以投訴的?

潘愛蓮:這樣是可以投訴的(complaint)通常有沒有損失呢?沒有很大的損失,恐怕也難,例如他們進入弄壞了您家的籬笆等等。有損失,否則難控告他…或者弄壞您名譽,但是名譽這個東西抽象,對社會上有頭有臉、地位高的人,普通的來說如名譽,這東西受損,法律賠賞也有限,或者法官叫他道歉而已。這也許看個人啦。有人看這個問題(名譽)較重,可能實質上的金錢賠賞不多,得來的道歉,也滿足了,這個也許他會打官司要回名譽。(他可能花多少錢去打官司,也願意),通常這類官一次一次的托得很久,才可有判決的結果。

問:對於簽合約留意甚麼呢?有人說簽就簽,說改就改,好像很簡單的樣子,您的看法如何呢?

潘愛蓮:關於簽合約,不要僅看大字,也要看細字,比較好,(其實一般人有困難,看了也不知多,找律師幫忙較好)。簽合約,要負責。除非有人用搶指您叫您簽,您不簽就搶殺您,您的簽字才沒有效。否則一般簽字文件,您自己本身要負責,因此小心、留意為好。

另外,合同是您情我願(總之不犯法的)則沒問題。若大家同意簽著了,回家之後,或一陣子,說我現在要改一改合同,那要留意,雙方要彼此同意在改合同,再簽,如一方不同意,也不能夠改合同也。

問:對於遺囑的問題,找律師,請潘律師提供您的看法?

潘愛蓮:每人必寫遺囑比較好。關於遺囑的問題,一般人常以為太太同丈夫可同一張遺囑的,不是呀!太太一張,丈夫另外一張,因為”去”(過世)的時候,不是二人一起”去”呀(也許有,稍少)寫遺囑的時候,要找執行人,承受人(一般選承受人為執行人,或親人也可以)。等到病入膏肓時,入了醫院才想寫,較晚了。因病重迷糊,不好寫遺囑呀。早一點較好,不要等去醫院,多麻煩。關係willpack是簡單的一種,家族人口簡單的可做,夫妻二人的家庭,丈夫”去”了,家產遺給太太,較易處理,或相反,也易處理。可是大家族,或者死者有很多家產、多子女的話,較好的方法,不用willpack。

問:或者人說去public(公家)律師,不用錢做遺囑,何必找律師要付款呢?

潘愛蓮:要留意public(公家)律師簽遺囑是對的。他一定要做執行人,當家人(或自己)過世的時候,他要收百分之四,例如,一間房子七萬元的財產,他要收4%則大約二千八百了,多過寫遺囑的費用,他還另收執行費用呢。一般目前市價的遺囑大約不超二百元左右,已加了GST。

問:律師也是人,一般不是唯利是圖,也不是清心寡欲。對於收費,可是大家說律師收費高,您認為如何?

潘愛蓮:不是樣樣如此,例如,上陣子,有人來我這裡簽租約,但不是五年的租約,他問多少錢?通常我比較喜歡報給他鬆一點的價格,寧願高一點,告訴他,也許您來做的時候,還少點,可能不必那麼多。我說大約一百元,但是他來了,幫他做了,我也只收他五十元而已。有時候那樣計算,有時候另外計算,(例如)出法庭則不一樣計。 (因為不能package計算,複雜一點)。

 有關於潘愛蓮律師:

潘愛蓮律師1974年從香港移民來澳洲

1982年大學畢業,開始在法律界打天下

1981-1982年特別參加華聯會青年組活動(華聯會的前名字為印支華人聯誼會)

1982加入ST。JOHN AMBULANCE ASSOCIATION

1982-1985年加入,印支難民協會,成立免費法律諮詢顧問

1984-1986年華聯會第二屆會長

1984年至今給華聯會當法律顧問。

她還給竹林精舍,潮洲鄉親會,作了顧問之今,貢獻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