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國際 中國

中國

澳大利亞要安全 要走自己的聯盟

澳大利亞要安全 要走自己的聯盟 《南澳時報記者阿楠》澳中兩國的憤怒和不信任,雖在私底下已醞釀多年,近來已經表面化了。一名中國官員周二(18日)對澳大利亞提出幾項投訴,使兩國惡化的關系更加激烈,政治情况發生巨變。 對這投訴文件,一位澳大利亞官員做出憤怒的回應;這投訴是不合理的,並沒有反映實際情況,自1972年建交以來的最低谷。 周二晚上,澳大利亞九號報業集團,收到來自中國使館官員匿名提供的文件,列出中(共)國對澳大利亞的十幾條不滿之投訴。大部分指責都已表達過,包括指控澳大利亞阻止中國投資的“不公平”,對中(共)國疫情措施惡意中傷,指責中國的黑客行為,“不斷放肆干預”香港、臺灣和新疆的問題,洋洋大觀共14項“罪名”。 文件還提出,澳大利亞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批評澳大利亞在反外國干預法令的工作,包括沒收中國記者財產,說是“魯莽”,允許聯邦議員對“中國執政黨譴責”,說是“過分”。 對此“罪名”,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官員表示,這證明澳大利亞沒有故意做任何破壞和中國關系的事,(這)亦堅持自己本國原則和保護國家主權。 近來,中(共)國政府以關稅及非關稅限制的理由,阻止澳大利亞牛肉、葡萄酒、煤炭和龍蝦等出口商品進入中國大陸内地,使得澳洲出口以上產品,均受影響。澳大利亞企業不少認為,中國做法,是 “霸淩”。 澳中關係的緊張有所升級理由,是冠狀病毒時期,堪培拉呼籲對該病毒進行國際調查後,獲得北京的報復,實施一系列貿易政策。對此“罪名”,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Scott Morrison)星期四(11月19日)駁斥,對於中國針對澳大利亞的人權外交、獨立媒體和投資政策等提出的不滿,總理先生拒絕對中國壓力屈服。 總理莫裏森星期四接受“7號電視臺”採訪,說到中國大使館對澳洲發出文件的十數條“罪名”。 不以爲然,他表示:澳大利亞所做的符合本國利益,不因中(共)國的壓力而改變自己國家的政策,澳大利亞關注(人民)擁有自由的媒體,民選議員,能表達自己的想法,人權問題等。 莫裏森說:“如果這是導致兩國關係緊張的原因,這種緊張就是因為澳大利亞就是澳大利亞。” 據知澳大利亞政府部長星期三(18日)提出與中(共)國對話,能坐下來解決北京和堪培拉外交爭端。北京方面對這呼籲,提出前提的設定,即是澳大利亞需要“採取切實行動糾正錯誤”。北京拒絕承認自己對澳中關係緊張應負有的責任。 北京“霸淩”態度,使得澳大利亞政府走得更遠,那是,澳大利亞和日本國將達成:雙邊防務協議。(註:正式名為“相互準入協議”,或稱“互惠準入協定”, the 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RAA)。 這份防務協定預計在日本首相菅義偉明(2021)年訪問澳大利亞屆時將必敲定。 莫裏森總理11月17日抵達東京訪問,最大成果是,兩國雙邊防務協定達成協議,它是“日澳關係史上重要的時刻”。這也突破澳大利亞和日本國性的防務協定,兩國成為“準軍事同盟”。分析家普通認爲,那它是“主要針對的是中國。” 據知,日本和澳大利亞是“四方安全對話”的成員,包括美國和印度,目的是遏制中國的侵略和威脅,開放印度-太平洋地區,同時實現該區的自由。澳大利亞海軍最近的加入,“四國”機制得以強化。澳大利亞已經選出自己聯盟的道路,如莫裏森總理說的:“因為澳大利亞就是澳大利亞。” 是的!澳大利亞要安全,澳大利亞必需聯盟。對獨裁、專制、沒言論自由、不尊重人權的國家,免吧!。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本報訊2020年11月7日》針對楊怡生墨爾本維州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會長被指是中國統戰組織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的檢控。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表示,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認為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內政部長達頓說:(次)“調查已進行12個月,這不是聯邦警察和安全與情報組織(ASIO)成立專案組的第一次行動,法律平等地對待所有人。” 他強調如做錯事,結果要承當。話轉會來,內政部長達頓又説;案件正在調查,已步入司法程序,不宜再評論。 據知:警方認為,楊怡生與外國情報機構有聯系,並準備在澳大利亞境內實施外國幹預行為。目前警方沒有發布其所涉嫌犯罪的詳細信息。 墨爾本華裔社團領袖楊怡生在6日出庭後,正保釋候審,限制居住在其Surrey Hills的住所,等候2021年3月11日將再次出庭受審。 2018年6月28日,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澳洲這項立法,是在回應情報機構的一再警告,即外國勢力正試圖獲取澳大利亞的全球聯盟、軍事、經濟和能源系統等的機密信息。 今次,澳洲《反外國干預法》自2018年訂立以來首度被引用來提出起訴。 內政部長達頓說,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 楊怡生被控違反《反外國干預法》後,達頓表示:“這不是聯邦警察和ASIO共同成立的特別小組,顯然地,也還在調查其他(人)事。”

楊怡生被控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楊怡生被控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本報訊2020年11月6日》澳大利亞維多利亞首府墨爾本,一名65歲華裔社區領袖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preparing for a foreign interference offence),星期四(11月5日)下午,出庭於墨爾本地方法院,被指控與中國在海外施加影響力的機構有關聯。 楊怡生(Duong Di Sanh)大洋洲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會長,也是墨爾本澳華歷史博物館董事會董事。維多利亞州亞華裔社區中是領袖級人物,非常活躍,對國内、國外社會活動皆積極參與。 據知,5日出庭地方法院後,楊怡生已獲保釋,並將於2021年3月11日再次出庭初審。 2018年,澳大利亞通過這“反外國干預法”, 是將意圖干涉民主進程或向海外政府提供情報的行為定為犯罪行為。 據知,楊怡生被控準備實施外國干涉罪,這項指控若成立,最高可判10年監禁。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大洋洲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曾參加2016年3月墨爾本組織的遊行活動,以反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法庭關於南中國海的裁決。楊怡生與中國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有聯系,和統會隸屬於中國政府的海外影響力機構——統一戰線工作部門。 聯邦警察局副局長Ian McCartney稱,自2018年通過這部國家安全法案以來,是首次有人被指控犯有這項罪行。 Ian McCartney副局長說:「CFI工作組已採取預防措施,早期就已破壞其個人干預活動。外國干涉違反澳大利亞國家的利益,並觸及我們的民主核心。這腐敗和欺騙性,超越了外交的常規。」 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和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局領導的打擊外國干預工作組(Counter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force,CFI)對楊怡生進行長達1年的調查,警方在10月16日突擊搜查他在墨爾本地區的房產。 據悉,一位鄰居表示,當天至少有12名警察,多輛澳大利亞警察,警車停在楊怡生家門口,還攜帶有偵察的設備。 據知,澳中兩國關係近兩年來持續惡化中,2020年,澳大利亞對冠狀病毒的來源和傳播進行國際調查,澳政府持強硬的立場,擊中了痛處,也激怒了中(共)國政府,澳中外交緊張,至今還在繼續惡化中。

2011年 得獎感想

51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51 得獎感想 《南澳時報》在今(2011)年二月二十二日,獲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我個人,同時也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的傳媒獎。 朋友們問說,借此你應該介紹関于你及《南澳時報》吧,好嗎? 好的,我出生在南越南,祖籍是海南島,文昌縣人(以前,在學校每次填籍貫的時候,是寫,廣東省,文昌縣)。1973年到台灣讀書,就讀國立成功大學,主修物理學,愛文學,喜讀管理及市場,電腦等書藉,畢業後,當了數年老師。然後,移民到澳洲。在台灣共住了13年。 1986年從台灣來到南澳,至今,已二十五年,開始那幾年,見到此地大部份華人,由東南亞來的多,印支半島的華人最多,大多以難民身份而來,他們感激上天給以機會,積極工作,行行多愛參與,肯做,“愛做”,肯貢獻,愛成立會館,又愛社會工作,爲的是報答澳洲。 而馬來亞人,新加坡華人,是來讀書,之後,囘去,然後再移民回來南澳,他們英文較好,大多是專業人士,不少是公職人員,也有人是商人。另外,是香港爲了“97”而移民來澳,不少數專業人士,更多開餐飲業,他們來,茶市就逢勃,餐館多樣及豐富起來。還有投資移民的台灣人,大約200多戶。我來時,見他們到來,不久,移到Queensland,所有以上所提到的移民,已對南澳做了不少貢獻的事情,對之有敬意。來此時,不停的在想,我還能做什麽? 看了看,沒人做新聞文化工作,因此,與當時年青朋友組織的《南澳中華文化中心》,這個會是華聯會的青年組“分”出來的,就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如當今,還有在廣播界5EBI電台主持的台長王朱顔,澳華書局東主岑署俐及他夫人,王維煉,林松,李志偉(去世了)等人。 我們那時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簡稱爲《文化中心》,辦了一份手寫的雜誌,每期用影印機印了五百份,那時,受到不少華人喜悅及愛看,我們做編輯的,邊做邊學,編輯人有些是公務人員,在移民局部門上班,他們已有多元文化(Multiculture )的觀念。雜誌介紹移民資訊的常識,這些資訊給新來的人們,華人社團及政府交流訊息介紹等工作。因此,讓我本人更瞭解多元文化的觀念、思維和廣寬視野,也可能殿定今年對南澳縂督多元文化傳媒獎的更認識。 也因爲,在社團裏打轉二十多年,相當瞭解南澳社團的來龍去脉,會與會,他們之間的関係及其之歷史,真假虛實,吹水大炮,一見則明,大人物雖少“深刻”認識,但是,幾乎瞭解“大人們”的為人。 《文化中心》的雜誌雖如白居易所說:“文章合爲時而著,歌詩合爲事而作”。可惜,那時,華人太少,《文化中心》雜誌出版了八期,就沒廣告支持,而倒弊。賺到了幾百元近千塊,就全部送給5EBI電台的粵語及中文部節目部門,作爲活動經費之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解散,退出南澳社團的舞臺。 我本人,1990年候,就改行去做進出口生意。1997年,才回來,辦起報紙,出版《南澳時報》到至今。 在1989年六四之後,我見留下來的中國留學生多起來,大多是苦學生,像越南華裔一樣,甚麽有賺錢的工作,多愛做,而且,肯做。創新了不少那時澳洲沒有的行業。免費報紙是其中的行業。可是他們的目的是賺錢,很少人願意花點時間,為自己的祖國,寫文章,鼓吹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有的,也沒長期的計劃。目前,極少人還支持民運,不少人被招安了回去,大多留下的,爲自己安定生活而忙,養育後代,目前,他們的第二代也可能已大學畢業了。 多年來,我見不少人口口聲聲說,他們愛自己的祖國,祖國好,祖國強大,祖國樣樣好,樣樣進步。說大陸的偉大,目的,有機會可回大陸,做生意,或出口貨品到大陸,謀利。我很“羡慕”他們能說出不由衷的話,說話時不臉紅。 我則不然,認爲這裏已經是我的家,也是孩子們的家。如入了澳籍。不再留戀祖國,它好或壞會怎麽樣?見人猶豫來回兩邊看,我常跟人們說,如果,認爲它好,那就回去,回國好好的建國,好好建設自己的事業,不要在這裏留戀,說祖國好,樣樣都强,又不肯回去。最後,在此,浪費時光,一事無成。如要留下來,就以身作則爲澳洲華人,好好的幹,好好生活,用心的教養你孩子,成人,又能發展自己的事業。 你說不能忘懷関心祖國,是可以的,千萬不要処処强調民族主義,是一刀兩刃,祖國强大,與我們華裔一點無關,我們已入澳洲籍。如為了某目的而不擇手段,達到了,富了,又怎樣?他族會嫉妒,人們認爲,你如此,會影響他族發展,也會影響多元文化發展,何苦?如詩人陸游說道:“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澳洲有了多元文化,加上她基本西方文化如民主,法治,人權,平等,言論自由,議會的三權分治,華族才有機會發展起來,其它族也能有機會發展起來。如你强討本族主義的思維强大,冒進的凸出,國内貪來的錢在此擺濶,會遭到反感,可能遭人打壓。在世界多個地方發生“排華”的事件,理由多在此。 年青學子們,《南澳時報》在南澳已十四年,我們為什麽再三的鼓吹自己的祖國要有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平等的思維,是有其意義存在的。《南澳時報》鼓吹這些現代人類的核心價值,期望有一天,中國年青子弟,了解了其價值,帶回這些種子,播種在祖國,神州大地上,實現及發揚光大。如蔣經國那樣說,一個政黨不會永遠的執政著。中國人是聰明的,不會永遠受馬列思想的毒害。怕太聰明了,太明哲保身,無所爲,又無所非爲!趙翼有此話:“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真期待,這天來臨,相信它會來臨。 再次感謝,給以我個人與《南澳時報》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的縂督府及多元文化部部門的評委們。謝謝,同時感謝提名我的老朋友。個人與《南澳時報》得獎是南澳大利亞社會認同我們華人在南澳本地的工作及貢獻。 最後,用曹孟德的話作爲結束,“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與好友,老友們共勉之。 潘家發/南澳時報社長

又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又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陸封鎖消息,是膝蓋反射的反應,即醫生輕敲你的膝蓋,脊椎神經傳輸的反應。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說:劉曉波觸犯中國大陸「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服刑十一年,他是個罪犯,而罪犯獲得一項國際最受尊崇的獎項,是對中國大陸司法的一大侮辱,封鎖消息是應該的。「和平獎」訊息和討論,不是被封鎖,便是遭刪除。壓制異議與異見人士、記者、有關學者,公安幹警連夜大規模組織請人“喝茶”,全方位的封堵輿論,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此做法是不令人意外的。 中國對于諾貝爾獎經驗均難稱愉快,上次高行健獲得文學獎,新華社報導,並稱他為「法國華人」,是法國公民。這次劉曉波得獎,仍被認爲是西方國家故意羞辱北京,知識圈也意見分歧,「罪犯得獎」、「獲獎的漢奸依然是漢奸」之類的貶語不斷。 其實,劉曉波獲獎的消息,透過中國大陸四億網民和八億手機用戶的管道,洞窺外間的事物,互聯網和電話文字短信,傳遍了大陸各地,同時已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再無知的人,路過劉霞家門,看到大批公安隔離記者,也知道政府得了壞消息了,不要小看今日的科技。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定機構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組成,委員會成員一共有五名,由挪威議會任命。委員會秘書由挪威諾貝爾研究所主任Geir Lundestad教授擔任。五名委員由挪威國會一百六十九個議員挑選,議員是經過普選產生。評選工作的各個階段,如評議和表决都是秘密進行的。瑞典政府和挪威政府無權干涉諾貝爾獎的評選工作,不能表示支持或反對被推薦的候選人,本身就可能存在憲政問題。 和平獎的頒獎儀式是在奧斯陸舉行,時間爲12月10日,為了紀念諾貝爾逝世周年紀念日。 中共開放三十多年,好多事情,接不上國際軌道。 普世自由、人權及民主等價值方面,北京可不多與西方國家交流及溝通。現在國際社會認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人權自由。劉曉波以往所做一切是合乎憲法規定,北京將他囚禁,祇會與國際社會認同的普世價值愈走愈遠,對中國文明進步不利。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發言人說:這是陰謀「一些國家的政客藉機對中國說三道四」。還有,諾貝爾委員會的决定,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尊重」。 馬朝旭接著指出,「如果有人想用這種方式,企圖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阻擋中國人民前進的步伐,那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擊到了北京,指責歐美國家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對挪威說,「一個政府應該做什麼?我想這個政府最清楚。」也批評挪威政府支持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其所作所為傷害了兩國關係,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理由表示不滿。」 挪威政府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會不會影響到挪中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馬朝旭表示指出,「授予獎項給劉曉波,與和平獎的宗旨背道而馳,也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 質疑挪威政府「不負責」的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後,馬朝旭表示「這恐怕要你自己去理解」。中國臨時取消挪威漁業部長的訪問,這算不算一種報復措施?建議媒體向接待或主管部門詢問。 最新的消息,中挪互訪叫停,中國官員拒絕接見到訪的挪威漁業大臣,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及公安高層代表團訪問挪威,拒絕挪威高級代表團登陸。挪威作曲家兼男高音歌唱家斯坦海勒也被取消在北京及武漢的音樂劇公演。 挪威政府批評中方取消互訪安排,反應過當。中共就愛忙干特干,只會貽笑大方。我們老祖宗教導,「濟弱扶傾」、「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不時提醒我們:盛唐天可汗的榮耀幷非來自火與血,而是朝堂上,書齋裏戰場外,以德服人,齊心同德的結果。人說要决定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要看它如何對待自己不同意見的份子。 挪威這國家是少數的國家,將道德放在金錢利益之上。挪威是當今世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全國四百九十萬人口,人民生活在富裕的福利社會主義中,他們人民生活水準名列世界前茅,比起美國高出三○%,還比英國高出二五%。 石油和天然資源是她們的收入,所賺得的財富,放在兩個基金。是政府退休基金(全球性的),另一個是政府退休基金(挪威本國)。前者將基金投放于全球資産市場,但是挪威人有部分人不滿基金投資,重點放在一些非道德的行業,例如軍火製造商,烟草商等。 因此,在二○○四年,他們成立一個基金道德委員會,將投資在非道德企業的資金,全部撤走。除了十七家烟草商之外,波音飛機也因爲涉及軍火生意,基金也不再投資了。 有這樣的國家,才不怕中共對七利益的制裁,威脅金錢的損失,恐嚇其經濟的傷害等。 話説囘來,中共改革開放已30多年,經濟積聚了相當的資本,重經輕政的弊病,已開始在大陸呈現冒噴出來的狀況。各地在提「維穩」,一種揚湯止沸的策略;如不對落後經濟體制30年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那過去的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果,就變成後30年付出的嚴重成本,人民群衆將無法享受到經濟發展帶來的成果。政治改革就會觸及到利益集團及高幹的利益,如果不改革,損害的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的利益。不要說誰輕誰重,中共高層難道不清晰地認識,人們才不信。 人民呼籲改革,這是時代的潮流,也是時代變革,所帶來的選擇,別無良策。過去的思維因陳守舊已不適合時代,中共落後30年的體制,應到開展實質性改變時候了!能抓住劉曉波獲獎這一契機,推動中共政治體制,實質性改革的時候了。 不要再搬石頭砸自己的脚了,不要美其名中囯特色的鬼東西,誰來聼,誰來信你那套。 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陸封鎖消息,是膝蓋反射的反應,即醫生輕敲你的膝蓋,脊椎神經傳輸的反應。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說:劉曉波觸犯中國大陸「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服刑十一年,他是個罪犯,而罪犯獲得一項國際最受尊崇的獎項,是對中國大陸司法的一大侮辱,封鎖消息是應該的。「和平獎」訊息和討論,不是被封鎖,便是遭刪除。壓制異議與異見人士、記者、有關學者,公安幹警連夜大規模組織請人“喝茶”,全方位的封堵輿論,人心,惶惶不可終日,此做法是不令人意外的。 中國對于諾貝爾獎經驗均難稱愉快,上次高行健獲得文學獎,新華社報導,並稱他為「法國華人」,是法國公民。這次劉曉波得獎,仍被認爲是西方國家故意羞辱北京,知識圈也意見分歧,「罪犯得獎」、「獲獎的漢奸依然是漢奸」之類的貶語不斷。 其實,劉曉波獲獎的消息,透過中國大陸四億網民和八億手機用戶的管道,洞窺外間的事物,互聯網和電話文字短信,傳遍了大陸各地,同時已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再無知的人,路過劉霞家門,看到大批公安隔離記者,也知道政府得了壞消息了,不要小看今日的科技。 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和平獎的評定機構是,挪威諾貝爾委員會(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組成,委員會成員一共有五名,由挪威議會任命。委員會秘書由挪威諾貝爾研究所主任Geir Lundestad教授擔任。五名委員由挪威國會一百六十九個議員挑選,議員是經過普選產生。評選工作的各個階段,如評議和表决都是秘密進行的。瑞典政府和挪威政府無權干涉諾貝爾獎的評選工作,不能表示支持或反對被推薦的候選人,本身就可能存在憲政問題。 和平獎的頒獎儀式是在奧斯陸舉行,時間爲12月10日,為了紀念諾貝爾逝世周年紀念日。 中共開放三十多年,好多事情,接不上國際軌道。 普世自由、人權及民主等價值方面,北京可不多與西方國家交流及溝通。現在國際社會認同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人權自由。劉曉波以往所做一切是合乎憲法規定,北京將他囚禁,祇會與國際社會認同的普世價值愈走愈遠,對中國文明進步不利。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馬朝旭發言人說:這是陰謀「一些國家的政客藉機對中國說三道四」。還有,諾貝爾委員會的决定,是「對中國司法制度的不尊重」。 馬朝旭接著指出,「如果有人想用這種方式,企圖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阻擋中國人民前進的步伐,那顯然是打錯了算盤。」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擊到了北京,指責歐美國家干涉中國內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對挪威說,「一個政府應該做什麼?我想這個政府最清楚。」也批評挪威政府支持諾貝爾委員會決定,「其所作所為傷害了兩國關係,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理由表示不滿。」 挪威政府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的決定,會不會影響到挪中之間的自由貿易談判?馬朝旭表示指出,「授予獎項給劉曉波,與和平獎的宗旨背道而馳,也會給中挪關係帶來損害。」 質疑挪威政府「不負責」的把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劉曉波後,馬朝旭表示「這恐怕要你自己去理解」。中國臨時取消挪威漁業部長的訪問,這算不算一種報復措施?建議媒體向接待或主管部門詢問。 最新的消息,中挪互訪叫停,中國官員拒絕接見到訪的挪威漁業大臣,取消最高人民法院及公安高層代表團訪問挪威,拒絕挪威高級代表團登陸。挪威作曲家兼男高音歌唱家斯坦海勒也被取消在北京及武漢的音樂劇公演。 挪威政府批評中方取消互訪安排,反應過當。中共就愛忙干特干,只會貽笑大方。我們老祖宗教導,「濟弱扶傾」、「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不時提醒我們:盛唐天可汗的榮耀幷非來自火與血,而是朝堂上,書齋裏戰場外,以德服人,齊心同德的結果。人說要决定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要看它如何對待自己不同意見的份子。 挪威這國家是少數的國家,將道德放在金錢利益之上。挪威是當今世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全國四百九十萬人口,人民生活在富裕的福利社會主義中,他們人民生活水準名列世界前茅,比起美國高出三○%,還比英國高出二五%。 石油和天然資源是她們的收入,所賺得的財富,放在兩個基金。是政府退休基金(全球性的),另一個是政府退休基金(挪威本國)。前者將基金投放于全球資産市場,但是挪威人有部分人不滿基金投資,重點放在一些非道德的行業,例如軍火製造商,烟草商等。 因此,在二○○四年,他們成立一個基金道德委員會,將投資在非道德企業的資金,全部撤走。除了十七家烟草商之外,波音飛機也因爲涉及軍火生意,基金也不再投資了。 有這樣的國家,才不怕中共對七利益的制裁,威脅金錢的損失,恐嚇其經濟的傷害等。 話説囘來,中共改革開放已30多年,經濟積聚了相當的資本,重經輕政的弊病,已開始在大陸呈現冒噴出來的狀況。各地在提「維穩」,一種揚湯止沸的策略;如不對落後經濟體制30年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那過去的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果,就變成後30年付出的嚴重成本,人民群衆將無法享受到經濟發展帶來的成果。政治改革就會觸及到利益集團及高幹的利益,如果不改革,損害的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的利益。不要說誰輕誰重,中共高層難道不清晰地認識,人們才不信。 人民呼籲改革,這是時代的潮流,也是時代變革,所帶來的選擇,別無良策。過去的思維因陳守舊已不適合時代,中共落後30年的體制,應到開展實質性改變時候了!能抓住劉曉波獲獎這一契機,推動中共政治體制,實質性改革的時候了。 不要再搬石頭砸自己的脚了,不要美其名中囯特色的鬼東西,誰來聼,誰來信你那套。 潘家發/南澳時報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蓬佩奧警惕中國的干預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蓬佩奧警惕中國的干預 《本報訊》美國與中國關係持續緊張又一高潮,美國國務院正在審視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和另一個中共統戰部組織,懷疑它們正試圖干預美國的學校、商業團體和地方政治人物。據稱,這兩個組織都與中國的中央統戰部有關連。 美國國務院蓬佩奧於9月23日,獲威斯康辛州州參院議長、共和黨人羅傑‧羅斯(Roger Roth)的邀請到州議會大廈對州議員發表講話,題目為《州議會與中國的挑戰》。 蓬佩奧對州議員給與警惕中國共產黨的影響,表示,國務院正在審視美中友好協會(The US-China Friendship Association)和中國和平統一促進’(The China Council for the Promotion of Peaceful Reunification) , 簡稱和統會,這個中共統戰部組織在美的活動。 蓬佩奧警告美國各州和地方政府,提防中共及其代理人試圖影響美國地方政府和進行監控和間諜活動。 蓬佩奧提出中領館干涉美國內政實例,今年2月發生冠狀病毒疫情,全美緊張應對,威斯康星州羅思參議員收到一封來自中國駐芝加哥領事館領事吳婷的郵件,稱她負責中國和威斯康星州的關系,要求參議員通過決議草案,讚揚中共抗疫和中共「為全球贏得寶貴抗疫時間」。 羅斯今年4月指出,開始他以爲那是有人在惡作劇,後發現真的是中國官員郵件,要求他讚揚中共決議。之後,他反而推出一份譴責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的決議。 蓬佩奧又說:這“還不是全部,再舉個例子,2017年,一位加州參議員提出一法案,僅表達對美國和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支持。是一個演講式的、修辭式的決議;對在中共對宗教自由的打壓,學員們遭受到巨大的痛苦。 “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也是外交官)反應是,給州立法機構寫信。譴責法輪功是“X教”,稱該法案‘會深深地破壞加州和中國的合作關系,嚴重傷害加州華人和廣大華人社區的感情’ ”。 蓬佩奧說:“不幸的是,加州州參議院受壓力而低頭,擱置這擬議法案。” 對於州議員們警惕中國統戰法寶,蓬佩奧說:「須知,當中國外交官嘗試與你接觸時,可能不是想與你建立友好關系或與你合作精神。聯邦政府無法去管制中國所發動侵略性行為。我們需要地方政治人物協助,提高警覺,捍衛美國利益。」 蓬佩奧在演講時稱:警惕中共統戰部利用經辦姐妹城市項目,指名中共統戰部下屬組織;“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 他說:“‘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這組織聽起來是無害的。其實它是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海外宣傳工具。用毛話說與‘武裝鬥爭’、 ‘黨的建設’是中共三大’法寶’。” 蓬佩奧對州議員們說:“保護美國利益,不分黨派。” 要對中國外交人員保持警惕,蓬佩奧接著說:“大流行病後,如有人請你訪問中國,你應問,是誰付旅行費,而且問此人是否與中國共產黨有直接或間接聯繫。要知道,此接觸,可能來自與中共相關利益共事的中國公民或美國人。” 對於保護民主中港臺留學生,不受校園親北京分子威脅。蓬佩奧呼籲,州議員們通過法律加強與聯邦機構的聯繫,協助聯邦政府保護知識產權,同時投資篩查和反滲透行動。 蓬佩奧呼籲州議員“忽視中共威脅,鼓勵市長和商人們,在世界各地,展開更廣泛的接觸”。 蓬佩奧還說:“你們還努力,確保州立大學,不會受到與孔子學院和中共有關聯組織不當影響。確保來自中國、香港或臺灣在威斯康辛學習的支持民主的學生,不會受到騷擾。我們希望學生來到這裡求學。要確保,不讓他們受到校園裡親北京分子的威脅。” 對北京強迫維吾爾穆斯林少數民族勞動問題,針對此問題,聯邦眾議院連續通過兩個法案,蓬佩奧證實,美國政府正在考慮,是否把北京政府侵犯維吾爾人人權,定位成種族滅絕或者反人類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說:“當美國出面談論’反人類罪’或者’種族滅絕罪’時,我們的遣詞用字必須非常精確和謹慎描述實際情況,因美國言論它的分量影響是很重的。不要誤解:當世界對於發生在新疆維吾爾人身上的事,正覺醒時,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停止這種活動,並且以基於對人性的尊重對待這些人。” 據聯合國統計,有至少超過100萬名維吾爾人與少數民族穆斯林被中國政府關押於再教育營內。 據路透社說, 蓬佩奧講的話,引起了民主黨議員對責蓬佩奧的強烈抗議,說他用納稅人的錢,來鞏固和支持對特朗普來角逐總統大選的政治野心。因爲,威斯康辛州被視為是兩黨必爭的搖擺州。

美國:9月20日起 禁止下載WeChat及TikTok

美國:9月20日起 禁止下載WeChat及TikTok 《本報訊》美國商務部星期五(9月18日)發表公告稱,本月20日起禁止下載WeChat(微信國際版)及TikTok(抖音海外版)這兩款移動應用,禁令覆蓋交易活動等範圍。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稱,禁令的宣布證明總統特朗普“將盡其所能保障”國家安全,並“美國人免受中共威脅”。 WeChat和TikTok分別是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Tencent)和字節跳動(ByteDance)旗下知名社交媒體平臺。 “採取重大行動,打擊中國惡意收集美國公民數據行為,促進國家價值觀、基於民主規則,積極執行美國法律,”羅斯說。 另外方面,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美國前財長鮑爾森專訪表示;“中國堅持提高開放水平時候,一些國家卻設法設置障礙TikTok、Wechat、華為等設置,是真正的挑戰(中國)。“ WeChat從9月20日起生效,TikTok的細節將在11月12日才會生效。 澳大利亞方面,總理莫裏森(Scott  Morison)說,政府不會禁止TikTok,但他警告稱,這款備受應用app“直接連接到中國”。 總理莫裏森稱政府“非常密切地”關注TikTok,多家機構,在調查它是否構成安全威脅。同時,微信也在被有關單位審查中。

35,558澳洲名個人資料洩漏,你的名字上榜了嗎?

35,558澳洲名個人資料洩漏,你的名字上榜了嗎? 《本報訊》世界媒體今天(9月14日)報導,專為中國安局服務、解放軍、情報單位合作的中國深圳振華數據信息公司(Zhenhua Data),就收集世界二百四萬個人的資訊遭洩漏,名單中就有3萬5千558名澳大利亜人。 這收集世界資訊稱爲「海外關鍵人物數據庫」(Overseas Key Information Database,OKIDB)。 澳洲廣播公司報導(ABC)指稱,讓澳洲社會發現自己隱私的威脅和不受保密,名單中有多名政要人物,不泛前總理,外長,前外交部,議員,新聞工作主持人,社圑領袖,商界人士、企業家,工程師、記者、律師和會計師都在他們的監控範圍內。 名單包括現任維多利亞州最高法院法官Anthony Cavanough、退役海軍上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前首席執行官Raydon Gates、前駐中國大使Geoff Raby、前塔斯馬尼亞州州長Tony Rundle和前外交部長Bob Carr。 歌手Natalie Imbruglia,一國黨聯合創始人David Oldfield、國家黨主席Larry Anthony、前財政部長Peter Costello的兒子Sebastian、前工黨議員Emma Husar、新聞集團記者Ellen Whinnett和農業女商人兼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董事Georgie Somerset榜上也有名。 表單上還犯罪前科的澳大利亞人。 3萬5千558名澳洲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出生日期、地址、婚姻狀況、照片、政治聯繫、親戚及社群網站帳號。資訊來源,收集自臉書,Intergram, 領英(LinkedIn),微信,斗音(TikTok),綱站,新聞媒界報道。甚至收集某政要人物的病歷,心理狀態機密的資訊,還有銀資料紀錄,求職申請,和他們的朋友等建立成爲人事綱。 據相信,那些機密的資訊是透過偷竊而獲得資料。 目的提供情報単位,統戦局,國安局,軍方單位,作為監視世界人民之用。 據總部在澳洲坎培拉的網路安全公司Internet 2.0表示,已經外洩的資料中紀錄,有5.2萬名美國人、3.5萬多名澳洲人、1萬名印度人、9700名英國人、5000名加拿大人、2100名印度尼西亞人、1400名馬來西亞人和138名巴布亞新幾內亞人。 數據庫中還有793名新西蘭人,而其中734人被標記為“特別利益人士”或“政治敏感人士”。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等政要的親戚,王室成員、名人和軍事將領都包含在這份資料庫中。 該數據庫被泄露由美國學者Chris Balding提供,他一直在北京大學工作,2018年離開了中國,因擔心人身安全。他去越南教學,目前他已囘美國。 Balding教授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 )說,“中國絕對在建造一個大規模的對國內和國外進行監控的國家”。 “他們(中國)使用各種各樣的手段”。 “我認為,中國正在做的事情,以及如何監督,如何監控和尋求對外施加影響具有廣泛的威脅性……不僅對他們自己的公民,還對世界各地的公民,都造成威脅。” Internet 2.0的首席執行官Robert...

南澳華人之寶:畫家陳天如老先生

移民風采之四 南澳華人之寶:畫家陳天如老先生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今年91歲的陳天如老先生,廣東順德人,坐在唐人街的咖啡店回憶他九年前在富万年酒家(現在潮州酒家)的"威水"故事。1991年七月二十六的晚上,南澳華人八個社團:南澳華聯會、南澳華人福利會、中華總商會、竹林精舍、中華會館、華聲電台、馬來西亞商業机构與新加坡俱樂部等,為了籌款救濟中國華東水災,發起募捐、義賣等活動。餐券就賣得二百餘張,拍賣是當晚高潮疊起的項目,即是拍賣陳天如老先生的一幅"九龍圖"的國畫,回憶往事他說兩位主持當晚晚會,黎啟明先生与譚祖德先生,他們談笑風生,善于鼓勵是了不起的主持人。譚祖德先生將一幅"九龍圖"的畫說有人出价五千元還沒想賣,提起李金培先生的興趣,在激勵鼓勵下,李金培先生出价一万一千元,最後成交,晚會掌聲呼聲不絕,全場轟動,良久方息。譚祖德先生捐出自己的寵愛的畫,李金培先生為了義舉付出雙贏的價錢,為了籌款救濟中國華東水災是值得嘉賀敬佩。 陳天如老先生年青時曾經在上海獲得跳舞公開比賽三屆冠軍。問他當年為什么從香港決定去上海呢?可是他父親在吉隆坡等他到南洋來發展,什么原因呢? 他說那時候自順德家鄉跑到香港后,就在堂表岑明軒的万方攝影器材公司,學習沖洗,同時晚間學習會計,但是不久就覺得沒什么興趣。陳老先生的父親在吉隆坡陳泰利錫礦公司任事,陳天如先生表親亦在那里,因此他想往投靠他們,成行之日,買船票,他突然改變了初衷,轉購買船票往北到上海去。 問他上海是否有認識熟人?他說沒有,上海完全是陌生環境,神往的僅是上海景物,江南風采而已。 到了上海之后,天天往茶樓跑,希望有什么机會奇跡出現,果然不錯。有一天,他看到一位衣服穿得很華麗,儀表不凡的男子,于是借机与他"搭台"聊起話來,相談之下,才知他是上海真如制畫公司主人崔錦帆先生,當知道陳老先生亦能畫畫,于是聘請陳老先生一個月十塊大洋為公司當助手,二個月之后,薪水加到二十塊大洋,招往南京分行助理畫師,從此,陳老先生在南京停留下來,學習及謀求發展。 陳天如老先生在南京工作期間,就加入商務編輯所的函授學校學習,受益不淺。兩年后,他辭職回到上海,在白鵝美術學校學習畫西洋畫及學習建筑繪圖和机械繪圖,這些課程以后對他的美術畫畫事業、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1931,日本軍閥入侵上海,國軍十九路軍奮勇抗戰,那場戰真的震惊了世界,陳老先生的白鵝美術學校校舍被毀,習作工具一切衣物失盡,蕩然無存,對他打擊極大,加上那時年青好動,橫一條心,日夜寄情于"舞林"。陳老先生自幼聰明、喜好模仿、优於創作、勤於練習,因此在上海”舞林”公開跳舞比賽連獲得三屆冠軍是無可非議的了。 在上海,有了中國文人雅士"粉蝶"與"落花"的回憶,陳天如老先生在"憶上海當年",描述”舞國”的人物風采如下: “金蓓銀蕊春聲夢,紫莉緋桃作艷妝, 重復芬還酣粉蝶,一枝紅欲上宮牆。” 另一首”回春曲”又寫出惆悵与惜花多餘的回憶: “舊歲江城悵落花,春歸何處屬誰家, 惜花本是多餘事,又報新枝長嫩芽。” 問他在中日戰爭中与國共內戰是否有影響?陳天如老先生說:沒有,除了一些物質損失,他到南京,日本軍閥打到上海,他回上海,日本軍閥攻陷南京,中國共產党快要”解放”中國時,他已經回到香港。 1948年陳天如老先生重回香江后,就在英商,美商、澳洲商人机构任職,工藝美術,家俬飾設計,廣告編輯美術等工作,到了1971陳天如老先生退下來。退而不休,十年仍在香港全心致力于中國書畫,發揚中國藝術為已任,日夜不停埋首畫案創作,他時常不知夜幕已垂、也時常忘記了東方之既白。 陳天如老先生1987年移民南澳阿德雷得,說起他另外一個"威水"的故事,那是:1991年,南澳華聯會理事們由會長黎啟明先生領導組隊的一次旅遊,并且參觀拜訪中國駐澳洲Canberra的大使館。臨行前,理事們提議送書畫、提字給大使館作紀念,有不少人提字,終就理事會未能滿意,就有人提議請教陳天如老先生。黎啟明先生找了陳天如老先生。結果陳老先生靈感一來,毛筆一揮,四個大字即"不遺在遠",為華聯會理事會苦思澀想良久未有答案,終就解決,陳老先生的筆墨高絕,神韻十足,令人讚嘆觀止。 香港1977年第一次畫龍展就有花藍128個,三年后(1980)第二次畫龍展亦收到118個花藍。陳天如老先生在香港大會堂八樓舉行個人畫展,展出者有長達11呎之巨龍,畫龍展的氣勢非凡,精彩絕倫。 來到了華人極少的南澳阿德雷得陳老先生仍然創下另個記錄 ,就在南澳時報2000年二月四日開始,至今每周不停的供稿,寫字、畫畫長達八個月之長不停的創作,(目前仍在繼續之中),每周三千五百多份報紙記,平均每份報紙三到四人來讀,近四十万人次閱讀他的作品。對九一歲的老人來說,陳老先生他的貢獻,他的毅力,他的心與發揚中國藝術,文化的精神,是值得我們敬佩、學習的。 陳天如老先生最愛畫龍。自古至今畫龍不易,畫龍最怕凝神似鬼似的畫法,陳老先生畫龍則不厭其煩詳細考据,忠于古說得益于他的想像力与新意創造,然后陳老先生的畫龍作品才能見到騰云駕霧、穿水戲珠、涌水出洞、摯云作雨的龍,使得愛畫的人觀賞之,如古之神龍,今世尚在,歷歷眼前。 陳老先生畫龍的才華,忠于藝術精神,是值得后輩敬佩學習的。 南澳華人(尤其唐人街華人) 不少人知道他与他的藝術創作,喜歡与他打招呼,与他閑聊。陳老先生喜愛散步,特別喜歡散步到"大屋"Casino稍作娛樂、消遣,見朋友聊天,使他的生活更添樂趣。 南澳時報採訪小組,此次与91歲高齡畫家陳天如老先生一起喝咖啡回憶他的往事。如當年陳天如老先生給英女王祝壽作了"百壽圖"那樣具有意義深遠的祝福,,南澳時報採訪小組敬祝陳天如老先生百福百壽,身心健康快樂。

學者被取消簽證,記者遭訊問驅逐

學者被取消簽證,記者遭訊問驅逐 《本報訊9月10日》中國官方媒體稱聯邦警察和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曾突擊檢查中新社、央視駐澳記者位於悉尼的住處。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和《環球時報》周二(9月8日)晚報道稱,澳大利亞國家情報機構人員在6月26日淩晨“突襲”搜查中國駐澳媒體記者住所,並進行長時間盤問,後還帶走中國記者的工作電腦、手機、移動U盤和文字手稿等物品。 被查的是中新社記者陶社蘭及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記者李大勇兩人均常駐悉尼,和另外2名記者。 同時,也撤銷了兩名研究澳大利亞問題的學者陳宏和李建軍簽證,他們是中國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的主任陳宏及另一位澳大利亞研究學者李建軍。 被澳大利亞政府取消簽證的兩名中國學者正在海外,阻止他們回來澳洲,另外有四名中國記者在接受ASIO的訊問後,已離開澳大利亞。 據了解,這四名新聞記者不是假扮記者真間諜,進入澳大利亞來,而是,以記者身份從事間諜或外國干預澳洲的活動。 《環球時報》表示,ASIO對在澳洲的中國新聞工作者突襲“這種行為嚴重侵犯了(他們)合法權利,這一事件暴露了澳大利亞在維護所謂的‘新聞自由’方面的虛偽行徑。” ASIO前總幹事Dennis Richardson表示,中國安全部門對待Birtles和Smith的方式,怎麼和能與澳大利亞特工對中國記者詢問相提並論呢。 “外國記者在中國遭到系統性的騷擾。那些離開中國的(澳洲)記者,只是出於對自身安全的擔心,或者他們是被中方驅逐出境。” Richardson先生又稱。 據知澳洲聯邦警察(AFP)和澳洲保安情報局(ASIO)調查新州上議員莫塞爾曼( Shaoquett Moselmane)及其辦公室華裔職員張智森一案牽扯入內。 澳大利亞聯邦警察(AFP)表示,搜查令與在進行一項調查有關。 據澳大利亞高等法院文件,二位學者和二位記者因和張智森同個微信群,澳洲當局正調查張智森是否利用這微信群影響莫塞爾曼上議員,推進中國政府的利益。張智森已否認聯邦警察的指陳。 據中國官方媒體稱,陳弘教授曾給澳洲前總理霍克(Bob Hawke )1994年訪問中國當過翻譯。 陳弘教授也已否認聯邦警察的指陳,他不同意ASIO的評估。“我從沒做過,也不會做,任何對澳大利亞構成威脅的事”他說。 陳弘教授聲稱,這個聊天群是,與Moselmane和他辦公室的張智森先生組織吃一頓飯的。 陳弘教授是中國大使館贊助的一個訪問團的成員之一,該代表團去年9月訪問澳大利亞。 李建軍研究員是在西悉尼大學讀博士學位,並獲得礦業必和必拓集團(BHP Billiton)提供6萬元的澳中獎學金。今次被吊銷學生簽證,李建軍無法完成他的博士學位。 澳大利亞針對中國記者和學者采取的舉措已引發中方不滿。 據路透社報導說,ASIO在回覆記者說,根據一貫做法,聯邦警察與ASIO拒絕對此次調查作出評論。

澳洲兩名駐華記者:緊急撤離

澳洲兩名駐華記者:緊急撤離 图片来源:ABC NEWS 《本報訊》經過澳中雙方交差,驚心動魄的外交僵局,澳大利亞領事對公民的援助,兩名駐華記者及時緊急撤離中國大陸,此為不同尋常的新一波外交僵持。 兩名駐中國大陸記者分別是,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駐華記者比爾•博圖斯(Bill Birtles)常駐北京,另外為AFR駐華記者麥克•史密斯(Mike Smith)常駐上海。 兩人周一(9月7日)晚登上飛往悉尼的航班。今天早上兩人搭乘的航班已經平安回到澳大利亞。 兩人也是最後兩名駐華澳大利亞記者,離開中國大陸。 據ABC廣播公司報道稱;澳大利亞駐北京外交官上周已經警告伯爾特斯要立刻離開中國,(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官員也向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董事總經理(David Anderson)提出了類似的建議。 博圖斯原計劃上周四早上啟程回澳。 他在啟程前一晚即為上周三晚,博圖和同事舉行告別聚會,七名中國警察來到他的住處,稱禁止博圖斯離境,並將於翌日,警察要他接受問詢有關“國家安全”問題。 博圖斯去電給澳大利亞大使館,被安排在他的公寓撤離。接下來,他就留居在北京的使館大院裏,此後四天,他一直待中,之後,與中國官員取得聯系並要求接受訪問。 在澳大利亞和中國官員達成協議,如果他與他們交談將取消旅行禁令,之後,博圖斯答應在澳大利亞駐中國大使格雷厄姆•弗萊徹(Graham Fletcher)的陪同下,接受了中國當局的問詢。 在接受問詢後,不久,博圖斯獲告知,他的旅行禁令已被撤銷。 周一早,澳大利亞使館人員與博圖斯一起從北京飛往上海,等待飛往悉尼的航班。 同樣,在上海,AFR駐華記者邁克爾•史密斯,於周一晚上接受中國警方的訊問,也得到澳大利亞駐上海總領事館接受保護。澳方外交官與中方官員協商,讓兩人安全離開中國。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Ann Payne)聲明稱,澳大利亞政府領事已提供了援助,將這兩名澳大利亞記者他們一起回國。 “駐北京大使館以及駐上海總領館都與中國有關部門進行接觸,確保他們的福祉及確保他們回到澳大利亞”,佩恩說。 外長還表示,針對旅行中國,澳大利亞建議已在7月7日的更新;“澳洲人進入中國可能會面臨“風險”。同時,澳方建議,已經在華的澳洲人可以盡快通過商業渠道返回。”目前保持不變。

OZASIA書畫茶座 :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

OZASIA書畫茶座 :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 < 本報訊>今十月二十八日星期日,下午一時至五時,OZASIA有個展字畫和書寫毛筆字活動。 活動非常積極,有澳洲年幼、年輕的孩子、年長等人,參與人非常擁躍。這是OZASIA和中國城協會主辦,加上義工人員協辦這項活動。 來會參觀多數澳洲熱愛中華文化的人士,同時此活由韓正德先生和韓粛小姐為主軸的工作者。 韓正德先生:“今天我們把這些“財富”中的精髓之一“書法藝術”作為一個“引子”呈現在大家面前,希望通過展示書法,表現文字在傳播人類文明的歷史作用。 文字,特別是人們所謂的“漢字“在形與意兩方面都具有獨到的精神魅力與傳播優勢。它在實際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 這次活動得很多社團體朋友支持,如大昌企業公司黃仕新先生(黃縂二十二年前是阿德萊得士中央市場選區的市議員,福州十邑同鄉會會長),臺灣同鄉會朋友,南澳越柬老華人聯合會會長李振和先生和名譽會長邱偉源先生,南澳潮州的理事朋友,大家好歺厛,大家樂歺厛,東海酒家, JUSTWIN TRADING T/A SA NICE AUSTRALIAN WINES 香奈思澳洲葡萄酒業陳昭泉先生,中國城協會鼎力支持。前福利會會長歐彩霞女士(歐會長又是南澳多元文化事務理事會委員)早早已來,她買兩盒午歺慰勞工作人員,同時福利會舞蹈跳廣埸舞小組也來參觀支持,她們和市長先生合照氣氛非常融洽,表示有機會參加演出。 英文工作翻譯得力支持的茅美美女士,中文翻譯,中國城協會理事HAOYUEJANE,CHING晴律師,運輸由神(JEAN)先生。SGEA公司的高先生夫婦,傳媒的南澳時報潘家發先生,攝影陳磊先生,拍攝高強先生。 參觀的長官有李菁璇副部長夫婦,阿德萊得市長MARTIN HAESE 和夫人。前華聯會會長及南澳中華總商會創會之一的黎啟明先生和夫人。黎啟明先生當埸也書寫了三張毛筆字。 會後,我們有機會問了來訪的一位先生說:“華夏文化到澳洲來,自然地加上每個傳播者、中文自願工作者的背境不同,表現有所異,澳洲已是多元文化,她有民主、法制、民代議會政治制度,又能容忍、匯合各地背境來到的文化,如馬來亞、赿南丶香港、臺灣,日本等地的當地文化,豐富了自己的多元文化,這些不同文化背景的熏陶,是華裔人們不可多得的寶貴精神財富,也是澳洲要建立多元文化的和諧社會之因素。 搞文化不要集限在自己身上的所謂那個中原文化認爲所謂的主流,畫地自限,那格局太窄了,限制了我們多元文化的發展之路。” 參加相關新聞將繼跟上報道。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2)心靜如水 “心靜則萬物靜”,人的成熟,多半是從擁有一份渴望已久的淡然心境開始的。 心靜如水,可以榮辱不驚,望天上雲卷雲舒,去留無意,看庭前花開花落;心靜如水,就可以坦然自若,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朝對流露,暮聽寒蟄,看小橋流水,叮咚入韻;過石徑人家,幽靜成詩,這次第,即便身處殺聲盈耳的戰場,也是心如止水,恬淡怡然宛如池中遊魚,又如雨後新荷。 王維有詩雲:“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滾滾紅塵中,一個人能夠於其中孑然來去,不以物喜,不以已悲,風雲起落,榮辱不驚,難道這不是一種另人仰止的境界嗎? 心靜如水,人淡如菊;  兼而有之,夫復何求? ................................................................................................ 參觀者在展覽主題“心靜”前欣賞。 廣場舞的大媽能在這個展臺上看到李部長和馬丁市長她們心裏樂開了花,那天一起跳一場,好嗎? 參觀者很想和李部長一我們的民意代表。馬丁市長一我們選出來的當家人,合影留念,機會難。謝謝陳會長請來了兩位貴賓。 自我欣賞。U3A的學生們在看自己的家庭作業,現在已經成了展品了。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3) 請給他(她)們最大的讚美吧! 這次活動,能在僅有一個月的籌備時間裏,呈現在OZASIA的舞臺上誌願者的貢獻是主要的因素之一。 他們大多數都是在開展前不到一周的時間才出現的,有的是在開展的當天才趕來,有的誌願者甚至還還不知道自己來了,能幹點兒什麽,全是憑著一股濃濃的的奉獻精神而來,是來服務的。 把誌願者分作老,中,青三組來談,老一點兒的,心中有數,積極熱情的參與當成自己的事情去做,如茅美美女士那樣,滿場飛!主動找說英語的朋友去宣講介紹,這就不去多談了。 除了小韓還有最年輕的三位女孩(小韓請來的朋友),還都在留學階叚,真是一片童心的在那裏教孩子們寫中文字,對年長者也是表現了真誠與認真耐心對待。 有四位(例如SGEA的高先生,JEAN先生和中國城協會的兩位理事CHING CAO 律師,MS。HAOYUE JANE)可以說他們都是來澳時間不長也不短的,事業有成的青年學子,他們都是彬彬有禮,落落大方地忙碌在參觀客中間,U3A老學員曾經說:這些華人女孩真棒!。所有這一切令人想到,這些誌願者們來到這裏,不僅僅是服務,他們就是展現華夏文明的樣本,是傳播多元文化的使者。 因為在誌願者的身上表現了傳統文化中的精髓,那就是”禮”與“愛”。這就是誌願者們為我們的展臺所作的貢獻。 請給他(她)們最大的讚美吧。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4) UA3 年長人讀中文班的參與 UA3 是年長人讀中文班的代號。 他們聚在一起不是閒聊, 不是唱歌,不是跳舞,不是喝茶,也不是下棋。他們斉斉在—起讀漢語(中文)。 你會想不到,他們每個人都已退休後至少二十多年,還在努力求學,而且學世界上相當難學的漢語,也想不到的是,這個班已經開了二十四年,今天中午他們集在一起,為慶祝這個學年結朿,停課,休聖誕節和新年假。 明年他們這亇班將步入二十五年。他們的助教先生説,時間真快,巳那庅長時間和我們老師,在—起工作,教學漢語。 問他甚麼原因持繼那久學習中文?他說就因為熱愛中華文化,中華文字。 他們人生經驗豐富,但對中國文化了解有限,但他們努力,如今的漢語文化更是,站在了世界文化的大海中,有其一席之地,許多人已註意到它的光輝戰績,發現最原始的漢字、漢語文化,他們知道漢語的重要性,和內心的熱愛。努力學習漢字文化,然而,這個學習方法是沒有途徑可尋的,漢語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漢字是中華藝術寶庫中的璀璨的明珠。 UA3熱愛漢語文化,學員們喜歡中華文化,喜歡中國,喜歡有禮貌講文明的中國人(華人),甚至和中國人(華人)聯姻,交朋友,喜歡和華裔移民共事一起為澳洲的多元文化價值觀而工作。 UA3 那麼熱愛漢語文化、學習漢字,而我們和孩子是否呼籲大家熱愛漢文化,宣傳漢文化,多多學習呢? 這次,我們參加了他們的午餐,小小的感想,記錄下來。
- Advertisment -

Most Read

南澳潮州慶祝2021年中秋節晚宴

南澳潮州慶祝2021年中秋節晚宴 圖片/Warmly 提供/ 。。。。。。。。。。。。。。。。。。。。。。。。。。。。。。。。。。。 廣告/Advertising/   ................................................................................... 核潛艇合同:美英澳得意!得益!法國得"氣"! 《南澳時報訊》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在高調慶祝結成新的三邊安全合作關係,聯盟框架內的第一個舉措是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核潛艇。就澳海軍核潛艇價值900億澳元巨額訂單,退出交易之決定,終止采購12艘常規潛艇的的合同,法國極為不滿,指責美澳背棄盟友信任。 就澳大利亞決定終止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建設潛艇協議一事,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9月16日(週四)對法國資訊電視臺表示,"我很生氣,盟友之間不應該如此行事"。 設在法國巴黎的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副主任布魯諾•特特拉斯(Bruno Tertrais)說,這“是一聲驚雷”,它可能使跨大西洋地區內外的合作變得“複雜化”。 據知2016年,澳大利亞選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一隻新的潛艇艦隊,以替代老舊的科林斯潛艇。該協議旨在建造12艘潛艇。 澳大利亞方面解釋說,澳大利亞之所以放棄從法國訂購常規動力潛艇的訂單,轉而請美英幫助建造核動力潛艇完全是出於一種考慮,這就是核潛艇更加符合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的戰略需要。 莫里森的話說,澳大利亞的這個決定(對法國來說)是“令人失望的”,但一直來,“法國都是很好合作夥伴。這美英協助製造核潛艇的協定,是有關我們的戰略利益、戰略能力需要、戰略環境的變化,不得不作出此決定。” 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亞期待繼續與法國“密切”合作,“法國是澳大利亞和印太地區的一個重要朋友和夥伴”。 法國憤怒,美國和英國表示安慰。美國和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在華盛頓舉行會議後,布林肯說,華盛頓希望找到一切機會深化印太地區的跨大西洋合作,法國在這方面至關重要。許多共同優先事項上將進行密切合作。 ............................................................................................... 莫里森:英國和美國協助阿德萊德建造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莫里森總理在今早一次虛擬新聞活動上發表講話,宣佈在這三個國家之間建立一種新的三邊關係——“AUKUS”。 這三邊關係“AUKUS 將對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不斷擴大的伙伴關係網絡的貢獻。”莫里森總理說。AUKUS第一個主要舉措 將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 据知,計劃在接下來的 18 個月,三邊對澳大利亞擁有核動力艦隊,將共同努力確定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前進方式。 “這將包括對我們在澳大利亞履行核管理職責需要做的事,進行深入的審查。澳大利亞打算與英國和美國密切合作,在南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建造這些潛艇。” 莫里森稱,澳大利亞不尋求建立核武器或建立民用核能力。 ............................................................................................... 不光是核動力艦隊,我們結盟和密切合作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不止光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而是密切合作與英國和美國的結盟。 “世界正變得越來越複雜,尤其是在我們地區——印太地區。這會影響我們所有人。印太地區的未來,將影響所有人的未來,” 澳大利亞莫里森總理在周四(16日)聯合三國的國家安全講話中說。 他說:“應對這些挑戰與幫助實現,地區上所需的安全與穩定,現在必須將我們的伙伴關係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一種尋求參與的伙伴,不是排斥之關係,以貢獻而不是採取,並賦予能力和權力 - 不控制脅迫。” 莫里森表示,AUKUS 的合作夥伴關係,將使科學家、國防軍和技術行業的工作人員齊聚一堂,以提供“惠及所有人”的穩定性。 ................................................................................................ Advertising /廣告 ................................................................................................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廣告/Advertising/ 九月三日晚上的聚餐,是富麗堂皇,精巧雅致,令人賞心悅目,氣氛美好平和,是感性和溫馨,友誼和感人的晚宴。 當了記者多年,如此晩宴參加得不少,但是今晩特別感動和溫心,除了盛情的感動要送別州總督黎文孝(Hieu Van Le AC),榮歸退休,另外令人醉心的是,州政府州長Steven Marshall 和他內閣的請客,州長將第35屆南澳州總督黎文孝,英女王在澳大利亞的第一位亞裔代表,一個越南難民,對我們社區、我們南澳貢獻的感謝晚宴,辦得非常有誠心,安排周到,莊重溫馨,高調規格,令人印象深刻。 晚宴原來應在七月份舉行,但因為疫情COVID-19而延期至今。 我和老友,兩人由North Terrance大街步行到阿德萊得市的Convention Centre,門前見的是車水馬龍,結駟連騎,從轎車或出租汽車下來的人們,穿戴華麗,衣香鬢影,掎裳連襼,雖駢肩卻不累跡。 我們排隊,慢慢的移步進入會場。濟濟一堂, Convention centre 坐滿七百近八百位貴賓參加,真的是華冠雲集,今晚晩宴座無虛席。 女賓雖不全珠圍也有翠繞,但亦不例外淡裝華麗,極盡高貴氣質。 男賓紳士風度,西裝筆挺,我也見到有人穿著日本和服kimono 和韓國禮服和越南傳統服裝的AoDai,真是美麗大方,貴賓冠蓋如雲。 今晚歡送晚宴的嘉賓有現任州總督,現任及數位前任州州長,官員,市長,多個部門部長,警務處處長,教育界領袖各,多元文化社團,商界等等,現任州長,見到Hon. Jing Lee MLC和Hon.Tung Ngo MLC。當然主角是黎文孝先生和黎夫人Lan Le,還有他們的兩位公子,Kim 和Don Le。 黎文孝先生感人致詞,有一段他說:我們夫妻在州總督時,常到各地走動,常見各地人民,和他們聯系。有一次,到了 Alice Springs...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編者按》州總督黎文孝2021年8月31日將退下,任期限已到。人們傳“他該榮歸,退休”,但是他說不會,還會參加社團活動,先休息一陣。 《南澳時報》本來定好今年8月8日擧行慶祝24周年活動,請他來,同時也為他擧辦“退下”的晚宴。活動海報,酒席場地及售票,我們同仁都準備好。一下子COVID-19突來,搞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老總”決定,不辦了。明年才慶祝25周年的活動吧! 於是,好消息來,州總督府傳出,他要見我們----他的老朋友!所以,這個是那天晚上我們四個人見面時談的記錄。 2020年疫情時候。州總督府傳出他闗心民間健康和生意,不久,他和—班政府部門官員,有李菁璇上議員州長助理部長同行,探望慰問中國城商家,他知亞裔創業守業艱難。 2021年初,特別打聴我們在疫情期間,是否安全。知道我們安全,他也放心。 2021年,7月8日下午6時半多幾分鈡。我們四人在水井坊餐館見面。 見面,他坐下來,在Grote Street水井坊餐廰的一個包廂,進食晩餐前,我們一起喝茶,問候彼此”家人和夫人好嗎?” 知道我們和家人多都平安,他高興。 回憶在當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他對於每年南澳舉行國慶日時説:“在我之前,每年參加國慶日,寥寥無幾,都是玩古董車的人,多是白人英格魯-撒克遜,不會超過二百人。我來主持,説要多奌人參加,彩色點。旁人問你怎庅做?我那時多認識越南社圑人士,我就在那(社團)開始。然後,漸漸的,增加到五百人、七百,不久別的族群人們也耒參加,人數增到千二,千五。現在已到五至七千人參加。” 但是,還有不少人中意國慶日要由白(澳)人主導和參與,現在還有此聲音。可是今天澳洲已不同,多元化彩色多了。 陳文芳兄回想,2005年,州總督黎文孝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常到中國城打基礎,找人幫助推動他的想法和做事。然後在文芳兄,韓醫生和南澳時報和華人協助,一起推動他對多元文化部門的想法和政府的政策。 他在2006 年至 2009 年擔任南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 (SAMEAC) 主席。 於 2007 年至 2014 年擔任本州的副州總督。開始2015至2019年。到了2019 年 6 月,南澳州長史蒂文。馬歇爾 (Steven Marshall) 宣布,他原州總督任期延長兩年,延至 2021 年 8 月 31 日,才步下他州總督的任期。 那段時間我們—起工作,我們友誼由那漸漸產生,至今已十幾快二十年,我們四個還一直互相関心,互相支持,友誼長久,真的長春。 <<圖:*州縂督黎文孝閣下簽了他的名字,接著用英文寫了“友誼萬歲”。我們每人簽上自己名字。各人手上留住此紀念卡。多出來的第五張給小韓,她是為我們製造這張紀念卡的女孩。>> 笑談期間,韓正德醫生(老韓)拿出五張紀念卡片,片,是他孫女小韓代我們設計和製作,裡面圖像和內容,老韓解釋給大家聼,他來澳洲居住了下來,愛這塊土地和友善的澳洲人,這是他的心聲,如下: “我的心在那裡,那裡就是我的家。 我們是澳大利亞人。 Where is...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