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專欄

專欄

攝影也闖禍 之一  

攝影也闖禍 之一                 南澳時報/芝麻 小時候,家裏有一部很老爺的攝影機(當時算是很新奇的了),方方正正的如像一個重重的方麵包,每當父親拿出來我總是在一旁觀看,怎樣放菲林、取菲林。那時用的菲林比較大,約五、六公分那麽大吧!,一卷菲林只有十二將。菲林很貴,沖相片更加貴,在五十年代時算是很時髦的玩意。 父親視它如寶,對它非常有興趣,我對它也有興趣。每逢假日,父女兩常常結伴出游取景,當然是我做模特兒,而父親當攝影師,我們也曾留下很多珍貴的照片,甜蜜的回憶,和很深的父女情誼。 小學畢業的時候,學校要拍畢業照片,我就向父親借了他的寶貴攝影機。臨走前父親再三指示,如何調光圈,如何用測光器,先測一測光線強弱(父親連同測光器也借給我),如何調整速度,也要根據光圈調整,測光器上也有指示。如何調距離,如何把兩個影子重叠到最清楚為準,不然就估計一下確實的距離,再調整一點點…。那些都是四十年前的技術,因為攝影機都是人工作業,完全沒有自動調正。 帶著攝影機回到學校,心裏一直很興奮,因為給父親做『模特兒』多了,做父親的助手也做過了。父親取好景,調好光圈、速度、距離,我只是按一按快門而已。從來沒有機會做攝影師,不對!應該是“獨當一面的攝影師”。而更難得的是父親很慷慨地把他的寶貴攝影棚借給我。 我把相機藏在大的大的書包裏,把書包也塞得漲漲的。到了學校,心裏很興奮,一直在等個好機會,取一些好鏡頭,拍一些好的照片。 校裏的畢業班太多,由高中畢業班、到初中畢業班、再到小學畢業班、還有幼雅園畢業班。所以整個早上我們都在課室裏等,輪到我們班才有人來叫我們排隊,出去校園準備拍照,所以整過早上都沒有上課,班上只有班主任坐在前面。 啊!還沒有介紹我們的班主任姓『朱』,肥肥胖胖的,五十歲左右的年齡,看起來好像懷了六個月的身孕,可能是身體過于肥胖,總是懶懶散散的,說起話來,有氣沒力地把聲音拉得長長,很不討人喜歡。在她面前人人她“朱老師”在她背後叫她“猪(也母)”(那母猪的意思)。 上課時常常偷懶,借機會叫學生自修,自己坐在前面打瞌睡,有時還發出鼻鼾聲。鼻鼾聲太大時,學生總是發出笑聲把她的春夢吵醒。她就咪著眼睛含含糊糊地叫“別吵!別吵!”學生就跟著叫“讓我睡覺!讓我睡覺!”。 今天爲了等後拍畢業照,朱老師當然是偷懶不上課了,她坐在黑板前老師的椅子無聊極了,又開始打瞌睡了,睡了很久還沒醒來,我坐在最後一排也無聊,開始弄弄調調那部相機。同學們覺得很新奇都圍過來看熱鬧,調好了光圈和速度,我也學父親一樣,對準鏡頭環繞一下取景,鏡頭落在朱老師的位置時,她還在睡覺,我定一定神,“哢……哢”一聲,神氣的對同學們宣告:“得(口左)!”。 同學們急著問:“拍了嗎?影了什麽?……一片嘈聲把朱老師的春夢吵醒了。朱老師覺得情况有點不妙了,凶凶的問“你們幹什麽?”同學們靜下來沒人出聲,她再問:“誰幹的,站出來。”我把相機收好了就站起來,她驚奇地說:“是你?”我不出聲站著就站著,自己做事自己當。看你猪(也母)睡覺敢不敢當。她也沒料到是我,因爲平常我不是愛生事的學生。她就問班上的同學芝麻做了什麽事,班上的同學也沒人說出真相。她就生氣你們不說出來,全班罰站…。就在這時候有人來了,輪到我們班拍照了…。朱老師也無可奈何地讓我們出去拍照。當然我也帶著我的攝影機,私下和同學們拍些照片留念。 後來事情也傳到朱老師耳朵,知道剛才在班上的事,是我偷拍了她睡覺的相片,她氣得五孔出烟。 相片沖出來,小小的一張(那時候還沒有放大)模模糊糊的,光綫不够(因爲室內,沒有閃光燈),焦點不准(可能是忽忽忘忘又心慌)。只是依依稀稀的看到猪(也母)趴在老師檯上睡覺。 這就是我第一張攝影作品,差點闖了禍。這張相片一直留落在一個舊盒子裏,好多年後才無意中找出來,想起淘氣的童年,我愛不釋手,給它起了一個名叫“猪(也母)”。

和阿德萊得東區警察總監: Mr.Matt Nairn 先生一席話

和阿德萊得東區警察總監: Mr.Matt Nairn 先生一席話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電話給他,対於周六步行街亞裔(多是華裔)示威表示新聞價值及興趣,要求訪問他,很快就答應了,且毫無猶疑,他是誰?是阿德萊得東區的警察總監(Chief Inspector)Mr.Matt Nairn 先生。 初次見面他馬上表示;白人、黃膚人皆是人,人生本來平等,沒有任何種族比他族優越的說法。 領著我們步入Grenfell Street的警察局,坐下我們侃侃而談,好像認識多久似的。 據我們所知,從1984年,這位警察總監長開始在警察部隊服役,在這一領域裏有良好的聲譽和豐富經驗,雖不全聞名遐邇,但在2019年度他獲得了南澳州最佳警察獎(SA Police Officer of the Year 2019)。 他高興,指著胸前的獎章說;“是的,它在這裡!”,伴著他旁邊的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 也笑著。 他被問與阿德萊德華人社區打交道已有多久了?“在我離開警察校之後,直接就到阿德萊得工作,斷斷續續地,服務已快36幾年,但和亞洲人社區的往來只2至3年 。” 據了解警方對會華語講中文的警察缺乏,華裔這個族群的確短少參與警方工作的人,因此,在執行和華人有關的警務工作,警方有語言上的障礙,有溝通的困難。 他說:“以前有個警務人員幫忙!後來又沒了,不同的是,我們就有二位會説越南話的警員。” 又說:“我們一直希望會説華語的人,加入我阿德萊得市的警力,義務工作人員也歡迎”。 警察總監每兩周收到中國城地區商家和地區報告那裏的治安,如人打破商家的玻璃門窗,有人睡在街上等,少有報告“種族歧視”。他建議:如有人被欺負,記得立刻報警,不要托延,耽誤了破案的黃金時間,警察是責無旁貸的。 坐在警察總監伴旁邊的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 也説:“芸芸衆生的事,告訴我們的,不是最早,事情發生,人們不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蔚然成風的,就將“事情”放上社交媒體上(Social media...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1)

編者的話: “演說角”起源於1855年,當時英國人還沒有集會自由,所以到海德公園裏來“出出氣”,慢慢地成了種“習慣”。原先人們喜歡每個星期日的下午來這裏,自帶裝肥皂的廢木箱作講臺,所以這裏也稱“肥皂箱上的民主”。但這個自由是有限度的,講演者不能攻擊英國王室,也不得對任何人進行人身攻擊。1872年,英國人得到集會自由,演講角正式成爲“自由論壇”,現在則成爲了海德公園的一大景觀。 那裏沒有講演台,得自備個廢舊肥皂箱踩在腳下,現在多是自帶一個金屬小梯架站在上面。這就是所謂的“肥皂箱上的民主”(democracy on the soapbox)。 你當然可以高談闊論,慷慨激昂,不過聽衆也可能提出非常尖刻的詰難,令你當場張口結舌。熱鬧的時候,這裏的“攤位”可能有十多個。你想要能凝聚人氣吸引聽衆幷不容易,搞得不好可能只有你一個人在那裏“自說自話”、“自言自語”。 這個“演講角”今天在南澳時報變成了“站在香皂箱說的話”它由我們社長執筆,將介紹對新聞事件,新的舊的,天南地北地談,無所不談。希望大家能參與,亦希望能提供茶餘飯後的話題。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1) 阿德萊得市市中心的房屋 阿德萊得市市中心的一房屋,目前市場價格為$459,559(此為三房一廳),三年後將是:$603,518。五年後將是:$692,561。十年後將是:$1,173,507。 同樣的房地,西邊的西湖區(West Lakes)目前的價格是:$575,000。三年後將是:$701.220。五年後將是:$782.544。十年後將是:$1,450,110 同樣的房地,東邊的Firie區是:$426,750。三年後將是:$481,151。五年後將是:$551,865。十年後將是:$1,255,969。 同樣的房地,北邊Blair Athol地區目前是:$350,000。三年後將是:$500,000。五年後將是:$544,444。十年後將是:$1,310,160 同樣的房地,南邊Torrens Park地區目前的價格是:$657,500。三年後將是:$850,997。五年後將是:$1,005,363。十年後將是:$1,899,592。 以上的資料是我從4月18日的Sunday Mail收集的。這個是對將來的房地產價格的一個預測,十年後,家家戶戶的房屋價格將是一百多萬。無論是否是真的,但是對於我們南澳人一般老百姓來說,尤其是年輕人---剛從學校畢業出來的年輕人,是一個壞消息(對於投資人則是好消息),此也對於澳洲人想擁有自己的房子之夢想,如天邊的月亮,可看不摘,難以實現了。 生於此長於此的年輕人,剛從大學畢業出來,年薪數萬澳幣,除了吃住一般生活費用,僅剩無幾。薪水的增加比不上房屋地產的增加。看來不久將來一間房子,父子二代人,連續不斷的供房利息的情況也許會在澳洲社會出現。不要以為我在說笑,日本東京的屋地產情況,父子二代人為付自住家利息而供屋,早已是事實。 因此,為了省錢,不少年輕人不願搬出去,或從外面搬回家與父母同吃同住。 部分人抱怨外國人進入澳洲炒房地產,使之暴漲,尤其帶著大量現金鈔票進入澳洲投資的163或164移民的大量進入。南澳阿德萊得市兩百多萬的房地產他買入6百多萬,買入了之後才知貴了,亡羊補牢,然後特加其租金。羊毛出在羊身上,以補償其決定錯誤。 另外持學生簽證的留學生,以屋養學的想法,學生持有炒房地產的能力,比比皆是。 做為華人年輕人。不要依者家裏有財,跟人買空賣空,助紂爲虐,自作聰明,將加速那南澳房地産泡沫期。 其實房地產漲起原因可多,不光是有外人炒房地產而已,還有其他因素,有機會再談。 悉知聯邦政府有關部門已經獲知與瞭解“炒樓”人的弊端,已開始提出相關的法令來阻止其之惡化。例如:外國人在澳洲買房地產要由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Board (FIRB)批准。 如果他們要離開澳洲,將被迫賣掉他們的房地產。如果外國人買了空地,被迫在二年內要開始建造。這些法令也適用與持學生簽證的人。 難防止炒樓人獲暴利,此與嚴格執行與處罰也有關的。人性弱點,防不勝防的。減少部分弊端可好,但房價升跌,縂是供求的市場法則,誰能幹渉之或與之相爭呢。 *這是舊的文章重放上,南澳房地産已變化大了,不適宜。 潘家發/南澳時報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2) :房地產供不應求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 (2) :房地產供不應求 西報Australian 報紙說澳大利亞有十七萬八千人等著要買房子,需求量多數在Queensland 及西澳。房地產供不應求已不是什麽大問題,而是日積月累的老問題,與之時間愈久,其差別的就愈來愈加大。 可是根據Edward Chancellor 美國GMO投資銀行的分析師,說澳大利亞的房地產目前正處於不穩定的狀態,隨時有可能變成泡沫破裂。 為什麼是這樣呢?人們以為澳大利亞的金融危機會比別的國家更早地走出穀底,但實際情況仍未完全脫離經濟危機,估計澳大利亞的房地產價格會比合理的價格高出百分之五十。 Edward Chancellor認為如果房價能迴歸到以前的平均價格,那麽房地產將下跌百分之三十左右。央行如果再加利息,可能會緩和下跌的幅度。對於年輕剛離開學校的人或第一次買房的人來説,銀行加利息,房價高漲,泡沫現象將持續。他們供房的開支,佔去他們收入的很大部分,其負擔是雪上加霜。 澳大利亞金融危機走出了穀底沒有?中國的因素亦要計算在內。中國對澳大利亞商品的需求是否還強大?鐵礦、煤、液化天然氣需求是否有改變?變多或變少?等等這些都是對澳大利亞的經濟之衝擊,房地產也會有影響的。 儘管澳大利亞人,一心想擁有自己家園的夢想。但是房價高企,利息不斷地加升(今年已經加了6次),工資增加幅度又不成比例,中小型生意更難維持,不少人都望屋興嘆。目前希望能走出澳大利亞金融之谷底,恐怕還需要一段時間。 對于南澳阿德萊德來說,我們的房地産沒有比悉尼,墨爾本上升那麽高。悉尼過去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左右。墨爾本不落人後亦上升了百分之十七點七到二十五左右。但是南澳是全國上升最少的,大約是百分之十點八左右。 上升的幅度雖然是全國最少,然而還是年輕人或首次買房者的一個致命傷。多年來,南澳洲政府一直鼓勵人群定居在此,但效果仍不彰。某個地區目前可見到房價有價沒市。某個地區則是供不應求。 今天南澳的大重點是在國防工業及礦産,旗開得勝,希望再接再勵,鼓勵年青人留下。除了有好工作,好收入,還要有房價上升的控制,多開發空地有利於發展。爲了本州的將來,這些都是政府首要面對的,拿出積極的政策出來才能解決問題。 *這是舊的文章重貼。 潘家發 / 南澳時報/http/;//www.sachineseweekly.com
- Advertisment -

Most Read

Happy New Year 新年快樂

Happy New Year 新年快樂   Advertisement /廣告    

南澳潮州鄉親會2022年1月1日新年聚餐暫停

南澳潮州鄉親會通知: 2022年,1月1日中午的新年聚餐,因COVID-19 疫情嚴重。聚餐暫停。  

澳洲四大銀行:低抵押贷款利率不再

  澳洲四大銀行:低抵押贷款利率不再 《本報訊》澳大利亞大银行低利率的抵押贷款已经不在。如低于2%的抵押贷款利率更開始提升。 国民银行提高該行固定抵押贷款利率,這代表澳大利亞四大银行中最后一个低于2%的利率已不存在。 但是貸款為投资房地产,多年来未借贷仍未減少。2015年4月,房产投资贷款创高峰的纪录。 澳大利亚统计局10月份的贷款纪录显示,房屋贷款需求总体下降,投资者房产的贷款上升1.1%。 今年10月份,新批准的投资者贷款价值,和比一年前的比例來説,已高出約90%。 廣告/Advertisement  

Mexico 墨西哥之遊:認識這個城市Guadalajara

認識這個城市Guadalajara 第二天真正的去認識這個城市Guadalajara ,先到中心參觀古老的教堂,然後搭上城市的遊覽車,坐在上層觀望整個城市,看到街頭的紀念像,公路橋墩的畫作,各地的古老教堂⋯     ................................................................................................ Mexico 墨西哥之遊:Chapala 湖南邊Jocotepec 山頂 編者按:讀者見作者拍的照片,想定和我一樣,是驚人美麗的景象,那遠山天然界的創造力奇美,乾燥的山丘變成天堂綠洲。驚嘆的是時尚、舒適的水療中心、大型游泳池、開花的樹木、灌木、五顏六色的鳥類、金字塔,裝飾著古代文明的屬性和符號,雕塑、燈光和大小細節的優質工藝,讓人感覺自己在仙女般的天地。 Mexico 墨西哥之遊:Chapala 湖南邊Jocotepec 山頂 這是CalvinTran到Monte Coxala Spa一遊。我們極力推薦Chapala 湖南邊Jocotepec 山頂上的spa 館,那是Monte Coxala Spa。 我們這此,只停留一天。如果能夠在那邊住上兩晚,更是冇得彈(註:無話説)!三溫暖,溫泉池再加上景色優美的泳池,人生無憾了!我們在那邊消磨一天,泡在池中加上美酒冷飲,肚子餓就到旁邊餐廳吃晚餐,哈哈!吸引人嗎? 景色優美,坦白講,也是高檔消費的地方。     ................................................................................................ Mexico 墨西哥之遊:首站是Chapala湖 編者按:這是我同學陳樹材先生的旅遊照片,筆名是CalvinTran。文字少少,照片多多。夠表達他對自然界喜愛美麗和真實的風格。人說一張照片勝過千萬個字。你看這個,想一想可否對呢? Mexico 墨西哥之遊:首站是Chapala湖 Part 1 疫情舒緩,牽動出遊之心,歐亞皆不能去,只好跑到隣國墨西哥。以往的認知覺得它髒亂,不安全感,但事實每個民族都有其優點與美好的方面。這次去選擇一些較少旅客到的地方,首站是Chapala湖,一個湖水寧靜,民生純璞的好地方! 廣告/Advertisement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