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社團

社團

南澳潮州鄉親會邀請函

南澳潮州鄉親會邀請函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 如果你去過他家必勝店!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 如果你去過他家必勝店! 《本報訊18/11/2020 下午2時》任何人在11月6日至16日光顧伍德維爾伍德維爾路58號伍德維爾比薩吧(the Woodville Pizza Bar, 58 Woodville Road, Woodville,S.A)買或帶走(包括外賣)該餐室的必勝(Pizza),必須立即進行14天的自我隔離,包括與你同居住的人。 在此期間光顧過該餐室的人,盡快尋求COVID-19測試。必須直接去測試地點,戴上口罩,並提醒工作人員,你曾經已經光顧那比薩吧。 由於與確診病例有關,因此這是一個COVID-19高風險地點。 請訪問www.sahealth.sa.gov.au/covidcontacttracing以獲取完整列表所受影響的位置。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今凌晨起南澳關閉六天!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今凌晨起南澳關閉六天! 《本報訊18/11/2020 下午2時》南澳州州政府發佈最新消息:州政府在2020年11月18日星期三午夜開始,六天新的COVID-19限制。 南澳斷路的限制 南澳大利亞州州長史蒂文·馬歇爾(Steven Marshall)說:“從今晚午夜開始,南澳州實行六天關閉(lock down),以阻止COVID-19病毒的傳播,目的保持南澳大利亞的安全和強大。” 南澳州警察專員格蘭特·史蒂文斯(Grant Stevens)說,他們仍在研究細節,敦促所有南澳大利亞人呆在家裡,出外只要買生活必須品而已。出外時,都需要戴口罩。 從午夜開始,以下設施將關閉,與停止活動6天: 所有學校,除了為基礎必須工作人員和年幼兒童服務的學校。外賣食品。大學。酒吧,咖啡館,咖啡店和美食廣場。擇期性的手術,緊急手術和癌症治療除外。 房地產拍賣。所有戶外運動或體育活動。建造業。食品和醫療產品以外的工廠。 其他限制包括: FIFO停止六天工作。區域旅行(將不獲批准)。封鎖老年的護理和行動不便居民設施。不得租或出租假日屋。禁止六天舉行婚禮或葬禮。盡量留在家,不得外出進行鍛煉。 以下服務還保持開放: 水力和電信。超市,但會受到限制。醫療,包括精神健康,用品和服務。公共交通。機場和貨運服務,包括快遞服務。加油站,金融機構和郵政服務。採礦,冶煉和大型工廠的基本零件。育幼兒園,僅提供給基礎必要人員的家庭。獸醫服務。 尼古拉·斯珀瑞爾(Nicola Spurrier)教授說,是時候保持耐心和友善,幫助我們南澳大利亞人度過難關。

南澳COVID-19最新消息:暫時的二周限制

COVID-19最新消息:暫時的二周限制 《本報訊16/11/2020 下午6時》南澳州州政府最新消息:自17日淩晨0時01分,有以下規定: 暫時關閉二周:健身房,咖啡廳和蹦床設施健身。臨時取消室內和室外運動,接觸式和非接觸式運動,社區運動器材和培訓。 葬禮限制在50人,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老年護理設施必須使用口罩,每天最多可限制兩個訪客。教堂最多可容納100位賓客。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婚禮可繼續,但所有客人必須在傳染病控制處進行網上註冊。 許可舉行的私人聚會上限為50個,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酒吧,俱樂部和飯店,最高每個場所100個,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不得站立飲酒。 私人聚會住所人數上限為10人。 以批准了COVID管理計劃的所有活動計劃,均得取消。 電影院和劇院要遵從每人空間密度4平方米的規則。 美甲沙龍的經營者,紋身師,美髮師和個人護理,提供服務人員應戴上口罩。 護理人員僅限工作於一個場所。 ............................................................................... 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 《本報訊》南澳州衛生部們報告,今早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17個病例就有兩位護理人在傳染間工作。南澳大利亞州目前有34例活躍病例,包括在酒店檢疫中被遣返的公民。 南澳首席公共衛生官Nicola Spurrier說:病例中有一人在隔離酒店那裏工作。衛生有關部門在查看更多地區是否也有確診的案例。因目前有员工确診,阿德萊德港的Hungry Jacks餐舘已经関門。Salisbury Downs地區的Thomas More學院、 莫森湖(Mawson Lakes)小學和Parafield商城超市也已関閉。 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大多來源自隔離酒店。目前已有90人在醫院隔離中。有人去過Parafield Plaza超市。如果,在上週四(12日)早上10.30至11.30分,你去過Parafield Plaza超市的話,你要注意你的身體是否有确診的症狀?如有,即刻檢試. www.sahealth.sa.gov.au/covidtesting 目前,南澳隔離酒店工作員工每7天要強制要求檢試。 西澳、塔州、北领地已经開始對南澳旅客進行隔離或者要求返回南澳。 関於更詳細:SA COVID-19  電:1800253 787 (至晚間8.00時) 。。。。。。。。。。。。。。。。。。。。。。。。。。。。。。。。。。 廣告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本報訊2020年11月7日》針對楊怡生墨爾本維州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會長被指是中國統戰組織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的檢控。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表示,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認為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內政部長達頓說:(次)“調查已進行12個月,這不是聯邦警察和安全與情報組織(ASIO)成立專案組的第一次行動,法律平等地對待所有人。” 他強調如做錯事,結果要承當。話轉會來,內政部長達頓又説;案件正在調查,已步入司法程序,不宜再評論。 據知:警方認為,楊怡生與外國情報機構有聯系,並準備在澳大利亞境內實施外國幹預行為。目前警方沒有發布其所涉嫌犯罪的詳細信息。 墨爾本華裔社團領袖楊怡生在6日出庭後,正保釋候審,限制居住在其Surrey Hills的住所,等候2021年3月11日將再次出庭受審。 2018年6月28日,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澳洲這項立法,是在回應情報機構的一再警告,即外國勢力正試圖獲取澳大利亞的全球聯盟、軍事、經濟和能源系統等的機密信息。 今次,澳洲《反外國干預法》自2018年訂立以來首度被引用來提出起訴。 內政部長達頓說,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 楊怡生被控違反《反外國干預法》後,達頓表示:“這不是聯邦警察和ASIO共同成立的特別小組,顯然地,也還在調查其他(人)事。”

陳成喜先生:一個投奔南方的故事

陳成喜先生:一個投奔南方的故事 坐在報社的會客室,陳成喜先生,61歲,廣西,北海,安埔縣人,手上拿著剛剛由南澳多元文化委員會發給的獎狀說:「近來參與南澳華聯會,是理事也是義工,對中文學校有興趣,自幼喪父,中文識字不多,希望有限的力量,協助中文學校搞好起來,讓孩子有機會多讀點中文,認識中國文化,做父輩的,辛苦也值得.」 1947年,中國內戰,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中國大陸快要“解放”,陳成喜跟父親“南移”移居北越,那時他才七歲.九歲喪父,他本人與妹妹同他外婆住.1952 、 1953住海防.從小就受越南文化、教育,讀越南文字、歷史,但心裡時常不忘自己有中國人血統與中國的根. 1956年17歲,就出來工作.18歲參加越南工會團體,19歲參加越南青年團,21歲就參加越南勞動黨,對馬列主義思想非常熱衷著迷.同時對明日「共產」世界的天堂,相信一定來到,祈禱那一天將來臨.如教條那麼說每個工人“能靠自己的能力工作,享有無盡的需求”的共產理想.越南將步入美麗多彩多姿的共產國家行列. 問他在北越時,有沒有聽到外面世界的廣播或宣傳傳單嗎?他說「沒有」.因此那時他才認為共產世界理想仍然充滿著花香奇草的世界. 問他每個月在北越的工資多少呢? 在航海運輸學校讀書,受訓四年,獲得二級船長執照畢業.那年是24歲,比一般畢業生還年輕.所以學校要求他自己的企業機構監督長出面才領到文憑.那時薪水每月八十元北越幣.北越環境是非常刻苦,飯是由米與雜糧(如五榖,地瓜)混在一起,餸是鹽巴加空心菜,那一天能吃到一頓純白米飯,是天大的恩惠.後來越戰打了起來,美國軍隊、飛機、大砲,開始輸入戰場.1967年美軍也攻擊在海上北越運輸船隻.運輸同仁大多數是越南華人.工作期間,海上運輸也受到傷亡.回到機關得到的批評是“偷懶及不積極”的評語.因此心理漸漸不平衡,對北越「勞動黨」那套起了懷疑,漸漸變心,然後消極工作.最後想逃亡.北越幹部們也看出來陳成喜先生的不滿,真的有心想「整」死他,開除,割掉他的糧票,消除他的戶口,讓他自生自滅.絕望之下,回到中國,家鄉北海,找到他的叔叔.但是由於自幼受的越南文化與教育,懂的中文很少.一年後,他叔叔建議他回北越,也許有什麼好發展呢?因為他叔叔不想他留在中國,眼見中國正在鬧「紅衛兵」、文化大革命破壞打砸中. 南方的華麗 記者問他:「您那裡有錢跑來跑去呢?」 他說在中國北海,他看出走私越南彈砲殼與爛銅爛鐵有生意可做.而且中國國營事業也收購.他們就跟幾位朋友合作.偽裝漁船偷運出北越,正式入口中國,賣給「買家」.同時由中國買一些民生必須品賣回北越.跑了多次之後,賺得了一萬元北越幣.就用這筆錢回北越,買船立起另外更遠的計劃. 「什麼更遠計劃呢?」我們問他. 「投奔南方」.什麼?那是1968年越戰打得劇烈的時候,(美軍已加入戰場).投奔南越,即係投敵,捉到僅死路一條.可是七個年青人那怕天高地厚,僅怕生活在共產「天堂」世界.說走就走,大家合錢,組隊買船,往南逃亡. 回憶當時情景,喝了一口啤酒,慢慢敘述他一生中最危險的逃難. 「多少天到南越呢?」「九天」. 「怎麼九天?南北才相差不遠呀?」他回憶說出海時候,風大揚帆行駛不久風就停,帆船駛得慢,同時海水逆流.第二天就被拖到海南島.(那時不知道是海南島).海南島那天霧特別多,靠岸靠得很近,聽到人聲,甚至雞啼,下午三點鐘到隔天天亮,還是在那裡,仍聽到人聲與雞啼.什麼原因呢?原來沒風,水逆流,帆船被水退回原處.待霧散的時候,見到海南島岸上屋上有「忠」字,大大的.確知是海南島,心裡怕得很,趕快想法逃亡.奔出大海.忽然見滿個海南島的海面佈滿著成百艘漁船.這裡漁船那裡還是漁船,誰也不認出誰,誰是在捕魚、誰是在逃亡.(那是陳成喜先生他們出海第三天了).趕快不要命的逃呀逃.往西南走.再航行三天,見到陸地高興得很,登陸一問,才知道那是廣平(Quang Binh) ,仍屬於北越控制地區,但很靠南越.見廣平漁民,假說成他們有兩條船出海捕魚,遇大風大浪,另一條船沉沒.僅餘一艘.廣平漁民好心,給他們水與米,叫他們上岸,待風平浪靜才回去孤蘇島.陳成喜先生他們怕得要命“走死唔要命”取了水就開船,過三天真正到了順化(Hue).之後仍不敢透露自己身份,跟南越順化漁民聊了半天目的在“摸底”.後來見到船上的南越國旗,相信投對地方,才表示自己真正身份,說是從北越來投奔自由.開始時南越民兵很緊張,拿出槍械,上膛卡卡聲,怕死人!後交他們給南越政府,美軍軍官也來,送他們七人到蜆港(Da Nang),住醫院休養二個月;問口供,對證,無誤.沒說假話,才放出來.因為他們是北越華人,所以交給駐南越的中華民國大使館.準備遣回台灣.但是七人中,僅二人肯走.最後七人被“遣棄”西貢監獄.在監獄期間輾轉認識僑界僑領.他們好心擔保出來,又給地方住、工作做,過著自由生活. 陳成喜先生在“貓嘜”電芯工廠工作.開始他的新生活. 問他對南北越制度比較如何呢? 他說二者如天堂同地獄比較.物質方面來說:南越什麼都有,豐衣足食,該有盡有.在南越社會,勤勞做工,賺錢應沒有什麼問題,南方又是魚米之鄉.北越則貧窮物質缺乏,好打戰.例如:他個人來說,在運輸公司工作,想買一部單車,非常困難,工資才80元,若不吃不喝,僅儲蓄也要七,八個月才能買到.六百元的單車,那是公家優待給幹部的了.一般人民要花上三千元才能買同樣那部單車,到了南越不一樣了.一個禮拜的薪水就可以買到幾部單車. 陳成喜先生回想那時單身漢一個人,食睡也在工廠,賺的錢多保留下來.每日都願意加班.幾乎每日工作二十小時,睡得很少. 1975年四月三十日越共進城,陳成喜先生怕「越南勞動黨」的「共產」.因為他最了解他們.南越變天不到三天,他就開始一生第三次逃亡的計劃. 1975年五月三日,組隊逃亡,在南越南部的Rach Gia出海失敗.五月二十一日在頭頓(Vung Tau)又出海,仍未成功.因開船的人沒經驗,不敢「擔大旗」.另外一次逃亡開船的人忘記帶羅盤.五月二十八日又計劃逃亡在藩里(Phan Ri.)出海.被地方公安反間被捉回,關了一百多天,放出來,就在藩里落腳,結婚生子「扮積極,扮認真工作,擔水泥,挖土打工.」在等待機會. 越南公安的人也勵害,出了一通告,凡坐過監獄的人不得在船間工作,陳成喜先生假說希望能延期一個禮拜,要找人代替在船上工作.利用此一禮拜的通容.另謀一計劃出海逃亡.照他們計劃陳成喜先生與六人加上船主大約四十多人,乖木船出海,另外四十人因乘公車到目的地海岸約好集合,不料越南公安捉另外別一組逃亡海外的人士,封鎖整條沿海公路,那四十人因此也受連累,無法準時晚上十點到約.陳成喜先生及另外六位年青人等到天亮五點鐘,無奈何下,恨心地走,出海的時候留下愛妻及孩子.(後來他的妻子及孩子也成功逃到香港).不久到了馬來西亞難民島上等待.後來到了澳洲達爾文港,得到澳洲收容,那是1978年三月的事情的了, 陳成喜先生共花了三年多才逃亡成功. 陳成喜先生,一個極端熱愛馬列主義思想的人,對「共產」世界「光明」之日羡慕不已及時希望「共產」一日來臨.他一生喜怒哀樂之外與他終這輩子三次逃亡的經驗是給人深深的感嘆、深深的省思. 訪問後記:我們同仁開玩笑問道.「如果共產黨某日又來到澳洲,您還逃亡嗎?」他笑笑著說:「沒得跑,老了,跑不動了,共產黨也老了.」

忠於職守 維護治安

忠於職守 維護治安 訪問南澳警察總監:警察系統服務大衆市民 採訪組 :韓正德  潘在恩  潘家發 顧   問:陳文芳/攝   影:潘家發/ 策   劃:南澳時報編輯部 :今年二月份,在馬來亞俱樂部與華裔族群過春節,慶祝平安幸福的生活之時,生活在南澳的廣大華裔,藉著這機會給南澳的警察系統送上一份感謝卡,“飲水思源”,“知恩圖報”傳統美德的延伸。 這張卡是南澳熱心於澳洲多元文化與社會活動的社會人士,潘愛蓮等人所發起,經過一年左右的時間所徵集到的有著強烈社會責任感的人們的簽名卡。它表達著華裔族群把南澳警察當作我們平安幸福的保護神的一份心意。一張卡難以表達我們簽名人更多豐厚的感激之情,也正如它未能把所有的南澳華裔客納在內一樣。 警察總監先生Commissioner of Police,Mal Hyde,在春節晚宴上對華裔誠意的評價令我們很感動。眾多華裔人士通過個人的體驗表達了對南澳警察系統的忠於職守,熱心服務人民大眾,辛辛苦苦的精神最大尊敬。 今天我們南澳華文報紙----南澳時報,有機會與總監先生面談,除了再次表達對南澳警察系統的感謝之外,還要去掉對警察系統的神秘感,揭開警民之間的那層薄紗,希望能對警察系統有更多的了解與溝通。 《南澳時報》:現在南澳的華裔大都是陸續移民來到這裡已三、四十年,也就是澳洲放棄“白澳政策”與澳洲多元文化時代發生與發展是同步的。如果我們說不同國家都有她不同的警察系統“模式”的話,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澳洲警察系統在多元文化國策的前提下,有哪些特點呢? 比如說,我們看歐美等民主國家的警察更多的是強悍的一面。我們這裡的警察就更有人情味,更溫和些,更易溝通及易接近。 我們看到新的警察大樓正在市中心建設,也有出生在這片土地上的華裔青年人在警察系統就業,沒聽說有什麼防暴警察,都是很親切的。可以把南澳警察系統的現狀和發展趨向作個簡單介紹,並生活在這裡的華裔有更深的了解嗎? 《南澳警察總監》: 南澳警方是一個以服務爲導向的系統,不純粹是執法部門。我們確實會執行法律,因爲我們的社區需要法律,但是南澳警方所做的遠遠不止這一些。所以,在我們的風格方面,我們幷不是軍隊的作風,我們做的事情更多,我們是爲了服務社區的。因此,社區可以正常地運作,民衆可以過上滿意的生活,這是我們努力希望實現的結果。 至于在突出的特點方面,我們和社區密切合作,我們與社區建立了良好的關係,這一點非常重要。能够解决問題,而不僅僅是對發生的事件做出反應,是一項更加有預防性的方法,也就是在問題發生之前就解决問題,利用智慧了更加聰明的方法實現這些目標。 當今社會我們提供的服務要比20年前的服務複雜許多,20年前南澳的生活方式也簡單很多,現如今我們需要建立系統、完善結構才能够與社區更加緊密地聯繫、才能滿足社區的需要和期望,我們也在不斷改善進步。我們確保每次我們都能做得更好,我們不斷提高自己服務社區的能力,而且我們目前的主要精力就是提供越來越好的服務。 《南澳時報》:過去十多年,大量的移民來到南澳警力是否有所反映出來呢? 澳洲的警察部隊能够反映出多元文化社會的特點非常重要,我們澳洲確實存在多元社會,有各種不同的移民團體,而且這種狀况已經發展了很長時間。有時,在有不同的組織和社團來到時,這些組織總會有融入澳洲社會、適應不同環境等的問題。因此,有時會出現緊張的氣氛,但是我認爲這是我們需要面對的問題,因爲這樣問題的出現,我們可以理解。 來到澳洲的中國移民幷不是新現象,華人社區組織有非常有力的支持,因此我們幷沒有看到華人社區出現什麽融入的問題。然而,我們還是希望幷且鼓勵我們的警員能够意識到我們的社會中不同社區人群的區別。面對不同的民族團體、不同的文化團體,我們作爲一個機構需要確保我們提供了適合社會多元文化類型的正確服務類型。有時,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需要,我們應該爲那樣的需要制定我們的服務。我們希望能够招收來自不同背景的警員,這樣我們就能够打造一個做好充分準備的機構,具備一定能力、幷且竪立了正確的哲學來服務特殊的社區組織。我幷不認爲這樣的任務是由“百分比來確定的”,例如5%的中國背景警員,15%的意大利背景警員,幷不是這種方式來運作,我們需要的是每個人都能够尊重這種差异,我們所有的警員都爲不同的社區服務。 《南澳時報》:你能够詳細說明一下建造一座新的警察學校的情况嗎? 《南澳警察總監》: 我們很興奮能够建造一座新的警察學校,這所學校預計今年年底可以建成。這項工程從開始向政府提出建議、獲得批准和確保建設項目順利上馬,一共經歷了近8年至9年。警察學校是一個重要的部分,而且是能够提供服務的中心環節,因爲這是警員們開始起步的地方、這是我們需要提供技能的地方、這是我們確保警員能够獲得培訓和用正確方法運作的地方。這和其他的機構一樣,如果我們沒有高素質的人員,我們就不能提供高素質的服務,因此,這一點對于我們非常重要。從歷史上來看,我們大概每50年就需要建造一所新的警察學校,我們目前還在使用的警察學校已經快50年的歷史了。 新建的警察學校是量身定做的,這是一所全新的學校,是根據我們的需要設計的,因此我們對于這項工程非常興奮。在有關學術和多元文化問題方面,我們還爲接受培訓的新警員設立了獎項。每一門功課都爲在多元文化價值方面表現最好的學生設置了獎項。這麽做的目的,是爲了從一開始就確保我們的後備警力將多元文化主義融爲思考的一部分,成爲組織的基礎。 《南澳時報》:我們知道,人們的生活狀態是極其複雜的,警察會面臨很多不同的情況。我們高興的聽到你對南澳華裔族群奉公守法,不給警察添麻煩。勤勞辛苦埋頭創業,有忍耐心,容易合作的評語。 這是你作警察幾十年所得的印象和感受?為什麽?你如何得到此印象呢?確實是對華裔移民的最大最好的評語,其實來到澳洲的移民都是有著這種精神的,這也是我們華裔非常追求的一種精神? 《南澳警察總監》:我們幷不會根據民族基礎來統計數據,我們確實會保留原住民的有關記錄,但是我們那樣做是有原因的。但是我們幷不會因爲犯案人員爲中國背景或者是越南背景而有所歧視。當然,根據我的印象,在我們的社會,華人社區反應了一種很好的價值——工作勤奮、以家庭爲中心、尊重法律。總體來說,在執法方面,我們對華人社區幷沒有太多擔憂,我認爲這主要是根據我看到和我與社會不同組織交流的結果形成的印象,我會與不同的人交流溝通。我看到,在華人社區,人們不僅努力成爲南澳社會的一部分,而且也將中華文化和價值帶入我們的社會,我認爲這一點非常重要,這真正反映出多元文化主義——我們也能從社會中不同的根基吸取各種價值,因此,我們幷不期望人們放弃自己的文化和民族來澳洲主流文化保持一致。確實有不同的價值融入更加寬泛的系統,將自身文化引入整個系統也是在寬泛社區體現華人社區特徵的一個很好方法。 我還發現的其他的方面就是在華人社區的良好的領導風格,華人領袖希望可以作爲一個社區融入更加寬泛的社會,而且他們也將自身的社區團結得很好。我看到了很多這方面的事情。 忠於職守 維護治安 訪問南澳警察總監:警察系統服務大衆市民 採訪組 :韓正德  潘在恩  潘家發 《南澳時報》:由副總督及多元文化主席Le Van Hieu先生聽說警察系統的培訓計劃中,還設立了有關如何把多元文化政策實現到工作中的課程,這個項目進行的怎麼樣了?《南澳時報》作爲南澳最悠久的華文報紙,在宣傳多元文化方面,最近得到總督和多元文化事務委員會的鼓勵給以獎項,鼓勵我們對多元文化的推動,《南澳時報》也很願在這方面多作些事情,發揚多元文化是全體澳洲人共同的義務。你對華裔族群有些什麼期盼?希望向廣大群眾傳達些什麼信息呢? 《南澳警察總監》:Le先生提議設立這個獎項,這也是他用來宣傳多元文化社會的宣傳活動的一部分,我們也很高興能够推出這個獎項,這個活動舉辦得非常好。這個活動主要是爲了提高民衆的意識;滿足多元文化的目標和貫穿南澳新警員的服務過程中。這是我們非常期望實現的目標。 《南澳時報》:華人社區是否很好地接受了多元文化主義? 《南澳警察總監》:我認爲,我們總是可以做得更好的。我們有一個很好的社會,幷不存在太多的種族問題。我們有一個可以接受和包容差异的社會。但是,接受和包容可能幷不是看待這個問題的最好的方法,我認爲我們應該珍惜差异性,因爲只有我們珍惜差异我們才可能利用這些差异,而不僅僅是接受這種差异的存在。所以,我認爲我們應該對我們所在的社會感到滿足,當然,我們還能够做得更好。隨著我們不斷前進,作爲一個社會,我們應該做得更好。 《南澳時報》:作為澳洲公民,我們深知警察系統執行自己的任務還是很艱難的事,尤其在我們民主國家就更不簡單,情、理、法的協調本來就是件難辦的事。你出身警察世家,可以說已經把自己的一生獻給了澳洲警察事業,值得敬佩。我們有一個屬於你個人的問題:在你長期的工作中, 有什麼個人感受願意讓我們知道與分享嗎? 《南澳警察總監》:是的,我在一個警察世家長大。我的父親是一名本土鄉村警察,我小的時候我們家就住在警察局,所以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和警務産生了聯繫。我從學校畢業後就加入了警方,我擔任警察已經有44年了。這是非常長的一段時間。 我認爲我們不能只注重獲得一個單一的成就,因爲在長期的時間裏,會有很多事情發生,很多事情你希望能够實現,所以要不斷往前看,幷且更好地做好事情。 如果要談對事情的反應,暴力犯罪事件總是讓我很氣憤。基本上,你可以置換房産,但是當人們以暴力方式相互對待,特別是一些嚴重的謀殺和襲擊案件,我發現這非常難以接受,我不希望看到類似的事情發生。我們集中主要的精力處理這些犯罪案件。 如果有哪一項成就非常重要的話,那就是改變人們的思維方式。我們一共有5000名警員爲南澳州民衆提供服務。重要的不是我自己能做什麽活著是我們如何爲社會服務,重要的是補充我們的能力爲社區提供很好的服務,更加重要的是轉變我們的警員有關如何提供這種服務的想法。 這是關于打造一個機構、設置標準,然後用于實踐中,這樣我們就能够提供優質的服務。 還有一些我還沒有能够完成的事情,實際上我們總是能够做得更好的。我希望能够建造完成新的警察學校。這是非常杰出的成就,是我希望能够實現的目標。 《南澳時報》:你怎樣用使用一些社交媒體來伸延對社區傳遞有關的信息,吸引人們的注意加入警察學校呢?有效嗎? 《南澳警察總監》:我們于近期建立了一個網站,在這個網站上我們使用了一些社交媒體,如YouTube、Facebook和Twitter,我們希望能够通過使用現有的不同技術來吸引人們的注意。現在就判斷我們用來交流的方式的發展趨勢還爲時過早,但是我們正在嘗試實現數項目標。 其中一個就是實現與社區更加直接的交流。這樣我們就能够直接對話,而不同通過寬泛的社區過濾來傳達我們希望傳遞給社區的信息。 我們能够在這個網站上提供信息,如緊急事件、道路封閉等。我們也能够獲取反饋,特別是通過社交網絡,人們能够告訴我們他們認爲很重要的事件,以及對一些特殊事件的想法。同時,我們也能够將一部分對公衆開放,保持與公衆更加密切,而且媒體也能够通過網絡收集有關警方的信息。因此,警方的這個網站上提供了許多的信息和服務。 《南澳時報》:近來,南澳有不少留學生在此求學,警方如何來伸延對社區傳遞信息的注意力和服務?中文媒體也可協助警方傳遞相關的信息的。 《南澳警察總監》:所有的來到澳洲的社區都應該更加熟悉這裏的情况。其中有一點特殊的就是,人們會對原來所在國家的警察有特殊的印象,可能在他們原來所在的國家和地區對警方的評價不高,所以導致他們不會向警方求助。 令人擔憂的是,如果我們的社會中有一個很大規模的組織幷不向警方報告犯罪行爲,這實際上就助長了犯罪行爲。當這些案件發生却沒有被報告給警方時,犯罪分子在做出犯罪行爲時就會覺得很安全。例如,我們就發現當越南社區最初來到澳洲的時候,出現了不少問題,但是都沒有向警方報告。因此,這個社區出現了一些組織涉嫌搶劫、勒索和嚴重的刑事犯罪,由于這些案件幷沒有報告給警方,最終犯罪嫌疑人逃之夭夭。所以,我們呼籲所有的社區,特別是那些剛剛來到澳洲的社區,要對警方有信心,他們應該向報告犯罪案件,不論是向當地的警局報告還是通過BankSA防止犯罪機構。 電話:1800 333 000 網站:www.sapolice.sa.gov.au 《南澳時報》:你曾說“高処不勝寒”,在高位常寂寞,為甚麽這樣?沒人可交負責任嗎?你真的寂寞? 《南澳警察總監》:哈哈哈。我幷不是指生活方面很孤單。很顯然,當你必須做出一些艱難的决定時,困難的是雖然你可以向很多人徵求意見,但是有時只有你一個人可以做出這樣的决定,從這個方面來看,你只剩下“你自己一個人”。這些都是你的責任,最終也只剩下你自己。如果你做出的决定是一個好的决定,你可能會得到許多朋友;但是,如果你做出的不是一個很好的决定,你就會變得很孤單的(要承擔)。 2011年3月份。

訪潘愛蓮律師 談一般日常生活注意的法律問題    

訪潘愛蓮律師 談一般日常生活注意的法律問題     文:南澳時報  潘家發 / 圖:玉瑛/ 為了讓一般人對於日常生活法律問題、法律常識多多注意、多多認識。我們<<南澳時報小組>>,約見潘愛蓮律師請她給我們做個訪問,電話去了,她人很爽直的、很乾脆的答應了。因此,今天這篇訪問出現在大家面前,潘愛蓮律師輕車簡從、輕重緩急的道來,將複雜的法律問題簡易、生活化的告訴大家。企望一般讀者能得到好處,<<時報小組>>就心滿意足,也不虛此”行”了。 那是星期三的下午,我們的車子到了唐人街,Gouger street。轉入巷子,然後,再轉入一個巷子,一直走就到潘愛蓮律師的辦公室。待一回,也見到潘愛蓮律師來到,一起步入她的辦公室。那是一間中古的房子,屋裡滿滿著文件還是文件,數不清的檔案(files)及檔案,前面一間是潘愛蓮律師的秘書房間,看到的文件又是文件,再隔壁一間就是潘愛蓮律師的辦公室。在她的寫字桌上,找出一個空位子,足以放下筆記簿即錄音機,我們就開始訪問她。 潘愛蓮打開話匣子說:您不要以為,我辦公那麼多檔案、文件,可是它們一點也不亂,我知道那一文件,那個檔案放在那裡,非常有秩序,而且是井然有序。秘書少動我的文件。我最怕,某人好心將我的檔案及文件另擺放或代我整理。那樣,反而幫倒忙,會弄亂,我會找不到。 問:一般女人很忙,人們常稱為"女強人",您很忙,請您告訴我們,何時來澳洲,怎樣開始您的事業的? 潘愛蓮:我是1974年來到澳洲,一直就住在南澳。來時開始讀高中的第12班,重考會考。剛來大多的時間在泡英文(雖然在香港已經考了12班,也讀了不少英文)。雖結了婚,因為是個子小小,讀會考班可沒人知道。(同學不知,學校的確也不知。)記得有一次學校老師教同學們跑步,她一看到我的年齡,歲數已經二十一歲了,他說您不用跑了,超齡。 讀書、上大學,一直住在阿德雷得。大學畢業後,找工作。那時因為沒有唐人律師樓,找工作基本上是有困難,1982年我就嫣然出來開律師樓,打天下。(我與先生來南澳,因為我先生有一位哥哥住在此。)我因個子小小,”細粒”的樣子,自己創業,開始打天下是很辛苦的。律師行業,我又初出茅廬,也又初生之犢不怕虎,如打戰那樣,時時都表現自己很強壯,否則與他人相比,怕人見您個子”小粒”而打您的注意、欺負,以為人們是欺軟怕硬。因此處處表示出是強者。 問:請問您有關一般人在日常生活,對於法律的問題要注意什麼呢? 潘愛蓮:一般人日常生活中,要小心注意簽任何文件,或擔保書什麼的,因為法律上來說簽了名,就得要得負責其之內容。 問:有時,有人當收到任何文件,信件,亂丟不必理它呢,是否好呢? 潘愛蓮:當你收到任何文件,或信件,不要亂丟。也許是您房東(landlord)或商店的房東。本人或要請人看個清楚,才好。不要就順手丟在餐桌上,過了幾天,就丟入垃圾桶裡去。不知裡面也許你的房東寫信給你關於你上次或數個禮拜前,您剛結束生意或搬出去,房東(或房主)要您修理這個的、修理那個的,而您不理丟入垃圾桶,那很容易吃官司、出法庭的。 問:華人做生意愛用口談,不習慣記錄下來,好嗎? 您有如何意見呢? 潘愛蓮:華人做生意愛用口談,不愛用文件記錄下來,如果雙方多忘或彼此誤解,就容易引起糾紛。做生意,最好習慣記錄或詳細寫下來,用英文比較好,如用中文或越南文,到用時又要找人翻譯,費時費金錢。中、大型的生意,要做合同較好,律師樓也可以幫您們做,收費也不貴,但是比較放下心來。 在買賣的契約(contract)在雙方比較雜的,有時簽約可以加入一些條件,例如買房子的契約,條件可如,向銀行借不到錢,則合同不生效,等等,都可以注明的。 小心,不要在太累太晚的時候簽合約,因為晚上,人容易累,看不清,易出錯誤。 問:關於警察要到你家搜索,您有如何的意見呢? 潘愛蓮:關於警察要到你家搜索,他們定得出示給您法院的 ”令”(warrant),必定給你看。他們如要帶走什麼物品,一定要寫下收條,不得私下帶走,不合法的。 警察有事沒事不得到您家打擾您,同時,其他人也不得到您家打擾您,如您不知英文,您就有權叫人翻譯的,如警察問話,翻譯費由政府資付。一般的情況,您有權不講話,I want to keep silent 。有時您不想給警察提供什麼訊息,如對您不利的話,您可以不說。但是那些事情,您沒做,不關您的話,您可以說,否則keep silent,警察會更懷疑。所以看情形,有時該說話,有時不該說,您自己考盧之,看那個問題該多說,那一個問題不該說。可選擇,警察沒權叫您說話。 如果家裡出了事情,警察來了。發生了事情,盡量用筆寫下來,什麼事情?何時發生?事情如何等等,盡量詳細寫下來,否則以後日子久了,會淡忘,不好記。 例如警察入屋,您不在家,他們應放他們的名片,叫您聯絡他們,而不是隨便進入家園,然後搜查,那不合法的,他們得有”令”(warrant)嗎。? 問:如他們做了,才發覺弄錯了對方,怎辦,是否可以投訴的? 潘愛蓮:這樣是可以投訴的(complaint)通常有沒有損失呢?沒有很大的損失,恐怕也難,例如他們進入弄壞了您家的籬笆等等。有損失,否則難控告他…或者弄壞您名譽,但是名譽這個東西抽象,對社會上有頭有臉、地位高的人,普通的來說如名譽,這東西受損,法律賠賞也有限,或者法官叫他道歉而已。這也許看個人啦。有人看這個問題(名譽)較重,可能實質上的金錢賠賞不多,得來的道歉,也滿足了,這個也許他會打官司要回名譽。(他可能花多少錢去打官司,也願意),通常這類官一次一次的托得很久,才可有判決的結果。 問:對於簽合約留意甚麼呢?有人說簽就簽,說改就改,好像很簡單的樣子,您的看法如何呢? 潘愛蓮:關於簽合約,不要僅看大字,也要看細字,比較好,(其實一般人有困難,看了也不知多,找律師幫忙較好)。簽合約,要負責。除非有人用搶指您叫您簽,您不簽就搶殺您,您的簽字才沒有效。否則一般簽字文件,您自己本身要負責,因此小心、留意為好。 另外,合同是您情我願(總之不犯法的)則沒問題。若大家同意簽著了,回家之後,或一陣子,說我現在要改一改合同,那要留意,雙方要彼此同意在改合同,再簽,如一方不同意,也不能夠改合同也。 問:對於遺囑的問題,找律師,請潘律師提供您的看法? 潘愛蓮:每人必寫遺囑比較好。關於遺囑的問題,一般人常以為太太同丈夫可同一張遺囑的,不是呀!太太一張,丈夫另外一張,因為"去"(過世)的時候,不是二人一起"去"呀(也許有,稍少)寫遺囑的時候,要找執行人,承受人(一般選承受人為執行人,或親人也可以)。等到病入膏肓時,入了醫院才想寫,較晚了。因病重迷糊,不好寫遺囑呀。早一點較好,不要等去醫院,多麻煩。關係willpack是簡單的一種,家族人口簡單的可做,夫妻二人的家庭,丈夫"去"了,家產遺給太太,較易處理,或相反,也易處理。可是大家族,或者死者有很多家產、多子女的話,較好的方法,不用willpack。 問:或者人說去public(公家)律師,不用錢做遺囑,何必找律師要付款呢? 潘愛蓮:要留意public(公家)律師簽遺囑是對的。他一定要做執行人,當家人(或自己)過世的時候,他要收百分之四,例如,一間房子七萬元的財產,他要收4%則大約二千八百了,多過寫遺囑的費用,他還另收執行費用呢。一般目前市價的遺囑大約不超二百元左右,已加了GST。 問:律師也是人,一般不是唯利是圖,也不是清心寡欲。對於收費,可是大家說律師收費高,您認為如何? 潘愛蓮:不是樣樣如此,例如,上陣子,有人來我這裡簽租約,但不是五年的租約,他問多少錢?通常我比較喜歡報給他鬆一點的價格,寧願高一點,告訴他,也許您來做的時候,還少點,可能不必那麼多。我說大約一百元,但是他來了,幫他做了,我也只收他五十元而已。有時候那樣計算,有時候另外計算,(例如)出法庭則不一樣計。 (因為不能package計算,複雜一點)。  有關於潘愛蓮律師: 潘愛蓮律師1974年從香港移民來澳洲 1982年大學畢業,開始在法律界打天下 1981-1982年特別參加華聯會青年組活動(華聯會的前名字為印支華人聯誼會) 1982加入ST。JOHN AMBULANCE ASSOCIATION 1982-1985年加入,印支難民協會,成立免費法律諮詢顧問 1984-1986年華聯會第二屆會長 1984年至今給華聯會當法律顧問。 她還給竹林精舍,潮洲鄉親會,作了顧問之今,貢獻良多。

Reporting a function in Governor House 南澳州總督府的報道

Reporting a function in Governor House 南澳州總督府的報道  

OZASIA書畫茶座 :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

OZASIA書畫茶座 :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 < 本報訊>今十月二十八日星期日,下午一時至五時,OZASIA有個展字畫和書寫毛筆字活動。 活動非常積極,有澳洲年幼、年輕的孩子、年長等人,參與人非常擁躍。這是OZASIA和中國城協會主辦,加上義工人員協辦這項活動。 來會參觀多數澳洲熱愛中華文化的人士,同時此活由韓正德先生和韓粛小姐為主軸的工作者。 韓正德先生:“今天我們把這些“財富”中的精髓之一“書法藝術”作為一個“引子”呈現在大家面前,希望通過展示書法,表現文字在傳播人類文明的歷史作用。 文字,特別是人們所謂的“漢字“在形與意兩方面都具有獨到的精神魅力與傳播優勢。它在實際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 這次活動得很多社團體朋友支持,如大昌企業公司黃仕新先生(黃縂二十二年前是阿德萊得士中央市場選區的市議員,福州十邑同鄉會會長),臺灣同鄉會朋友,南澳越柬老華人聯合會會長李振和先生和名譽會長邱偉源先生,南澳潮州的理事朋友,大家好歺厛,大家樂歺厛,東海酒家, JUSTWIN TRADING T/A SA NICE AUSTRALIAN WINES 香奈思澳洲葡萄酒業陳昭泉先生,中國城協會鼎力支持。前福利會會長歐彩霞女士(歐會長又是南澳多元文化事務理事會委員)早早已來,她買兩盒午歺慰勞工作人員,同時福利會舞蹈跳廣埸舞小組也來參觀支持,她們和市長先生合照氣氛非常融洽,表示有機會參加演出。 英文工作翻譯得力支持的茅美美女士,中文翻譯,中國城協會理事HAOYUEJANE,CHING晴律師,運輸由神(JEAN)先生。SGEA公司的高先生夫婦,傳媒的南澳時報潘家發先生,攝影陳磊先生,拍攝高強先生。 參觀的長官有李菁璇副部長夫婦,阿德萊得市長MARTIN HAESE 和夫人。前華聯會會長及南澳中華總商會創會之一的黎啟明先生和夫人。黎啟明先生當埸也書寫了三張毛筆字。 會後,我們有機會問了來訪的一位先生說:“華夏文化到澳洲來,自然地加上每個傳播者、中文自願工作者的背境不同,表現有所異,澳洲已是多元文化,她有民主、法制、民代議會政治制度,又能容忍、匯合各地背境來到的文化,如馬來亞、赿南丶香港、臺灣,日本等地的當地文化,豐富了自己的多元文化,這些不同文化背景的熏陶,是華裔人們不可多得的寶貴精神財富,也是澳洲要建立多元文化的和諧社會之因素。 搞文化不要集限在自己身上的所謂那個中原文化認爲所謂的主流,畫地自限,那格局太窄了,限制了我們多元文化的發展之路。” 參加相關新聞將繼跟上報道。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2)心靜如水 “心靜則萬物靜”,人的成熟,多半是從擁有一份渴望已久的淡然心境開始的。 心靜如水,可以榮辱不驚,望天上雲卷雲舒,去留無意,看庭前花開花落;心靜如水,就可以坦然自若, 昔日齷齪不足誇,今朝放蕩思無涯。朝對流露,暮聽寒蟄,看小橋流水,叮咚入韻;過石徑人家,幽靜成詩,這次第,即便身處殺聲盈耳的戰場,也是心如止水,恬淡怡然宛如池中遊魚,又如雨後新荷。 王維有詩雲:“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滾滾紅塵中,一個人能夠於其中孑然來去,不以物喜,不以已悲,風雲起落,榮辱不驚,難道這不是一種另人仰止的境界嗎? 心靜如水,人淡如菊;  兼而有之,夫復何求? ................................................................................................ 參觀者在展覽主題“心靜”前欣賞。 廣場舞的大媽能在這個展臺上看到李部長和馬丁市長她們心裏樂開了花,那天一起跳一場,好嗎? 參觀者很想和李部長一我們的民意代表。馬丁市長一我們選出來的當家人,合影留念,機會難。謝謝陳會長請來了兩位貴賓。 自我欣賞。U3A的學生們在看自己的家庭作業,現在已經成了展品了。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3) 請給他(她)們最大的讚美吧! 這次活動,能在僅有一個月的籌備時間裏,呈現在OZASIA的舞臺上誌願者的貢獻是主要的因素之一。 他們大多數都是在開展前不到一周的時間才出現的,有的是在開展的當天才趕來,有的誌願者甚至還還不知道自己來了,能幹點兒什麽,全是憑著一股濃濃的的奉獻精神而來,是來服務的。 把誌願者分作老,中,青三組來談,老一點兒的,心中有數,積極熱情的參與當成自己的事情去做,如茅美美女士那樣,滿場飛!主動找說英語的朋友去宣講介紹,這就不去多談了。 除了小韓還有最年輕的三位女孩(小韓請來的朋友),還都在留學階叚,真是一片童心的在那裏教孩子們寫中文字,對年長者也是表現了真誠與認真耐心對待。 有四位(例如SGEA的高先生,JEAN先生和中國城協會的兩位理事CHING CAO 律師,MS。HAOYUE JANE)可以說他們都是來澳時間不長也不短的,事業有成的青年學子,他們都是彬彬有禮,落落大方地忙碌在參觀客中間,U3A老學員曾經說:這些華人女孩真棒!。所有這一切令人想到,這些誌願者們來到這裏,不僅僅是服務,他們就是展現華夏文明的樣本,是傳播多元文化的使者。 因為在誌願者的身上表現了傳統文化中的精髓,那就是”禮”與“愛”。這就是誌願者們為我們的展臺所作的貢獻。 請給他(她)們最大的讚美吧。 ................................................................................................ OZASIA書畫茶座:字畫展和書寫毛筆字(4) UA3 年長人讀中文班的參與 UA3 是年長人讀中文班的代號。 他們聚在一起不是閒聊, 不是唱歌,不是跳舞,不是喝茶,也不是下棋。他們斉斉在—起讀漢語(中文)。 你會想不到,他們每個人都已退休後至少二十多年,還在努力求學,而且學世界上相當難學的漢語,也想不到的是,這個班已經開了二十四年,今天中午他們集在一起,為慶祝這個學年結朿,停課,休聖誕節和新年假。 明年他們這亇班將步入二十五年。他們的助教先生説,時間真快,巳那庅長時間和我們老師,在—起工作,教學漢語。 問他甚麼原因持繼那久學習中文?他說就因為熱愛中華文化,中華文字。 他們人生經驗豐富,但對中國文化了解有限,但他們努力,如今的漢語文化更是,站在了世界文化的大海中,有其一席之地,許多人已註意到它的光輝戰績,發現最原始的漢字、漢語文化,他們知道漢語的重要性,和內心的熱愛。努力學習漢字文化,然而,這個學習方法是沒有途徑可尋的,漢語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漢字是中華藝術寶庫中的璀璨的明珠。 UA3熱愛漢語文化,學員們喜歡中華文化,喜歡中國,喜歡有禮貌講文明的中國人(華人),甚至和中國人(華人)聯姻,交朋友,喜歡和華裔移民共事一起為澳洲的多元文化價值觀而工作。 UA3 那麼熱愛漢語文化、學習漢字,而我們和孩子是否呼籲大家熱愛漢文化,宣傳漢文化,多多學習呢? 這次,我們參加了他們的午餐,小小的感想,記錄下來。

二十位慈濟阿德雷德志工到袋鼠島發放給災民

二十位慈濟阿德雷德志工到袋鼠島發放給災民 《慈濟阿德雷德供稿》袋鼠島為澳洲第三大島,位於南澳州的外島, 2019年12 月大火中,島上十五萬公頃森林被毀,約二萬五千隻動物葬身火海。在這一波歷年來大火災中,慈濟阿德雷德沒有缺席。慈濟阿德雷德已經不是第一次發放森林大火救助金,在2015年1 月Sampson Flat Fire 和11月Pinery bushfire 這二波火災發放後,慈濟志工和當地的政府救災單位(南澳災後重建中心)取得了良好的關係。已經列入南澳災後重建第二線救災名單。因2020年初疫情影響下,本年6月歁災後,終於在8月30日帶著全球慈濟的善心與善款前往袋鼠島發放。 慈濟基金會發放每戶家庭$1600救助金和毛毯和結緣品給64 戶房屋全毀的災民,總金額$102,000元。發放活動共38戶家庭出席領取現金卡和毛毯和結緣品等,另26戶家庭因行動不便前來,支票、毛毯和結緣品改為郵寄送逹。領取現金卡後,志工們也對當地居民介紹慈濟基金會創辦人 證嚴法師,並藉此機會,推廣環保,解釋如何將垃圾變黃金,環保再利用的方式把寶特瓶變成毛毯。在活動中大家遵守政府規定,發放現場也維持安全距離,志工們親手奉上那一份愛心贈送毛毯給受災者。除了物質方面,志工們同時也準備證嚴法師的慰問信和福慧紅包和靜思語書本,希望他們能夠在這次的災難當中得到心靈上的依偎,也把慈濟的精神與人文呈現出來,將感恩、尊重和愛傳達給這些居民。 即使事過半年,發放現場交談中災民們還是隱藏不了內心那份悲傷,接到慈濟發放的現金卡,感動得流淚。受災居民NIC 表示,他很感恩慈濟的幫忙,最讓他感動的是他以為大家都因為疫情的事情已經忘了袋鼠島的野火的事,過了半年後竟然還有我們這樣的佛教慈善團體還記得他們在乎他們。另外,受災夫妻Nirbeeja 和 Peter非常感恩慈濟志工們對他們很友善給予溫暖的發放救助金和結緣品,他們感到受寵若驚。 袋鼠島市長Mayor Michael Pengilly由衷感謝慈濟的熱心公益、慷慨捐助,及對南澳袋鼠島所展現的關懷與愛心。全球慈濟志工不忘「當地自助、海外互助」,慈濟人紛紛發揮在地力量投入災民關懷行動,持續祝福南澳受災戶早日恢復平安生活,在森林大火災的黑暗時代中,堅信人性互助的慈悲光輝,將猶如黑暗隧道中的一道光芒,引領我們邁向人類的永續平安。 阿德雷德聯絡處負責人楊肇歡師兄回饋: 「感恩透過酥餅義賣募心募愛和會員長期的捐款及竹筒歲月點滴成河所得的成果非常樂觀,將全數捐袋鼠島森林火災救助和籌劃協調活動的團隊,一起護持推動,發放圓滿順利。感恩! 」

Du lịch Việt Nam – 2019 Kỳ 1: Phan Thiết – Mũi Né

  Du lịch Việt Nam – 2019 Kỳ 1: Phan Thiết – Mũi Né. Quach Phan Phan Thiết, một vùng đất quê hương thân yêu, mỗi khi...
- Advertisment -

Most Read

核潛艇合同:美英澳得意!得益!法國得”氣”!

核潛艇合同:美英澳得意!得益!法國得"氣"! 《南澳時報訊》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在高調慶祝結成新的三邊安全合作關係,聯盟框架內的第一個舉措是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核潛艇。就澳海軍核潛艇價值900億澳元巨額訂單,退出交易之決定,終止采購12艘常規潛艇的的合同,法國極為不滿,指責美澳背棄盟友信任。 就澳大利亞決定終止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建設潛艇協議一事,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9月16日(週四)對法國資訊電視臺表示,"我很生氣,盟友之間不應該如此行事"。 設在法國巴黎的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副主任布魯諾•特特拉斯(Bruno Tertrais)說,這“是一聲驚雷”,它可能使跨大西洋地區內外的合作變得“複雜化”。 據知2016年,澳大利亞選擇法國海軍集團(Naval Group)為澳大利亞海軍建造一隻新的潛艇艦隊,以替代老舊的科林斯潛艇。該協議旨在建造12艘潛艇。 澳大利亞方面解釋說,澳大利亞之所以放棄從法國訂購常規動力潛艇的訂單,轉而請美英幫助建造核動力潛艇完全是出於一種考慮,這就是核潛艇更加符合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的戰略需要。 莫里森的話說,澳大利亞的這個決定(對法國來說)是“令人失望的”,但一直來,“法國都是很好合作夥伴。這美英協助製造核潛艇的協定,是有關我們的戰略利益、戰略能力需要、戰略環境的變化,不得不作出此決定。” 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亞期待繼續與法國“密切”合作,“法國是澳大利亞和印太地區的一個重要朋友和夥伴”。 法國憤怒,美國和英國表示安慰。美國和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在華盛頓舉行會議後,布林肯說,華盛頓希望找到一切機會深化印太地區的跨大西洋合作,法國在這方面至關重要。許多共同優先事項上將進行密切合作。 ............................................................................................... 莫里森:英國和美國協助阿德萊德建造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莫里森總理在今早一次虛擬新聞活動上發表講話,宣佈在這三個國家之間建立一種新的三邊關係——“AUKUS”。 這三邊關係“AUKUS 將對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不斷擴大的伙伴關係網絡的貢獻。”莫里森總理說。AUKUS第一個主要舉措 將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 据知,計劃在接下來的 18 個月,三邊對澳大利亞擁有核動力艦隊,將共同努力確定實現這一目標的最佳前進方式。 “這將包括對我們在澳大利亞履行核管理職責需要做的事,進行深入的審查。澳大利亞打算與英國和美國密切合作,在南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建造這些潛艇。” 莫里森稱,澳大利亞不尋求建立核武器或建立民用核能力。 ............................................................................................... 不光是核動力艦隊,我們結盟和密切合作 《南澳時報訊》16日(週四),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有了新的三邊關係,——“AUKUS”。不止光是為澳大利亞提供核動力艦隊,而是密切合作與英國和美國的結盟。 “世界正變得越來越複雜,尤其是在我們地區——印太地區。這會影響我們所有人。印太地區的未來,將影響所有人的未來,” 澳大利亞莫里森總理在周四(16日)聯合三國的國家安全講話中說。 他說:“應對這些挑戰與幫助實現,地區上所需的安全與穩定,現在必須將我們的伙伴關係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一種尋求參與的伙伴,不是排斥之關係,以貢獻而不是採取,並賦予能力和權力 - 不控制脅迫。” 莫里森表示,AUKUS 的合作夥伴關係,將使科學家、國防軍和技術行業的工作人員齊聚一堂,以提供“惠及所有人”的穩定性。 ................................................................................................ Advertising /廣告 ................................................................................................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帶著一皮包夢想”來的黎文孝 。。ThankYou!Governor! 謝謝您!。。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廣告/Advertising/ 九月三日晚上的聚餐,是富麗堂皇,精巧雅致,令人賞心悅目,氣氛美好平和,是感性和溫馨,友誼和感人的晚宴。 當了記者多年,如此晩宴參加得不少,但是今晩特別感動和溫心,除了盛情的感動要送別州總督黎文孝(Hieu Van Le AC),榮歸退休,另外令人醉心的是,州政府州長Steven Marshall 和他內閣的請客,州長將第35屆南澳州總督黎文孝,英女王在澳大利亞的第一位亞裔代表,一個越南難民,對我們社區、我們南澳貢獻的感謝晚宴,辦得非常有誠心,安排周到,莊重溫馨,高調規格,令人印象深刻。 晚宴原來應在七月份舉行,但因為疫情COVID-19而延期至今。 我和老友,兩人由North Terrance大街步行到阿德萊得市的Convention Centre,門前見的是車水馬龍,結駟連騎,從轎車或出租汽車下來的人們,穿戴華麗,衣香鬢影,掎裳連襼,雖駢肩卻不累跡。 我們排隊,慢慢的移步進入會場。濟濟一堂, Convention centre 坐滿七百近八百位貴賓參加,真的是華冠雲集,今晚晩宴座無虛席。 女賓雖不全珠圍也有翠繞,但亦不例外淡裝華麗,極盡高貴氣質。 男賓紳士風度,西裝筆挺,我也見到有人穿著日本和服kimono 和韓國禮服和越南傳統服裝的AoDai,真是美麗大方,貴賓冠蓋如雲。 今晚歡送晚宴的嘉賓有現任州總督,現任及數位前任州州長,官員,市長,多個部門部長,警務處處長,教育界領袖各,多元文化社團,商界等等,現任州長,見到Hon. Jing Lee MLC和Hon.Tung Ngo MLC。當然主角是黎文孝先生和黎夫人Lan Le,還有他們的兩位公子,Kim 和Don Le。 黎文孝先生感人致詞,有一段他說:我們夫妻在州總督時,常到各地走動,常見各地人民,和他們聯系。有一次,到了 Alice Springs...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編者按》州總督黎文孝2021年8月31日將退下,任期限已到。人們傳“他該榮歸,退休”,但是他說不會,還會參加社團活動,先休息一陣。 《南澳時報》本來定好今年8月8日擧行慶祝24周年活動,請他來,同時也為他擧辦“退下”的晚宴。活動海報,酒席場地及售票,我們同仁都準備好。一下子COVID-19突來,搞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老總”決定,不辦了。明年才慶祝25周年的活動吧! 於是,好消息來,州總督府傳出,他要見我們----他的老朋友!所以,這個是那天晚上我們四個人見面時談的記錄。 2020年疫情時候。州總督府傳出他闗心民間健康和生意,不久,他和—班政府部門官員,有李菁璇上議員州長助理部長同行,探望慰問中國城商家,他知亞裔創業守業艱難。 2021年初,特別打聴我們在疫情期間,是否安全。知道我們安全,他也放心。 2021年,7月8日下午6時半多幾分鈡。我們四人在水井坊餐館見面。 見面,他坐下來,在Grote Street水井坊餐廰的一個包廂,進食晩餐前,我們一起喝茶,問候彼此”家人和夫人好嗎?” 知道我們和家人多都平安,他高興。 回憶在當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他對於每年南澳舉行國慶日時説:“在我之前,每年參加國慶日,寥寥無幾,都是玩古董車的人,多是白人英格魯-撒克遜,不會超過二百人。我來主持,説要多奌人參加,彩色點。旁人問你怎庅做?我那時多認識越南社圑人士,我就在那(社團)開始。然後,漸漸的,增加到五百人、七百,不久別的族群人們也耒參加,人數增到千二,千五。現在已到五至七千人參加。” 但是,還有不少人中意國慶日要由白(澳)人主導和參與,現在還有此聲音。可是今天澳洲已不同,多元化彩色多了。 陳文芳兄回想,2005年,州總督黎文孝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常到中國城打基礎,找人幫助推動他的想法和做事。然後在文芳兄,韓醫生和南澳時報和華人協助,一起推動他對多元文化部門的想法和政府的政策。 他在2006 年至 2009 年擔任南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 (SAMEAC) 主席。 於 2007 年至 2014 年擔任本州的副州總督。開始2015至2019年。到了2019 年 6 月,南澳州長史蒂文。馬歇爾 (Steven Marshall) 宣布,他原州總督任期延長兩年,延至 2021 年 8 月 31 日,才步下他州總督的任期。 那段時間我們—起工作,我們友誼由那漸漸產生,至今已十幾快二十年,我們四個還一直互相関心,互相支持,友誼長久,真的長春。 <<圖:*州縂督黎文孝閣下簽了他的名字,接著用英文寫了“友誼萬歲”。我們每人簽上自己名字。各人手上留住此紀念卡。多出來的第五張給小韓,她是為我們製造這張紀念卡的女孩。>> 笑談期間,韓正德醫生(老韓)拿出五張紀念卡片,片,是他孫女小韓代我們設計和製作,裡面圖像和內容,老韓解釋給大家聼,他來澳洲居住了下來,愛這塊土地和友善的澳洲人,這是他的心聲,如下: “我的心在那裡,那裡就是我的家。 我們是澳大利亞人。 Where is...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