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阿德萊得東區警察總監: Mr.Matt Nairn 先生一席話

573

和阿德萊得東區警察總監: Mr.Matt Nairn 先生一席話

作者:潘家發/南澳時報

電話給他,対於周六步行街亞裔(多是華裔)示威表示新聞價值及興趣,要求訪問他,很快就答應了,且毫無猶疑,他是誰?是阿德萊得東區的警察總監(Chief Inspector)Mr.Matt Nairn 先生。

初次見面他馬上表示;白人、黃膚人皆是人,人生本來平等,沒有任何種族比他族優越的說法。

領著我們步入Grenfell Street的警察局,坐下我們侃侃而談,好像認識多久似的。

據我們所知,從1984年,這位警察總監長開始在警察部隊服役,在這一領域裏有良好的聲譽和豐富經驗,雖不全聞名遐邇,但在2019年度他獲得了南澳州最佳警察獎(SA Police Officer of the Year 2019)。

他高興,指著胸前的獎章說;“是的,它在這裡!”,伴著他旁邊的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 也笑著。

他被問與阿德萊德華人社區打交道已有多久了?“在我離開警察校之後,直接就到阿德萊得工作,斷斷續續地,服務已快36幾年,但和亞洲人社區的往來只2至3年 。”

據了解警方對會華語講中文的警察缺乏,華裔這個族群的確短少參與警方工作的人,因此,在執行和華人有關的警務工作,警方有語言上的障礙,有溝通的困難。

他說:“以前有個警務人員幫忙!後來又沒了,不同的是,我們就有二位會説越南話的警員。”

又說:“我們一直希望會説華語的人,加入我阿德萊得市的警力,義務工作人員也歡迎”。

警察總監每兩周收到中國城地區商家和地區報告那裏的治安,如人打破商家的玻璃門窗,有人睡在街上等,少有報告“種族歧視”。他建議:如有人被欺負,記得立刻報警,不要托延,耽誤了破案的黃金時間,警察是責無旁貸的。

坐在警察總監伴旁邊的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 也説:“芸芸衆生的事,告訴我們的,不是最早,事情發生,人們不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他們蔚然成風的,就將“事情”放上社交媒體上(Social media )如抖音(Tick Tock)或 臉書(FaceBook),如別的族群社區一樣,上社交媒體後,就已加上每個人對事情發生與實際情況,與無關的因素和持己有意見搞雜在一起,複雜化問題!這給我們帶來更大的困難,事情已不像它本來的面貌,讓後來的調查,要花很多的時間,去求真,求原來的面貌,事件發生我們期望人們早點告訴警方,迅速告訴我們,什麼樣的事和背景。如今次,牽涉到受害者,他們認為這不是“種族歧視”,即使我們經過嘗試就能安撫下來,消除仇恨,但是事情發生已集成了。”

記者插話:網上“多流言惑眾,易誤假為真。”

警察總監說:阿德萊得大學提供機會,給與該大學的大學生與警方溝通的管道,每年開學的Orientation Week ,他們都來校園有一般性的法律知識,如何與警察打交道,犯罪,刑事等講解和交流。以下是警察網站可去參考,也許有用:https://www.police.sa.gov.au/sa-police-news-assets/front-page-news/sa-police-news

警察總監願意到各個社團解釋給大家明瞭,如“種族歧視”事情發生,第一個就要報告警方,沒有別人!警察總監和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一直強調這點多次。

警方非常高興地和人們交談,如何才能為人們提供極大的幫助,這是澳大利亞的警方。

記者有問關於CBD伍爾沃斯(Woolworth’s)超市事件,他的看法如何?這對中國夫婦在超市內被一名澳大利亞婦女虐待而聲稱?感想?

警察總監表示;対於伍爾沃斯超市事件,他解釋,那個女人是警察局的常客,讓警方花很多時間處理她問題,我們很了解関於她。

她有病,在外就醫。在阿市多人多見到她在不正常的狀態。不友善,愛和人爭吵。但警方認為她沒有“種族歧視”的傾向。

CBD伍爾沃斯的處理這“事件”是一般的職員,他們的目的是好意,也為了保護“受害者”,不讓那女人更有強烈的反應,更大聲駡人的理由。警察總監如此說,他曾經見該超市的主管。

記者有問關於對三名澳大利亞人追捕一名華人優步司機(Uber Deliver)的事件有何建議? 您有襲擊者和華人受害者的完整故事嗎 ?

那是“小哥事件”;三個澳洲人和小哥在Gouger。Street 和Field。Street路口,口角相交,動手打人,側目而視,但涉嫌人已落綱,警方以造成小哥身體受傷之名,逮捕涉嫌人,正在等待出庭法官的判決。

警察總監說他要表達的是,我們是多元文化的社會,彼此和睦相處,融合地過著和諧的生活。

我們同意也要相信南澳警方辦事的效率,反對“種族歧視”行動的,人們必承認我們澳洲的法治和普世價值。

記者問警察總監,在上週五的ZOOM會議上,只有大約178多名參與者參加了會議,因此,大多數華人居民尚未廣泛了解您對阿德萊德華人社區的回答,這些故事可能仍然被誤解和不確定。

警察總監說:關於“種族歧視”的問題,1950年就有了,那時的希臘和意大利人來時也遇到,但僅是語言上而已。今天(公共場所)如你遇到,就走開。可以拍照存証,遠離不要對近鏡頭拍照,使問題更加激勵。之後,要去報警,找警方協助,不要放過。

因爲目前是疫情CoVid-19爆發,社會縂會有人要找代罪羔羊的,警察總監也知道:近日亞洲人(華人)面孔是常受到困擾的。

警察總監答應他是願意的面對華人社團溝通和解釋相關事項法令。尤其對於年輕族群Senior Sergeant Michelle O’Rielley強調願意對話與溝通。
最後,在離開之前,我們報社記者建議,東部警察區是否會考慮安排一些活動。這些可以創造文化的融合,並在具有不同背景文化的人、不同移民之間建立友誼。

也許這些可能會減輕新移民和澳大利亞本地人的誤會,特別是華人社區的誤解和傳播,因為他們天生對不能說流利的英語,以爲與人不能望其項背,也不必無主見的亦步亦趨,而 必須學習本地生活,並有機會在澳大利亞“放下你的頭髮”(Let your hair down),意思放下一切,不要有著束縛而盡情享受人生,享受生活。

兩位警官皆同意,但還要有人會去做。我們離開警局,雖然現在是南半球七月的冬天,但是,今天陽光明媚,和風習習,陽光燦爛,晴朗暖和,溫暖在心,陽光普照在我們步囘歸途的路上。

經過市政附近的誰家花園,見遠處的阿德萊得山丘(Adelaide Hill),想起(北宋)蘇軾的那首《題西林壁》: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