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國際 台湾

台湾

白宮解密:雷根對臺的「六項保證」

白宮解密:雷根對臺的「六項保證」 《本報訊》2020年8月31日,美國在臺協會(AIT)官方公布一份正式解密的白宮備忘錄,內容是美國前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對中美兩國在1982年簽訂的《八一七聯合公報》,同時對於臺灣軍售內容有關。也解密和臺灣兩個機密的電報。 重點是;美國同意減少對臺灣軍售的意願,以中國持續以和平解決兩岸分歧的承諾為先決條件。 雷根的六項保證是;假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臺灣采取敵對侵略的態度,或建立軍事投射能力、導致區域的不安全或不穩定,美國將增加售給臺灣。 眾所周知,美臺關係的基石首推中美簽署的「三個公報」(上海公報、建交公報、八一七公報)以及美國國會通過的《臺灣關係法》,同一天生效。 《臺灣關係法》表明,「美國將提供臺灣必要數量的防禦性武器和防衛物資及技術服務,使台灣維持足夠之自衛能力。」 而《八一七公報》中,美國政府主張其外交上的“一個中國”政策,是基於“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臺灣關系法”制訂的。 《八一七公報》中:“美方認識到(英文為acknowledge)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堅持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注:美方指出,是認知,而中文卻用「承認」,但是,這兩個是不一樣的。)並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not to challenge),它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關心,並隨著地區緊張局勢的緩和將逐步減少駐臺美軍設施和武裝力量。” 美國還表示,無意侵犯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無意干涉中國的內政,也無意執行「兩個中國」或「一中一臺」政策。 *美國在該公報中就對臺售武問題做出了明確的承諾,最重要的三條包括: *“向臺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 *準備逐步減少它對臺灣的武器出售; *經過一段時間最終得到解決。“ 另外,「臺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承諾「逐步減少對臺軍售」。 這份公報表面對臺灣不利,可是雷根當年與蔣經國總統同步協商,提出對臺「六項保證」。根據美國在臺協會的中文版本,“六項保證”是美國: *未同意設定終止對臺軍售的日期 *未同意就對臺軍售議題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征詢意見 *不會在臺北與北京之間擔任斡旋角色 *未同意修訂《臺灣關係法》 *未改變關於臺灣主權的立場 *不會對臺施壓,要求臺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談判。 對於這份解密文件,涉外人士表示,多年來美國軍售臺灣就是依據這份備忘錄,至今如此。 據知臺灣有學者多次指出,《八一七公報》對臺灣國防安全造成極大傷害,現今中美貿易、經濟、政治、教育等關係惡化及快速惡化中,「廢除八一七公報」的聲音,再度浮出水面。 回顧,美國與中華民國於1979年1月正式斷交,美國國會在當年通過《臺灣關係法》。三十多年來美國政府基本上忠實地執行了《臺灣關係法》,同時在執行「一個中國」政策,美國不斷強調,他們是基於美中「三個公報」上。  

金門八二三砲戰:62年了,蔡英文獻花

金門八二三砲戰:62年了,蔡英文獻花 《本報訊》周日(8月23日)剛好是金門八二三砲戰的62週年。 台灣總統蔡英文當日上午到金門主持公祭及追思活動,她為當年犧牲的將士上香獻花。遺族代表共同參與,表達哀悼與緬懷忠義愛國情操的軍人與致意。隋同蔡英文的有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國防部長嚴德發、參謀總長黃曙光、陸軍司令陳寶餘、金防部指揮官賀政、金門縣長楊鎮浯等人前往金門太武山公墓參加活動。 另外,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處長酈英傑(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他率領8人代表團也出席這個活動。 追思現場,有一位當年參戰的老軍人,看到蔡英文,站得直挺,對她說謝謝。但蔡英文趕快跟他說,“是國家要感謝各位,如果當年沒有大家不分前後到來、不分族群,展現對臺澎金馬命運共同體的精神,浴血奮戰,就不會有今天的民主自由。” 據知,1958年8月23日,金門是臺灣的前線軍事基地,僅僅150平方公裏的金門島,2小時內,就遭受47萬發共軍砲彈襲擊。金門島官兵和民眾上千餘名傷亡,其中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官趙家驤、章傑當場身亡;另一副司令官吉星文被彈片重創,三天後終告不治。金門島戰況慘烈,但最終臺灣國軍還能成功守住金門,保住了臺灣本島的安全。 當時,美軍的第七艦隊和武器物資援助,也助臺灣守下臺海第一線的和平。 典禮後,酈英傑處長到水頭碼頭,也向兩名在1954年金門93砲戰中殉職的美國軍人獻花致意,這兩位美國軍官是孟登道中校和法蘭克‧林恩中校。 美國在台協會稱,「這樣的紀念活動一再提醒我們,今日美台的安全合作,是建立在多年,也讓我們引以爲傲,歷史之上,我們切實實踐『真朋友,真進展』。 美中關係不斷惡化之際,美中對抗及兩岸局勢緊繃時刻,美國AIT酈英傑處長此舉受備受矚目,具有一定意義。

俄羅斯 :第一支新冠疫苗 ? 世界觀望!

俄羅斯 :第一支新冠疫苗 ? 世界觀望! 《本報訊》俄羅斯衛生部長8月1日表示,研制的疫苗成功通過所有必要檢測,9月開始將大規模生產疫苗,可能在10月開始大規模接種新冠疫苗。 8月11日(周二),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衛生部已經批準這一世界首支新冠疫苗。這新冠疫苗是由衛生部下屬加馬列亞流行病與微生物學國家研究中心(Gamaleya Institute)研制,而且通過所有檢測,證明有效,可對人體形成持續免疫力。 消息激起千層浪,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在內的專家紛紛就常規疫苗實驗應該遵循的步驟。 普京宣布已經註冊全球首款新冠疫苗。普京的一個女兒已經接種了疫苗。他女兒在第一次接種疫苗後,輕微發燒,體溫38攝氏度。第二天她的體溫降,但略高體溫於正常,之後都好。 據俄普京本周二表示,經不到兩個的人體測試後,俄羅斯衛生部批準“世界首款新冠疫苗”。他說:""我想重申安全和有效。" 可是,世界又有何想呢? 《美國之音》訪問了臺灣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癥與疫苗研究所生物製劑廠執行長劉士任博士,他在<時事大家談>被問;正式登記在冊的全球開發中疫苗有165種,有保握的,其中有“29個新冠疫苗進入了臨床試驗,7種疫苗進入三期臨床試驗,而俄羅斯的疫苗被沒有列入其中,那麼,俄羅斯疫苗何以橫空出世? 劉士任博士表示:“俄羅斯的疫苗和英國、中國研發中的疫苗相似,並非獨特。” 而且,俄羅斯只在進行了不到2個月的人體試驗,之後,宣布開發出世界上第一支新冠疫苗,讓世界震驚。 大多數國家的科學家指責說,這是“愚蠢”和“危險”的做法,可是,也有一些國家表示對俄羅斯疫苗有興趣。 劉士任在<時事大家談>節目說:“俄羅斯疫苗基本上屬於重組腺病毒疫苗,重組腺病毒疫苗基本上利用腺病毒來替代一段新冠病毒的基因,來做成疫苗,所以它本身也是一種活病毒的疫苗。世界上也有幾個國家也都是在做,包括牛津大學的也是腺病毒,在中國大陸也是一樣有腺病毒載體的疫苗。” 劉士任指出,緊急使用疫苗要有計劃的,在可控制的人群中試打,要有醫療支持和保護,跟蹤接種後的反應和副作用。他說,理想的疫苗的副作用要低於千分之一,而俄羅斯的臨床試驗人數遠遠不能確保疫苗的安全性。 專家指出,這種疫苗通常更難測試,更難確保機體對感染的特異反應,因此臨床研究階段耗時更長。 美國一些專家指出,俄羅斯疫苗跳過了三期試驗,就獲得政府批準,並將在10月份進行大規模接種,這是在邁出愚蠢和危險的一步。 另外,據《美國之音》報道,前沃爾特•裏德陸軍研究所病毒專家林曉旭說,只對 “30多人進行臨床試驗,試驗的數據都沒有公布,完全是黑箱作業,決定是出於政治和商業利益。” 林曉旭說,理想的疫苗的副作用要低於千分之一,而俄羅斯的臨床試驗人數遠遠不能確保疫苗的安全性。 對於鍾南山宣布,中國計劃和俄羅斯共同合作開發新冠疫苗,林曉旭說,“鐘南山的說法只是一種政治上的宣誓而已。”

美國軍艦:今年第8次穿越臺灣海峽

美國軍艦:今年第8次穿越臺灣海峽 (圖片來源: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臉書) 《本報訊》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官方推特5月14日發布消息稱,美國海軍的第7艦隊(US 7th Fleet)「馬斯廷」號驅逐艦(USS Mustin)於5月18日航行通過臺灣海峽。 臺灣國防部星期三證實,「馬斯廷」號驅逐艦戰艦由北向南航經臺灣海峽,往南航行,此美國軍艦執行一般航行任務,狀況正常,其任務是支持印太地區的安全與穩定。 中華民國軍方全程掌握臺海周邊的海空域相關動態。 中國軍方星期三(8月19日) 說,已經組織海空兵力全程對美艦進行跟蹤和監視,也說全程掌握。 據知,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US Pacific Fleet) 公佈消息和照片並表示, “馬斯廷”號星期二航經臺灣海峽進行例行作業。 公開資料顯示,這是今年,美國軍艦第8次穿越臺灣海峽。

昔讀離騷

昔讀離騷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衆芳之蕪穢。> 有感世道之變質而詩成<離騷篇>,讚嘆屈原峭峻風骨,洛夫先 生抄錄之。 祝君 端午瑞祥 詩風巍巍 心境一葉扁舟,消遥千山萬水。 離騷篇 方 明 江淡 月無眠 萬般物華沉澱無息 我是昨夜醉醒的 騷客 驟見一幅黃昏垂落 對岸漁火 成星 飽讀萬卷書 羞見宮廷說客 朝夕笙歌 我怒罷朝笏 換來聲聲浪跡 背遙荊州 猶恨風月不解癡情 無教坊遙歌 送我一亭 又一亭 過盡千嶂 舟子橫隔河河 傳說如午后揮虹 弧斷天際 暮夕我喜詠觴江旁 那失調的民謠 歡躍鱗鱗水族 怕故國凋落秋色 懷王,你樽中搖盪的江山 酌成杯杯熱淚 長飲千日 而巍峨華殿 殘褪無聲 借一把風 借一片江煙 我飄逸的衣袂載動幾許離愁 縱有落水銀花 美如散髮 縱知銅鑼棹響 未罷寒宮 我獨沉暮色 莫待詩篇 成冊

臺灣臺北遊之一:臺大公館

臺灣臺北遊之一:臺大公館 作者:潘家發 /南澳時報 我們從悉尼飛臺北,那是2018年12月13日早晨,機場打車去忠孝東路四段的air bnb,住宿安排後,休息一下。就塔地鉄去見一位老同學,在臺大附近地區吃午餐。 這個地區已三十多年沒來到了,變化非常大,多了很多高樓大廈,乾淨很多,交通也很井井有條,沒有往日的零亂;交車、公車、機車橫沖直撞, 毫無顧忌,左右開車。 走入羅斯福路四段和汀州路間的幾個巷子裏,那是有名的臺大公館商圈,大多消費都以學生族群為主。有餐廳、簡餐店、咖啡廳、飲料店。更有便宜的美味小吃,有不起眼的店面,也有赫赫有名的《老二攝像舘》老店還在那,《大學鐘錶刻印章》的老店也還在,幾十年了。臺大公館區是三步一家,販賣年輕人衣服、飾品、用品的商店,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樂的,應有盡有。 老同學建議去《峨眉餐廳》吃午飯,老馬識途,這家在學生時代,我們是很熟悉的,他家應該也開了超過五十年以上。飯菜服務還不錯,面對學生的市埸,不多要求,不可厚非的了,吃飯中也聽到女服務之間用越南話対話,也覺得“新奇”,老同學多見少怪;目前越南族群在臺灣相當多,據統計居住在臺灣的越南人,越戰後的難民,以及在臺灣工作、或與臺灣人結婚並移居臺灣的越南人。今日,根據內政部及行政院主計總處在2013年9月統計,臺灣境內約有114,694人士。大多是配偶身份,全臺境內共計有88,675名越南籍配偶。 在《峨眉餐廳》吃飯時,我刻意留心他家的老闆是個“年青”人,比我小的都算是“年青”,問他: “你是老闆嗎?” “是的。” “那你是接你老爸的生意?” “是的。你認識我老爸?” “是認識的。年青時常在這裡吃飯。你老爸、老媽還好?他們也應七十多了?”我問。 “還好,我父母都好,已七十多了。”他答。 真的,很幸福呀!但願峨眉餐廳(人)長久!照顧大多消費學生族群。 我1973年就到了臺灣,喜歡臺北,也住了下來,常出入這個地帶,那時越南僑生多愛住在景美區,興隆路和羅斯福路五段的地方,中午多愛一起去吃飯,所有羅斯福路四段的餐館多吃過,誰家好吃,誰家便宜,都清楚。後來上了大學,各入大專,各奔前程,就少聚在一起吃飯了。吃飯和“尋飯吃”(找工作),實實在在的,不愛華而不實,那時臺北工作也是容易找到的。 我就好運,畢業後,我還在附近的高中教書,還跑了幾個補習班和家教,所以常“駐”在此。 也常與好同學相約來臺大、公館附近,吃飯、看《東南亞電影院》回籠的老電影。愛在那裏買書、吃小食,或是上電腦課,或旁聽臺大物理系的課。無論多久,流逝的歲月,這裏仿佛永遠保存了一種單純,是學生的單純,以及永不褪色,臺大風情美好的回憶,那往日情懷。 除了在1980年在旁聽臺大物理系的課,更早的1974-75年,還沒上大學,是個窮學生,常愛在此站著“免費”看書店的書和雜誌,他們這裡臺大附近書林,新生南路三段上特別的獨立書店,多有我的足印,多時流連忘返,有時沒錢吃飯,也留錢來買書,是的,無可救藥的窮書生! 今天,在《南澳時報》辦報紙的想法和處理新聞的理念,多是那時建立起來的思維和接受多元、民主政治制度的教育。 那時喜愛讀胡適之和殷海光著的書,尤其殷海光極力推崇的西方普世價值觀和民主制度。也愛殷海光和雷震在《自由中國》極力鼓吹兩黨制。殷海光文章“厲害的”地方是,充分使用邏輯的概念來分析政治和文化的問題。 深受殷海光對海耶克著述的書,最影響的是翻譯海耶克《到奴役之路》,文星書店出版的。那時我是個年輕人,讀了,似懂非懂,但還是硬頭皮去讀。 哈耶克在書裏主張,蘇聯和納粹德國這樣的國家早已經在“通往奴役之路”上了,而許多民主國家也正在往同樣的路走,重蹈其覆轍。他又寫道:“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在個人主義倫理學看來是對於所有道德的否定“。 又道,“所有的集體主義社會,從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到斯大林的共產主義,都無可避免地會邁向專制極權。” 那時21嵗的我,怎麼也就是不明,它在說甚麼!,是好迂的,也算好高騖遠的了!

臺灣臺北遊之二:我們的老同學,方明

臺灣臺北遊之二:我們的老同學,方明 作者:潘家發 /南澳時報 第二天,老同學代我們約上方明,他是臺灣的詩人,寫現代詩而馳名,是我們夫妻的老同學,初中到高中在一起讀書,青梅竹馬,他近來這幾年已半退休。—見面他即刻責怪:上次見到你是二十五年前,不想下次見到你,又另外個二十五年。我説:不會的,我現已慢了下來,多出的時間,就去旅遊,見老友,時會常飛臺北的。 方明在詩壇有他重量級一角之名,我早年讀過他出版的處女詩集〈病瘦的月〉,應該是一九七七年左右吧。一九七七年,我夫人(那時未結婚!)澳洲飛臺北,方明出版散文詩集〈瀟灑江湖〉,送她一本,我們今家裏還留著它!他的詩有美譽為:「在語與意象的經營上已經相當成熟與契合」。 之後,大家各為了謀生,我們就沒聯繫,他去了法國發展時,有跟我聊過,我是知道的。經商有成回到了臺灣,今天,臺北又見到他,更有緣分,被邀去他的詩屋。看!我們幾個高中同班同學在他的詩屋拍的相片,更美,有代表性母校《鳴遠高中》的精神,聊了往日求學美好的時光、往日老師、同學、老房(數學老師)常找方明數學問題的“麻煩”,加上有某女同學來問他數學問題,逼他去補習,一下子學業猛飛進步,成了數學“高手”,提了往事,他真的笑了。時間也過得真快,嵗月還不留下來,時間太短,難相聚在一起話當年,還要秉燭夜遊呢!於是,方明建議帶我們夫妻夜市遊;就去寧夏觀光夜市吧。 到了那裏,我就馬上想到,這就是以前的老圓環的嘛,他說:對了。住在臺北時我們常常去吃臺灣小吃,味道一直留在我的心中,只不過是,以前我們吃在路中間的圓環,而現吃在夜市裡,吃的風光、風味是否有所不一樣? 臺北美食實在太多 ,寧夏夜市是古早傳統小吃之一,看來琳瑯滿目,如沒人帶,你會有些眼花撩亂,這是我們當年做學生愛吃的。這裡的小吃,的確,有著濃濃臺灣小吃味道。鮮美又清甜的蚵仔煎,還有香噴噴的滷肉飯,更是雞肉飯和大腸蚵仔麵線,掛著燒鴨的(是否明爐的?),火辣的沙茶牛肉,人人愛滋補和養顏的傳統豬肝湯,那邊你會找到臺南碗粿,是否來自府城的?不知道!每次去你怎會忘記點那沙拉的魚卵和吳郭魚湯呢?令人忍不住,津津樂道,美味得你大動食指,懷念無窮。 在搭車去寧夏觀光夜市,我借著空檔時間,上網查一下,在那個攤位找到好吃的?Google 吧!你可能在以下的攤位找到好吃的,去試一試吧,不要太信網上人說。 說是「慈音古早味阿婆飯糰」,每天晚上一開張,大排長龍,也有一說,排隊時間至少要30分鐘,才輪到你。這阿婆飯糰依舊有兩種可選鹹、甜口味,鹹的裏面包著老油條、酸菜、蘿蔔乾,而甜的飯糰,是包著老油條、花生粉、砂糖。 接著試一試,「賴雞蛋蚵仔煎」跟圓環邊蚵仔煎。好像人說;寧夏夜市裡有幾家在賣蚵仔煎,生意都不錯。平均排隊時間大約20分鐘或以上,是正常的。 賴雞蛋蚵仔煎和圓環邊的都賣蚵仔煎,但這兩家口味不太一樣,前者的蚵仔煎的口味稍淡,賴雞蛋蚵仔煎表皮稍厚,是火候足,煎得焦焦,味道香香,可能如此,這家排隊長龍比較長!但他家蚵仔粒很小! 後者醬汁比較濃郁,蚵仔品質較好和穩定!環境乾淨,服務品質較好。 還得去試一試吧,不要太信網上說的。 靠著蓬萊國小校園的圍牆是劉芋仔,值得去惠顧,位於寧夏夜市中段,40多年的老店。又說早年開在林森北路,後來搬到寧夏夜市,賣的只有兩樣東西:「蛋黃芋餅」與「香酥芋丸」。是外帶的,所以排隊時間短,10分鐘就可買到。調味非常單純,味道是芋泥香,越簡單的小吃,越令人“簡單”的回味。你說是不是? 我們走了走了,累得很,一百多十個公尺的寧夏觀光夜市,走近個小時。休息一下吧。同時感謝我們的老同學:方明帶路。那天的晚餐,我們就在隔壁的那條街,迪化街的「度小月」用餐。(還記得;印象中迪化街是賣很多年貨、很多乾的幹貝的那條街!有機會再説臺北市的迪化街吧!) 記得在臺南就讀大學時,偶爾也去「度小月」中正路那家,吃他們家的麵。「度小月」源起於臺南,他們先祖是補魚為生的人,(那是124年以前的了),每年小月在海象無法出海捕魚時,爲了度過這個小月,就賣起麵來,爲此「度」過「小月」。他家賣麵因口味獨道,故廣為大眾接受,「度小月」就成為金字招牌,目前已傳至第四代,還繼續經營,是不簡單的家族生意史,敬佩!

臺灣臺北遊之三:遊陽明山

臺灣臺北遊之三:遊陽明山 作者:潘家發 /南澳時報 這次飛臺北,所出遊的地方,皆由美芳陪著我們,美芳是我們老同學,和我夫人更是好友。第三天她約另位老同學何彩,也是同班同學,何彩開她的 轎車和我們遊陽明山。 陽明山早期叫草山,整個山長出五節芒之類芒草,1950年蔣介石到臺灣不久就住在那,為了紀念王陽明學者,將山改名,1985年,改稱國家公園。一般說;陽明山是大屯山、七星山、紗帽山、小觀音山,和臺北市士林、北投部份山區,還有新北市淡水、三芝、石門、金山所包括一起稱之。以前,還未進大學時,常跟朋友去金山露營,多停留一個周末。(現在已12月份了,陽明山芒花開的季節已過,一般到11月上山賞芒草已終止。) 這次,就乘坐轎車上山,一路由市區開上山,路況也蠻好走,風景也不賴,也許累,“愛睏”想睡,進入半睡眠狀態。耳邊就聼一個老先生對我說: “你去陽明山,看山?” “不是,我去遊山。” “你知道,古人說要尊畏父如天,敬愛母如地?大地如母親,她滋養著萬物?” “我知道。” “山是大地的一部份,有一類山叫火山,如大地的乳房。。。”, “慢著,山和乳房有關?” “火山活動時期常噴出火焰、紅巖溶漿如母親奶汁。” 我嘀咕著:還有這種比喻! “這裡附近有大約20座火山,20百萬年前還在活動著,又大約20萬年前已停止活動。你應去看看,火山口還冒出來的彌漫的蒸氣和林中的硫磺噴出氣來!尤其提醒件事:到山上不要隨地“方便”、不要濫墾濫伐,也不要隨便在樹上刻字表示來此一遊,不要惡意去破壞生態,這樣可能<魔神仔>不會找你麻煩。玩得開心!小心開車!” 我恭敬說:“謝謝您Google土地公,給我<小油坑遊憩區>和<冷水坑溫泉>和<魔神仔>的情報,我不會做不文明的事!”。 小油坑海拔約805公尺,在七星山西北麓,是七星山步道的登山口。有一處長年火山噴氣孔,凹口式的地形,底下仍留著熱能,水熱遇後,累積蒸氣,在地下斷層附近噴出氣體,漫天散發在空中。我們見到人們站著在欣賞硫磺結晶,有一串串晶狀的,也有針狀的,美麗新奇,人們聽到噴氣口的爆裂聲,也是體驗到後火山活動的情形。 拍了照之後,我們停一會,然後,開車往冷水坑去。知道這個景點是免費的,無需買門票。冷水坑原來它的溫泉溫度在攝氏40度左右,比其他溫泉低溫,故稱「冷水」。其他溫泉約90到100度攝氏。 我們一行參觀冷水坑公共溫泉浴室,位在大馬路旁,地標蠻明顯,看到一個外型像是大涼亭,底下坐著好多的人,那就是。因我們穿上好捲的褲子,泡泡一下腳就可以,感受免費露天的溫泉。 大家都是光著腳丫子,不認識也並肩坐在一起,享受大自然給予泡腳的奧妙體驗。我們同學間用粵語聊天,忽然間,留意此池內的人多會講粵語,問一問,才知他們多由香港來,是旅遊的觀光客,雖然冷水坑的泡腳區只有一點點位置,但是人們很快就離開,很多旅客都是來體驗一下而已,不會坐很久。 除了露天泡腳區,還有免費泡湯,不過裡面積不大,都被一群人佔滿了, 我們只看一下,然後離去。 陽明山這座充滿風光明媚,聞名遐邇、遠近馳名。對於土地公說<魔神仔>的問題,因爲回程經過座落在陽明山山腰的文化大學,鳥語花香、幽靜的校園,我以前聼的故事,作爲這篇文的結束;文化大學是歷史悠久,最“高”學府,華岡校區興建於陽明山山腰,文化大學有個忠館旁邊的「曉園」,它是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夫婦衣冠塚,創辦先生字曉峰,所以取為「曉園」的名稱。據說,有學生情侶半夜到曉園去談心散步,有一次聽到一個低沈的聲音說:「快點回去吧!」 有人說不讓學生夜遊太晚,耽誤課業,所以創辦先生出"聲"了。 我們在外逗留太久,回家吧!。 靈異之傳說,人是否“見到”靈異,那可能是磁場強弱和同頻率的問題,和不同頻率的靈異,不法影響人腦波和它“接通”,故不易“見到”靈異現象而已,我猜的,信不信由你!

臺灣臺北遊之四:蔣夫人的老爺車和紅豆鬆糕

臺灣臺北遊之四:蔣夫人的老爺車和紅豆鬆糕 作者:潘家發 /南澳時報 我們今天去了士林看故總統蔣中正先生和宋美齡夫人的官邸,那是長期以來,被賦予神秘面紗的地方。借著此機會,去看一看,滿足好奇。然後,我們計劃去臺北圓山大飯店吃睌餐。 這兩個地方都和蔣中正和夫人有關,士林官邸位於中山北五段與福林路口東南側。 原在日據時代為總督府園藝支所,1950年以後,它成爲蔣先生官邸之一,這裡蔣先生和夫人度過26年的住所。1975年蔣先生逝世,之後,蔣夫人就長期旅居美國,官邸周邊園區在1985年結束四十餘年的管制,1996年就開放給民眾參觀,政府要讓大衆了解第一家庭往日點點滴滴的生活, 1995年起進行修復,1998年11月底完成,對外開放,士林官邸是觀光臺北的好景點。過去,這一直門禁很森嚴的地方。 它分為外花園、內花園與官舍三部分,外花園有溫室盆栽區和玫瑰園區,栽種蘭花和玫瑰。聼人說,蔣宋美齡夫人很喜愛玫瑰花,而蔣先生最愛的是梅花;內花園有西式庭園和中式庭園各一。 我們從福林路進去,沿著入口,見綠色林蔭大道,白色的停車棚,是專停蔣先生座車及隨扈人員用車,棚下還停一部1988年份的,7座位的凱迪拉(Cadillac),據知那是當年蔣宋美齡夫人的座車。車牌是EG0123,人們說那是紀念自由日的一月二十三日的日子。〈一二三自由日〉是為了紀念韓戰爆發後,被盟軍俘的誌願軍在1954年1月23日被遣送回臺灣,而定下來的日子。 官舍為二層樓建築,屋頂鋪設黑瓦。一樓為會議室,二樓為蔣先生夫婦的起居的空間。 我想起,以前讀過一篇文是作家王豐記述;《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的日子》的書,侍從副官翁元口述:關於蔣先生和夫人生活習慣之差異,他們喜好的事物大不相同,一同生活數十年,從來不互相幹預,彼此尊重對方。例如,蔣夫人非常愛看電影,愛看到廢寢忘食,夫人愛看片子要看完才肯就寢,而蔣先生從不會讓片子誘惑他,看不完,到時間該睡覺,他就一定會停下來,去睡覺,下次再看。 夫人是喜好閱讀英文書刊,畫國畫。她是十足的夜貓子,飲食皆是西餐,蔣先生不同,則他喜歡精緻的江浙小菜(家鄉味),彼此相敬如賓。可是他們夫妻也會吵架的!我以前臺北某高中的同事這樣說,據知這位同事是蔣先生的侍衛! 花園內有一座凱歌堂,陳設相當簡單,是他夫婦做禮拜的教堂,屬西式建築,內部陳設中國傳統式的風格。 堂內,共有六十座位,前四張大座是蔣先生、夫人與倆位特別貴賓的座位。那在四張大座有保護,椅背上皆有防彈的鋼板。 我們去看了福山上有一座「慈雲亭」,是蔣先生紀念母親所建造的,沿著石梯步道上去可欣賞社子島、觀音山和淡水河的美景,借此享受一下大自然優美和悠閒的下午。 士林官邸在各個季節,搭配展場造型物佈置,呈現各個樣貌主題,是好去處。假期多舉辦菊花講座、街頭藝人表演、音樂表演、藝文活動,展場非常熱鬧。官邸特別多有花展,以懸崖菊、大立菊、造型菊、大菊、小菊及菊科草花等。 走呀走,也累了,接著我們離開士林官邸,到臺北圓山大飯店吃睌餐。 這大飯店是代表臺北市的地標之一,是很美麗的建築物,整棟是古典風格、中國宮廷式的設計。圓山大飯店高聳的,它位於圓山之山腰,前面是基隆河、後面靠著陽明山,東邊可望到松山、西邊眺望淡水美景,風水好地。坐在餐廳用餐,空間非常寬敞,樓底高,落地大玻璃,景觀開揚,視覺上的大享受。 老同學選〈圓苑餐廳〉,對它有信心,因愛多樣化美食,簡單的吃,主要我們聊天,四個人(後來加一,成五人!)點些淮陽上海美食(他家是江浙菜系為主,近來也有淮安名菜、北方小吃,臺灣料理),點厚片蔥油餅,蔥油餅讓人吃到類似麵粉狀的糊糊口感。小籠湯包,湯汁飽滿,入口鮮味四溢。 其他的菜如: 煨麵,紅豆鬆糕等也都很好吃。還有圓鱈,真是其他地方吃不到。蔣宋夫人摯愛的糕餅,紅豆鬆糕,紅棗丸子,一定要吃。在環境典雅的圓山飯店內用餐,讓人如置身宮庭內的感覺,很棒的,是很不一樣體驗。 感謝美芳相約我們夫妻。

臺灣臺北遊之五:西門町

臺灣臺北遊之五:西門町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我們去西門町不是看電影,不是買新潮時裝,不是吃甜不辣或牛肉面,而是回到往日年青求學時的記憶,追思過去的西門町的情懐,也觀看臺北近數十年來的進步,因爲旅遊臺北,就好像有一種囘家的感覺;言語,文字,風俗,人情,樣樣都熟悉,連未曾經搭過地鐵(臺北捷運系統)的我,盡管已25年沒回去臺灣了,但一聼到廣播地名,臺北東西南北方向的地圖馬上就出現在腦海裏,那樣熟悉又那樣陌生。熟悉是因爲地圖、地名還在,陌生是因爲街道、大廈林立,高架橋,寬大道路,地鐵,高速公路等,臺北已發展爲世界大都市之一。 西門町區域是四條街圍成;中華路、康定路、成都路、以及漢口街。西門町1920年代日據時期已發展起來,它一直是年輕人、學生最愛去的地方。 西門町有20多家電影院組成,叫電影街,在臺北要看電影首映,去西門町準沒錯,同時這裡吃喝玩樂(加上小偷!),樣樣都有。 幾乎每個周末都有小型演唱會、簽唱會、唱片首賣會登場,各種電影宣傳、街頭表演等活動也常見。我們見到很多年輕人,排隊等候歌星在他們新買的唱片簽名,隊伍排得長長的。 西門町也是表演者、唱歌者、打鼓演奏、水晶球特技、街頭藝術家的好地方,也是洋人“表演”賺零錢的好地方。那天去,我們就見到一個洋妹,站在那,眼睛已矇上,問一下才知道,是俄羅斯小姐,因旅遊用光了錢,想方法賺錢,提供觀衆上去擁抱她,條件要“付”錢,放到地上她的帽子裏。見不少臺北人“資助”她,我太太沒抱她,但也“資助”了。 在西門町的街頭,樣樣新奇,感官也易得到滿足。我特愛看電影畫板,各色各樣的電影在演,又驚嘆又新喜。你可能無意遇見港臺明星在此,當年林青霞大美人就在西門町被人(星探的)找到,圓了她沒想過的明星夢,於是我們就有《窗裏窗外》等愛情電影看了。 西門町藥樁店特多,賣面膜化妝品也不少。有人說來臺灣旅遊,發現面膜是1 打盒買比較便宜,很劃算,有的貨品買2 送1 又更便宜,我聼身邊站的一位小姐說:面膜有抗皺的、抗老的、補水的、拉提的,這些東西用了,像三分鐘就變新春活力(廣告的!),如“十八 姑娘一朵花”那樣的美容,打折化妝品讓人超失控。她就買每一樣二 送一,買得不亦樂乎! 去西門町,也看臺北市著名的文創藝文場所,就是西門紅樓。 那是1895年日治時代,大量日籍移民進入臺北市,城內建築分布的如艋舺、大稻埕已成形街市,臺北城西門附近為日人居住處所在的了。 日本人稱紅樓為八角堂,紅樓建於1908年,當時日本人認為,西門紅樓是亞洲娛樂樣版的重鎮,它是娛樂鑽石之地。 1949年後,外省移民來了,紅樓劇場的西門紅樓成他們心靈的慰藉,改名為滬園劇場,演戲,說書等。輝煌的電影和演藝盛世,電影使西方思想和文化在臺灣風行起來,紅樓很受到當時年輕學子的歡迎,後來又改名為紅樓電影院,開始播放電影,李翰祥大導演的《江山美人》等黃梅調電影和其他國語電影,在此播放,紅樓是早期電影街起始之一。 它成了我們當時年輕學子的記憶,兩層高的紅磚八角樓,很長一段時間,它又破又舊,後它又聞名起來,因爲以專門播放“小電影”(色情那種!)。 另一個“聞名”,過去這與新公園一樣,都是同誌圈(同性戀人)的聚集地。 紅樓還有一個創意集市,賣一些很漂亮的小東西,滿有設計感的那種。再往集市後門走,你會發現一個露天的酒吧,那裏有很多洋人在喝酒聊天,可惜我們沒有時間,可坐下來在這裏喝一杯酒或聊一聊。 心起來潮,怱然間想去看萬年大樓,這個大樓是1973年蓋的。有一段時間,臺北熱閙旺盛潮移到東邊去,西邊已漸漸的冷落下耒,但是萬年大樓還不衰,沒有冷埸,多少人在上世紀七十、八十年代持有的回憶,是聞名的「冰宮」,它承載了臺灣70年代年輕人的追憶,那時,我們去西門町,一定要去萬年大樓,要去冰宮,要吃甜不辣。 今天,萬年大樓賣很多青少年喜愛的服飾,是流行那種,賣球鞋、手錶、香水、手機、遊戲、玩具、漫畫雜誌等,都可以找得到;不要忘記去四樓,它有許多賣有特色模型玩具店,也是青少年最喜歡逛的地方;湯姆熊歡樂世界(臺北金萬年店)就在五樓,賽車音樂機臺等遊樂設施,樣樣具有,是人見人愛的休閑場所! 依然不老,西門町走過了百年,還散發出來迷人魅力,它繼續年輕,不停帶領著年輕人的追隨、創造出年長人美好的回憶。西門町依舊繁榮,是現在外國遊客來臺觀光的好地方,萬年大樓持續有著國中、高中生最愛去的地方,這充滿著歡樂商場,是歷久不衰「萬年」樓。 後記;13/12/2018 到臺北,停留了5天,18日就飛越南了。在臺期間,見了一些老同學(還有很多無法見到,抱歉了!),期間,老同學約我們夫婦遊山玩水,重溫以前在臺求學的日子,是值得懷念的,我們永遠的記得,讓我借此感謝老同學們的招待,感恩和懷念臺灣,讓我們從溫往日情懷,美好回憶,再見!

前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逝世

前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逝世 《本報訊》李登輝(1923-2020),星期四(7月30日)因病在台北榮民總醫院去世,享年98歲。 李登輝獲得蔣經國提拔,1984年成為台灣第7任副總統。1988年1月蔣經國去世,李登輝繼任為總統,後接任國民黨主席。 李登輝是台灣首位民主選舉產生的總統,也是台灣第一位土生土長的本省籍總統。終結了幾十年兩蔣威權主義的時代。他在台灣執政了12年。 李登輝台灣民主轉型成功,不少人稱為寧靜革命,李帶領台灣完成民主化,在改革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台灣成爲今天所看到的民主燈塔,國際上贏得了“民主先生”的美譽。 從1990年,台灣的國會全面改選到1996年的台灣總統直選,在李登輝的主導下,這一場為擴大人民參政權,台灣民主的轉型成功。 他的“兩國論”,在1999年提出,揭櫫台灣和中國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目的確立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定位,卻也揭開兩岸關係長期的對立和隔閡,受到中共不滿,打壓和謾駡。 除了中共國民黨也不例外,國民黨於2000年敗選,失去政權,李登輝被開除黨籍,同時至死不見容於國民黨人。 看今天國民黨如何說呢?李登輝“是中華民國第一任民選總統,曾經是中國國民黨黨主席,但也讓國民黨走向另一個完全不同的階段”。 國民黨又說,感謝李前總統給予大家的人生啟發,他一生功過後人自有評斷,希望李前總統安息,期盼家屬節哀。      
- Advertisment -

Most Read

核潛艇合同:美英澳得意!得益!法國得”氣”!

核潛艇合同:美英澳得意!得益!法國得"氣"! 《南澳時報訊》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在高調慶祝結成新的三邊安全合作關係,聯盟框架內的第一個舉措是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核潛艇。就澳海軍核潛艇價值900億澳元巨額訂單,退出交易之決定,終止采購12艘常規潛艇的的合同,法國極為不滿,指責美澳背棄盟友信任。 就澳大利亞決定終止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建設潛艇協議一事,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9月16日(週四)對法國資訊電視臺表示,"我很生氣,盟友之間不應該如此行事"。 設在法國巴黎的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副主任布魯諾•特特拉斯(Bruno Tertrais)說,這“是一聲驚雷”,它可能使跨大西洋地區內外的合作變得“複雜化”。 據知2016年,澳大利亞選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一隻新的潛艇艦隊,以替代老舊的科林斯潛艇。該協議旨在建造12艘潛艇。 澳大利亞方面解釋說,澳大利亞之所以放棄從法國訂購常規動力潛艇的訂單,轉而請美英幫助建造核動力潛艇完全是出於一種考慮,這就是核潛艇更加符合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的戰略需要。 莫里森的話說,澳大利亞的這個決定(對法國來說)是“令人失望的”,但一直來,“法國都是很好合作夥伴。這美英協助製造核潛艇的協定,是有關我們的戰略利益、戰略能力需要、戰略環境的變化,不得不作出此決定。” 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亞期待繼續與法國“密切”合作,“法國是澳大利亞和印太地區的一個重要朋友和夥伴”。 法國憤怒,美國和英國表示安慰。美國和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在華盛頓舉行會議後,布林肯說,華盛頓希望找到一切機會深化印太地區的跨大西洋合作,法國在這方面至關重要。許多共同優先事項上將進行密切合作。 ............................................................................................... 莫里森:英國和美國協助阿德萊德建造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莫里森總理在今早一次虛擬新聞活動上發表講話,宣佈在這三個國家之間建立一種新的三邊關係——“AUKUS”。 這三邊關係“AUKUS 將對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不斷擴大的伙伴關係網絡的貢獻。”莫里森總理說。AUKUS第一個主要舉措 將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 据知,計劃在接下來的 18 個月,三邊對澳大利亞擁有核動力艦隊,將共同努力確定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前進方式。 “這將包括對我們在澳大利亞履行核管理職責需要做的事,進行深入的審查。澳大利亞打算與英國和美國密切合作,在南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建造這些潛艇。” 莫里森稱,澳大利亞不尋求建立核武器或建立民用核能力。 ............................................................................................... 不光是核動力艦隊,我們結盟和密切合作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不止光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而是密切合作與英國和美國的結盟。 “世界正變得越來越複雜,尤其是在我們地區——印太地區。這會影響我們所有人。印太地區的未來,將影響所有人的未來,” 澳大利亞莫里森總理在周四(16日)聯合三國的國家安全講話中說。 他說:“應對這些挑戰與幫助實現,地區上所需的安全與穩定,現在必須將我們的伙伴關係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一種尋求參與的伙伴,不是排斥之關係,以貢獻而不是採取,並賦予能力和權力 - 不控制脅迫。” 莫里森表示,AUKUS 的合作夥伴關係,將使科學家、國防軍和技術行業的工作人員齊聚一堂,以提供“惠及所有人”的穩定性。 ................................................................................................ Advertising /廣告 ................................................................................................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廣告/Advertising/ 九月三日晚上的聚餐,是富麗堂皇,精巧雅致,令人賞心悅目,氣氛美好平和,是感性和溫馨,友誼和感人的晚宴。 當了記者多年,如此晩宴參加得不少,但是今晩特別感動和溫心,除了盛情的感動要送別州總督黎文孝(Hieu Van Le AC),榮歸退休,另外令人醉心的是,州政府州長Steven Marshall 和他內閣的請客,州長將第35屆南澳州總督黎文孝,英女王在澳大利亞的第一位亞裔代表,一個越南難民,對我們社區、我們南澳貢獻的感謝晚宴,辦得非常有誠心,安排周到,莊重溫馨,高調規格,令人印象深刻。 晚宴原來應在七月份舉行,但因為疫情COVID-19而延期至今。 我和老友,兩人由North Terrance大街步行到阿德萊得市的Convention Centre,門前見的是車水馬龍,結駟連騎,從轎車或出租汽車下來的人們,穿戴華麗,衣香鬢影,掎裳連襼,雖駢肩卻不累跡。 我們排隊,慢慢的移步進入會場。濟濟一堂, Convention centre 坐滿七百近八百位貴賓參加,真的是華冠雲集,今晚晩宴座無虛席。 女賓雖不全珠圍也有翠繞,但亦不例外淡裝華麗,極盡高貴氣質。 男賓紳士風度,西裝筆挺,我也見到有人穿著日本和服kimono 和韓國禮服和越南傳統服裝的AoDai,真是美麗大方,貴賓冠蓋如雲。 今晚歡送晚宴的嘉賓有現任州總督,現任及數位前任州州長,官員,市長,多個部門部長,警務處處長,教育界領袖各,多元文化社團,商界等等,現任州長,見到Hon. Jing Lee MLC和Hon.Tung Ngo MLC。當然主角是黎文孝先生和黎夫人Lan Le,還有他們的兩位公子,Kim 和Don Le。 黎文孝先生感人致詞,有一段他說:我們夫妻在州總督時,常到各地走動,常見各地人民,和他們聯系。有一次,到了 Alice Springs...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編者按》州總督黎文孝2021年8月31日將退下,任期限已到。人們傳“他該榮歸,退休”,但是他說不會,還會參加社團活動,先休息一陣。 《南澳時報》本來定好今年8月8日擧行慶祝24周年活動,請他來,同時也為他擧辦“退下”的晚宴。活動海報,酒席場地及售票,我們同仁都準備好。一下子COVID-19突來,搞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老總”決定,不辦了。明年才慶祝25周年的活動吧! 於是,好消息來,州總督府傳出,他要見我們----他的老朋友!所以,這個是那天晚上我們四個人見面時談的記錄。 2020年疫情時候。州總督府傳出他闗心民間健康和生意,不久,他和—班政府部門官員,有李菁璇上議員州長助理部長同行,探望慰問中國城商家,他知亞裔創業守業艱難。 2021年初,特別打聴我們在疫情期間,是否安全。知道我們安全,他也放心。 2021年,7月8日下午6時半多幾分鈡。我們四人在水井坊餐館見面。 見面,他坐下來,在Grote Street水井坊餐廰的一個包廂,進食晩餐前,我們一起喝茶,問候彼此”家人和夫人好嗎?” 知道我們和家人多都平安,他高興。 回憶在當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他對於每年南澳舉行國慶日時説:“在我之前,每年參加國慶日,寥寥無幾,都是玩古董車的人,多是白人英格魯-撒克遜,不會超過二百人。我來主持,説要多奌人參加,彩色點。旁人問你怎庅做?我那時多認識越南社圑人士,我就在那(社團)開始。然後,漸漸的,增加到五百人、七百,不久別的族群人們也耒參加,人數增到千二,千五。現在已到五至七千人參加。” 但是,還有不少人中意國慶日要由白(澳)人主導和參與,現在還有此聲音。可是今天澳洲已不同,多元化彩色多了。 陳文芳兄回想,2005年,州總督黎文孝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常到中國城打基礎,找人幫助推動他的想法和做事。然後在文芳兄,韓醫生和南澳時報和華人協助,一起推動他對多元文化部門的想法和政府的政策。 他在2006 年至 2009 年擔任南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 (SAMEAC) 主席。 於 2007 年至 2014 年擔任本州的副州總督。開始2015至2019年。到了2019 年 6 月,南澳州長史蒂文。馬歇爾 (Steven Marshall) 宣布,他原州總督任期延長兩年,延至 2021 年 8 月 31 日,才步下他州總督的任期。 那段時間我們—起工作,我們友誼由那漸漸產生,至今已十幾快二十年,我們四個還一直互相関心,互相支持,友誼長久,真的長春。 <<圖:*州縂督黎文孝閣下簽了他的名字,接著用英文寫了“友誼萬歲”。我們每人簽上自己名字。各人手上留住此紀念卡。多出來的第五張給小韓,她是為我們製造這張紀念卡的女孩。>> 笑談期間,韓正德醫生(老韓)拿出五張紀念卡片,片,是他孫女小韓代我們設計和製作,裡面圖像和內容,老韓解釋給大家聼,他來澳洲居住了下來,愛這塊土地和友善的澳洲人,這是他的心聲,如下: “我的心在那裡,那裡就是我的家。 我們是澳大利亞人。 Where is...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