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607

友誼萬歲:和州總督黎文孝有約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編者按》州總督黎文孝2021年8月31日將退下,任期限已到。人們傳“他該榮歸,退休”,但是他說不會,還會參加社團活動,先休息一陣。

《南澳時報》本來定好今年8月8日擧行慶祝24周年活動,請他來,同時也為他擧辦“退下”的晚宴。活動海報,酒席場地及售票,我們同仁都準備好。一下子COVID-19突來,搞得我們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老總”決定,不辦了。明年才慶祝25周年的活動吧!

於是,好消息來,州總督府傳出,他要見我們—-他的老朋友!所以,這個是那天晚上我們四個人見面時談的記錄。

2020年疫情時候。州總督府傳出他闗心民間健康和生意,不久,他和—班政府部門官員,有李菁璇上議員州長助理部長同行,探望慰問中國城商家,他知亞裔創業守業艱難。

2021年初,特別打聴我們在疫情期間,是否安全。知道我們安全,他也放心。

2021年,7月8日下午6時半多幾分鈡。我們四人在水井坊餐館見面。

見面,他坐下來,在Grote Street水井坊餐廰的一個包廂,進食晩餐前,我們一起喝茶,問候彼此”家人和夫人好嗎?”

知道我們和家人多都平安,他高興。

回憶在當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他對於每年南澳舉行國慶日時説:“在我之前,每年參加國慶日,寥寥無幾,都是玩古董車的人,多是白人英格魯-撒克遜,不會超過二百人。我來主持,説要多奌人參加,彩色點。旁人問你怎庅做?我那時多認識越南社圑人士,我就在那(社團)開始。然後,漸漸的,增加到五百人、七百,不久別的族群人們也耒參加,人數增到千二,千五。現在已到五至七千人參加。”

但是,還有不少人中意國慶日要由白(澳)人主導和參與,現在還有此聲音。可是今天澳洲已不同,多元化彩色多了。

陳文芳兄回想,2005年,州總督黎文孝任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時,常到中國城打基礎,找人幫助推動他的想法和做事。然後在文芳兄,韓醫生和南澳時報和華人協助,一起推動他對多元文化部門的想法和政府的政策。

他在2006 年至 2009 年擔任南澳大利亞多元文化和民族事務委員會 (SAMEAC) 主席。

於 2007 年至 2014 年擔任本州的副州總督。開始2015至2019年。到了2019 年 6 月,南澳州長史蒂文。馬歇爾 (Steven Marshall) 宣布,他原州總督任期延長兩年,延至 2021 年 8 月 31 日,才步下他州總督的任期。

那段時間我們—起工作,我們友誼由那漸漸產生,至今已十幾快二十年,我們四個還一直互相関心,互相支持,友誼長久,真的長春。

<<圖:*州縂督黎文孝閣下簽了他的名字,接著用英文寫了“友誼萬歲”。我們每人簽上自己名字。各人手上留住此紀念卡。多出來的第五張給小韓,她是為我們製造這張紀念卡的女孩。>>

笑談期間,韓正德醫生(老韓)拿出五張紀念卡片,片,是他孫女小韓代我們設計和製作,裡面圖像和內容,老韓解釋給大家聼,他來澳洲居住了下來,愛這塊土地和友善的澳洲人,這是他的心聲,如下:

“我的心在那裡,那裡就是我的家。

我們是澳大利亞人。

Where is my heart , where is my home.

We are Australian.”

這時州總督黎文孝轉過耒,用越南話跟我説:葉落生根的意思。我也如此想,不必一定要葉落歸根呢,應是“生根”,否則,多腐朽的思維。

小韓製造的紀念卡片裡,還印上一張照片,是我們四個人站在—起合照。他問我是在那個歺館拍的?我説:Payneham Road 的“大鴻圖”餐館。他奌頭,表示記起耒了。那是我們一起吃午餐,照片是在2011年拍的。

打開他私人包包,拿出筆來簽上他的名,四個人都簽名做紀念,他在那張卡片上寫了:“ Long life our friendship”即”友誼常青”。轉過耒跟我用越語説:“友誼萬歲”。見到紀念卡片上黎文孝的大名。

是的,我們相視而笑,這種友誼是莫逆於心,遂相與為友,沒有牴觸,感情的融洽,交往期間彼此尊重,故友誼長久,成爲要好朋友。

我們四個人入坐,不久菜上來了。—邊吃一邊談,滿愉快的。文芳兄帶耒的酒真香,真好喝,讚美他一下。

黎文孝也談他藏酒,現代化酒庫。

也談歷史政治,目前政局。他認爲:

“一個國家富裕了,軍事強大,它向外擴張,經済軍事強佔、侵略他國,終會遭人不齒,會遭人們站起來反抗。在歷史上,羅馬帝國幾乎統治整個歐洲,打到今日的土耳其,中東地區,南邊也到達北非。

看蒙古人成吉思汗,鐵蹄踏破揉爛了幾乎整個中亜和歐洲。

世界第二次大戦的德國人,日本人,經済,軍事工業強大,到處侵略他國掠奪資源,最後結果一樣,一樣遭人反抗,一敗塗地,帝國分裂,人民塗碳,飽受戦爭,經濟遭殃。

前車之鑑,不得不記。“

我們聽了,看著他奌頭,舉杯喝酒,表同意。目前某國是否也往這歷史之路如轍而行,痕跡可見。

他看著我,“我們從越南出來,我們很了解!”。我點頭。

對於最近臺海問題,他也説可能會發生戦爭,對岸會想統一臺灣,想借著國民黨之手耒統一,懷柔政策,三通政策,收買政客等,但是都不成功。習(近平)和他的人想用武力,來達到“習”有生之年達到統一的目的。不惜與美日衝突,無情中,也拉澳大利亞捲入。

澳大利亞總理Scott。MORISON也表態,將和美國同盟。戦爭隨時會爆發,和平日子一去不復返嗎?我心裏祈禱這日子不要來臨,他跟我曾經長大在美軍參加越南戰爭的時期,我們了解戰爭的破壞,殘酷,無人性,無廉恥,尤其是“意識系”的代理戰爭。祈禱和平長在,戰爭不要來臨,不要在任何地方發生,也包括臺海之間!

吃吃喝喝,聊天,時間也快三個小時。約九時半我們就結束了。

最後,感謝水井坊經理和廚房給我們做的好菜,餐舘非常特別,他們給我們準備馬來亞和四川風味的菜,精緻合味口,色香味道好。服務小姐禮貌及又極周到,美好晚餐。佳肴,美酒,好服務,友誼的一聚。

再次感謝水井坊。感謝大家。

。。。。。。。。。。。。。。。。。。。。。。。。。。。。。。。。。。

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

舉行祭拜関公帝君誕辰活動

《本報訊》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于八月—日農曆六月二十三日舉行祭拜関公帝君誕日為替関公祝壽,同時求福求財。南澳雖然還受輕微役情Covid-19的影响,此並不嚴重。(関公生日真實是農曆六月二十四日。)目前的活動,南澳政府法定規定只能容納五十人以下的活動。今天來祭拜者和第七屆的理事們主導,並獲得鄉親踴躍参與,見個個理事都各就其位忙進忙出的,鄉親們拜祭,廚房義工們辛苦準備著午餐,貢獻心得值得加勉。理事們和會長黄家建先生和工作人员,在安排拜祭等事項。

这是一個很有意義和祭拜活動,借此関公誕辰活動,第七屆理事會集鄉親們在—起共渡美好联誼的時光。以下是部份當天活動的照片。

 

………………………………………………………………………….

慶祝南澳時報二十四周年 Celebrate 24th South Australia Chinese 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