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得獎感想

358

51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51 得獎感想

《南澳時報》在今(2011)年二月二十二日,獲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我個人,同時也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的傳媒獎。

朋友們問說,借此你應該介紹関于你及《南澳時報》吧,好嗎?

好的,我出生在南越南,祖籍是海南島,文昌縣人(以前,在學校每次填籍貫的時候,是寫,廣東省,文昌縣)。1973年到台灣讀書,就讀國立成功大學,主修物理學,愛文學,喜讀管理及市場,電腦等書藉,畢業後,當了數年老師。然後,移民到澳洲。在台灣共住了13年。

1986年從台灣來到南澳,至今,已二十五年,開始那幾年,見到此地大部份華人,由東南亞來的多,印支半島的華人最多,大多以難民身份而來,他們感激上天給以機會,積極工作,行行多愛參與,肯做,“愛做”,肯貢獻,愛成立會館,又愛社會工作,爲的是報答澳洲。

而馬來亞人,新加坡華人,是來讀書,之後,囘去,然後再移民回來南澳,他們英文較好,大多是專業人士,不少是公職人員,也有人是商人。另外,是香港爲了“97”而移民來澳,不少數專業人士,更多開餐飲業,他們來,茶市就逢勃,餐館多樣及豐富起來。還有投資移民的台灣人,大約200多戶。我來時,見他們到來,不久,移到Queensland,所有以上所提到的移民,已對南澳做了不少貢獻的事情,對之有敬意。來此時,不停的在想,我還能做什麽?

看了看,沒人做新聞文化工作,因此,與當時年青朋友組織的《南澳中華文化中心》,這個會是華聯會的青年組“分”出來的,就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如當今,還有在廣播界5EBI電台主持的台長王朱顔,澳華書局東主岑署俐及他夫人,王維煉,林松,李志偉(去世了)等人。

我們那時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簡稱爲《文化中心》,辦了一份手寫的雜誌,每期用影印機印了五百份,那時,受到不少華人喜悅及愛看,我們做編輯的,邊做邊學,編輯人有些是公務人員,在移民局部門上班,他們已有多元文化(Multiculture )的觀念。雜誌介紹移民資訊的常識,這些資訊給新來的人們,華人社團及政府交流訊息介紹等工作。因此,讓我本人更瞭解多元文化的觀念、思維和廣寬視野,也可能殿定今年對南澳縂督多元文化傳媒獎的更認識。

也因爲,在社團裏打轉二十多年,相當瞭解南澳社團的來龍去脉,會與會,他們之間的関係及其之歷史,真假虛實,吹水大炮,一見則明,大人物雖少“深刻”認識,但是,幾乎瞭解“大人們”的為人。

《文化中心》的雜誌雖如白居易所說:“文章合爲時而著,歌詩合爲事而作”。可惜,那時,華人太少,《文化中心》雜誌出版了八期,就沒廣告支持,而倒弊。賺到了幾百元近千塊,就全部送給5EBI電台的粵語及中文部節目部門,作爲活動經費之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解散,退出南澳社團的舞臺。

我本人,1990年候,就改行去做進出口生意。1997年,才回來,辦起報紙,出版《南澳時報》到至今。

在1989年六四之後,我見留下來的中國留學生多起來,大多是苦學生,像越南華裔一樣,甚麽有賺錢的工作,多愛做,而且,肯做。創新了不少那時澳洲沒有的行業。免費報紙是其中的行業。可是他們的目的是賺錢,很少人願意花點時間,為自己的祖國,寫文章,鼓吹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有的,也沒長期的計劃。目前,極少人還支持民運,不少人被招安了回去,大多留下的,爲自己安定生活而忙,養育後代,目前,他們的第二代也可能已大學畢業了。

多年來,我見不少人口口聲聲說,他們愛自己的祖國,祖國好,祖國強大,祖國樣樣好,樣樣進步。說大陸的偉大,目的,有機會可回大陸,做生意,或出口貨品到大陸,謀利。我很“羡慕”他們能說出不由衷的話,說話時不臉紅。

我則不然,認爲這裏已經是我的家,也是孩子們的家。如入了澳籍。不再留戀祖國,它好或壞會怎麽樣?見人猶豫來回兩邊看,我常跟人們說,如果,認爲它好,那就回去,回國好好的建國,好好建設自己的事業,不要在這裏留戀,說祖國好,樣樣都强,又不肯回去。最後,在此,浪費時光,一事無成。如要留下來,就以身作則爲澳洲華人,好好的幹,好好生活,用心的教養你孩子,成人,又能發展自己的事業。

你說不能忘懷関心祖國,是可以的,千萬不要処処强調民族主義,是一刀兩刃,祖國强大,與我們華裔一點無關,我們已入澳洲籍。如為了某目的而不擇手段,達到了,富了,又怎樣?他族會嫉妒,人們認爲,你如此,會影響他族發展,也會影響多元文化發展,何苦?如詩人陸游說道:“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澳洲有了多元文化,加上她基本西方文化如民主,法治,人權,平等,言論自由,議會的三權分治,華族才有機會發展起來,其它族也能有機會發展起來。如你强討本族主義的思維强大,冒進的凸出,國内貪來的錢在此擺濶,會遭到反感,可能遭人打壓。在世界多個地方發生“排華”的事件,理由多在此。

年青學子們,《南澳時報》在南澳已十四年,我們為什麽再三的鼓吹自己的祖國要有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平等的思維,是有其意義存在的。《南澳時報》鼓吹這些現代人類的核心價值,期望有一天,中國年青子弟,了解了其價值,帶回這些種子,播種在祖國,神州大地上,實現及發揚光大。如蔣經國那樣說,一個政黨不會永遠的執政著。中國人是聰明的,不會永遠受馬列思想的毒害。怕太聰明了,太明哲保身,無所爲,又無所非爲!趙翼有此話:“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真期待,這天來臨,相信它會來臨。

再次感謝,給以我個人與《南澳時報》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的縂督府及多元文化部部門的評委們。謝謝,同時感謝提名我的老朋友。個人與《南澳時報》得獎是南澳大利亞社會認同我們華人在南澳本地的工作及貢獻。

最後,用曹孟德的話作爲結束,“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與好友,老友們共勉之。

潘家發/南澳時報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