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ARTICLES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 如果你去過他家必勝店!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 如果你去過他家必勝店! 《本報訊18/11/2020 下午2時》任何人在11月6日至16日光顧伍德維爾伍德維爾路58號伍德維爾比薩吧(the Woodville Pizza Bar, 58 Woodville Road, Woodville,S.A)買或帶走(包括外賣)該餐室的必勝(Pizza),必須立即進行14天的自我隔離,包括與你同居住的人。 在此期間光顧過該餐室的人,盡快尋求COVID-19測試。必須直接去測試地點,戴上口罩,並提醒工作人員,你曾經已經光顧那比薩吧。 由於與確診病例有關,因此這是一個COVID-19高風險地點。 請訪問www.sahealth.sa.gov.au/covidcontacttracing以獲取完整列表所受影響的位置。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今凌晨起南澳關閉六天!

COVID-19最新警報消息!今凌晨起南澳關閉六天! 《本報訊18/11/2020 下午2時》南澳州州政府發佈最新消息:州政府在2020年11月18日星期三午夜開始,六天新的COVID-19限制。 南澳斷路的限制 南澳大利亞州州長史蒂文·馬歇爾(Steven Marshall)說:“從今晚午夜開始,南澳州實行六天關閉(lock down),以阻止COVID-19病毒的傳播,目的保持南澳大利亞的安全和強大。” 南澳州警察專員格蘭特·史蒂文斯(Grant Stevens)說,他們仍在研究細節,敦促所有南澳大利亞人呆在家裡,出外只要買生活必須品而已。出外時,都需要戴口罩。 從午夜開始,以下設施將關閉,與停止活動6天: 所有學校,除了為基礎必須工作人員和年幼兒童服務的學校。外賣食品。大學。酒吧,咖啡館,咖啡店和美食廣場。擇期性的手術,緊急手術和癌症治療除外。 房地產拍賣。所有戶外運動或體育活動。建造業。食品和醫療產品以外的工廠。 其他限制包括: FIFO停止六天工作。區域旅行(將不獲批准)。封鎖老年的護理和行動不便居民設施。不得租或出租假日屋。禁止六天舉行婚禮或葬禮。盡量留在家,不得外出進行鍛煉。 以下服務還保持開放: 水力和電信。超市,但會受到限制。醫療,包括精神健康,用品和服務。公共交通。機場和貨運服務,包括快遞服務。加油站,金融機構和郵政服務。採礦,冶煉和大型工廠的基本零件。育幼兒園,僅提供給基礎必要人員的家庭。獸醫服務。 尼古拉·斯珀瑞爾(Nicola Spurrier)教授說,是時候保持耐心和友善,幫助我們南澳大利亞人度過難關。

南澳COVID-19最新消息:暫時的二周限制

COVID-19最新消息:暫時的二周限制 《本報訊16/11/2020 下午6時》南澳州州政府最新消息:自17日淩晨0時01分,有以下規定: 暫時關閉二周:健身房,咖啡廳和蹦床設施健身。臨時取消室內和室外運動,接觸式和非接觸式運動,社區運動器材和培訓。 葬禮限制在50人,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老年護理設施必須使用口罩,每天最多可限制兩個訪客。教堂最多可容納100位賓客。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婚禮可繼續,但所有客人必須在傳染病控制處進行網上註冊。 許可舉行的私人聚會上限為50個,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 酒吧,俱樂部和飯店,最高每個場所100個,保持每人保持空間密度4平方米規定。不得站立飲酒。 私人聚會住所人數上限為10人。 以批准了COVID管理計劃的所有活動計劃,均得取消。 電影院和劇院要遵從每人空間密度4平方米的規則。 美甲沙龍的經營者,紋身師,美髮師和個人護理,提供服務人員應戴上口罩。 護理人員僅限工作於一個場所。 ............................................................................... 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 《本報訊》南澳州衛生部們報告,今早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17個病例就有兩位護理人在傳染間工作。南澳大利亞州目前有34例活躍病例,包括在酒店檢疫中被遣返的公民。 南澳首席公共衛生官Nicola Spurrier說:病例中有一人在隔離酒店那裏工作。衛生有關部門在查看更多地區是否也有確診的案例。因目前有员工确診,阿德萊德港的Hungry Jacks餐舘已经関門。Salisbury Downs地區的Thomas More學院、 莫森湖(Mawson Lakes)小學和Parafield商城超市也已関閉。 南澳阿德萊德新增17例确診,大多來源自隔離酒店。目前已有90人在醫院隔離中。有人去過Parafield Plaza超市。如果,在上週四(12日)早上10.30至11.30分,你去過Parafield Plaza超市的話,你要注意你的身體是否有确診的症狀?如有,即刻檢試. www.sahealth.sa.gov.au/covidtesting 目前,南澳隔離酒店工作員工每7天要強制要求檢試。 西澳、塔州、北领地已经開始對南澳旅客進行隔離或者要求返回南澳。 関於更詳細:SA COVID-19  電:1800253 787 (至晚間8.00時) 。。。。。。。。。。。。。。。。。。。。。。。。。。。。。。。。。。 廣告

澳大利亞:聖誕前開放邊境自由旅行

澳大利亞:聖誕前開放邊境自由旅行 《本報訊》澳大利亞縂理莫裏森宣布,國人可在聖誕節前,在各州之間來往自由旅行,除西澳州之外。 總理莫裏森宣布,國家內閣會議在今日(13)上午通過了相關公共衛生的政策,各個州和領地制定在聖誕節前開放州邊境的計劃除西澳。 澳大利亞以認定各州和領地之間,開放各個邊境,在2021年可保持開通。 據知,西澳州的邊境政策目前也有所放松,由今(14)天起,澳洲各地居民將可以自由出入西澳,但從新州及維州前往西澳的旅客則仍需要進行14天隔離。 西澳州州長麥高文(Mark McGowan)表示,西澳對於新州及維州全面的開放前,西澳認爲;兩地必須要在至少28天內,無新冠感染個案的出現。 同時,南澳州多個月來,要求維州旅客,進行隔離通告,南澳將自12月1日起,取消隔離維州人的政策。 對於國外的旅行人,北半球很快進入冬季,疫情恐會增加惡化,待在外地的更多澳大利亞人,也試圖要回家了, 我們目前,重點來説將攷慮澳大利亞人優先,讓他們早點回澳。莫裏森表示:“那些想回來的人,需要排隊,我們會讓澳大利亞人排在隊伍的前面。” 據了解,莫裏森還將宣布取消國際旅客入境限制。自3月13日至今,已有超過39.8萬名海外澳大利亞人返回。 另外,澳大利亞聯邦衛生部長(Greg Hunt)近日表示,和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了解新冠疫苗情況,得知開發新冠疫苗臨床試驗,具有安全性、耐性好,少不良反應。 部長估計,明年底前,新冠疫苗能按計劃如能推出,澳大利亞最早可恢復正常國際旅行。 ................................................................................................ 廣告

唐人街旺角酒樓劉富強師傅

移民風采系列:唐人街旺角酒樓劉富強師傅 阿德雷得市,近唐人街旺角酒樓劉富強師傅將他的各式各樣的點心擺放在檯上,蝦餃,燒賣,叉燒飽等等介紹他的拿手好點心.他的合夥人說道:「劉師傅在餐館這行已經做了四十年,是做點心出身的.」 劉富強師傅,1947年出生,廣東,佛山人(我說與黃飛鴻同鄉,佛山還有甚麼著名呢?),劉師傅說除了黃飛鴻,還有盲公餅與豉油雞. 1959年,那時劉師傅才12歲左右,就離開鄉下到澳門.因為那時候要到香港,繞道必進澳門.劉師傅說:「我的伯父、父親、大佬都先後到了香港開餐館.」追朔1949年之前,他們家族不少人已經步入餐館這行了.伯父、父親、兄長都在廣州六國飯店.1949年中共統治了中國大陸之後,劉家族就到香港打天下,在彌頓道開瓊華酒樓. 劉師傅回想,在鄉下唸完了小學之後,(小學的教育,都出打野外較多,多玩,少讀書),就到了澳門去,僅讀一個月的夏令班.劉師傅說:「二十六個字母都沒認識完.」由於那時老師教的方法愛用體罰,打手掌心,使得年少的劉師傅不愉.「寧願賣叉燒飽好過坐在那裡念書.」劉師傅如此追憶說. 行行出狀元,劉師傅憑著鄉下出來的體力及克苦耐勞,在澳門賣起叉燒飽來了.回顧那段往事,他說:「佛山的鄉音,聲音洪量,叉燒也好吃,生意不差呀.」不久劉家就搬到香港去了,與父兄團結.劉師傅就跟著伯父、父親、兄長在香港瓊華酒樓學起做點心.「那時彌頓道的瓊華好馳名,我父親就在那裡當襄理.」劉師傅說. 不經不覺過去二十年,在八十年代,劉師傅就當起香港新同樂酒樓的「車頭」了.不再炒鑊,來來去去,總理廚房裡裡外外,打理餐館,除非有大酒席,伙計做不來,他才出手下廚.「新同樂是馳名用靚料,手藝好.」劉師傅如此道. 八十年代,中國和英國對香港前途問題經過二年共二十二輪次談判,終於雙方首腦在1984年12月19日相聚在北京正式簽署有關香港問題的聲名---香港將於1997年7月1日回歸中國.那時香港工商業已很發達、有錢也有機會的人紛紛申請移民.劉師傅他們家人也想移民.劉師傅的孩子說澳洲安定,有發展機會,福利好.當時有位南澳歸僑(香格里拉老板屈先生)遊說他的大哥移民.他大哥就介紹劉師傅給他.終於1983年劉師傅全家移民南澳來.「就在香格里拉做了五年的時間.」劉富強傅傅說. 問他:「你已經在龍城,旺角同樣的地點僅改名字的餐館做了將近8年的唐人街餐館生意,有甚麼心得或感想呢?」 劉師傅說:「開餐館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互相合拍才行的.廚房煮得怎麼好,樓面招呼不週到,客人一坐下,就站起來走掉.相反,打招呼好,服務周到,炒得不好,客人吃了一口,嘴歪歪的,下次就不再來了.一間好的餐館,樓面,廚房要好好合作,互相呼應,配合得好才算成功呢.」 劉師傅說:「近年來中式餐館走了下坡,生意難做,大的餐館比小的餐館更難做」.主要是中式餐館做壞了招牌,有料的人少,沒料的人多.加上個市不景氣,失業人多,有一萬、八千資金的人都可以開一檔外賣(take away),當仁不讓的當起老板來.有心人也在餐館打個工,拜個師,做三、五個月,學兩招,練一練、炒一炒,則可開餐館了.搞得中式餐館不少也「衰哂」.此外,近來澳洲興起吃棘的泰國菜,越南菜等口味,中式餐館「個市」也受影響.「中式」餐館一日比一日的走下坡. 澳洲人二十年來最喜歡吃的四大皇牌菜:咕咾肉,蜜糖蝦,檸檬雞,豉汁牛肉已風光不再,澳洲人漸漸也會吃中式餐了.十年前,澳洲人才開始懂吃北京烤鴨.現在不少澳洲人也喜歡「飲茶」,懂得甚麼是唐人菜,煮得不好吃嘴歪歪的,下次他們不來了.「因此,餐館今天競爭大,皮費又重,長此下去,要懂得如何吸引客人,懂得賣廣告、用台詞,餐館才有機會生存,才能站穩下來.」 「如在晚上六、七點之間,已經有兩、三檯客人在餐堂吃飯的話,那天晚上定會客來滿座,至少也得八、九成的生意.」劉師傅說出他在旺角酒樓心得. 問他在澳洲做餐館與香港有何差別,劉師傅說:香港的師傅名目分的很精細,如煎、炸、燒、煮,每個人管自己的崗位,清楚分明,起碼每個人就不需像現在做「萬能師傅」那般.劉師傅說:「在澳洲做生意,樣樣都要識,少一樣不可,開車,買菜,買龍蝦,買蟹都自己來.水喉壞也會修理,水溝不通也要自己會.否則,樣樣請人,人工貴,分分鐘計錢,還得了.」 說到請人,他說:「餐館這行流動性大,我們請半時(part time)的人多.甚至在香港,流動性也很大.有時,「車頭」出來找人,一拉就拉成班人(十幾二十人)走,是正常的事.餐館工作時間長,每日做十三、四個小時是正常.那裡人工高往那裡走.」 說著就說到他目前,劉師傅二位助手,是越南華僑,跟劉師傅已經八年了,大家相處得很好,似乎有緣份.劉師傅說「其實我這個人很念舊,工作上大家一起合作,把工作做好就算,不必處處嚴格要求人.」 彼此同事之間一天相處十幾個小時,餐館裡工作很長的.問他有甚麼休閒活動呢?劉師傅說:唱唱粵曲、唱卡拉OK.偶爾也唱唱玩.同時也鍾意吃自助餐、西餐,較少吃唐人餐.問他是否也喜歡在「大屋」玩一玩,看手氣如何?他說:「賭、這玩意,我樣樣曉,當玩玩消遣而已,賭而不迷.因為愛賭的人,最重要是「心要足,輸得起」.為甚麼呢?以心要足的來說,例如今次去大屋(賭場),手氣好贏了二百元,應該知足,不要貪心留戀著,想再贏多一點,最終會輸到隔壁人的荷包(借他人錢來賭).手氣不好,輸錢的人也一樣要輸得起,輸了就算,不能顧著翻本,留戀賭場,走上了不歸路.」 劉師傅說:「理論上如此,不少人知道此理,但是臨到自己身上,不可自拔.贏了錢心不足,輸了錢心不甘,不服輸,想翻本,搞得愈陷愈深,多少家庭就此出了問題,妻離子散,等到後悔已經太晚矣.」 賭博的「大屋」應視為見朋友的交際場所,喝杯咖啡,聊天,減少餐館工作壓力的地方才好. 目前旺角酒樓的老板把生意都交由劉師傅打理,廚房與樓面合作很好,生意也很好,劉師傅說:「找個好伙計難,找好拍檔也很難,找到一個好老板更加難.」 做生意劉師傅以為千祈不要「搵人笨」.自已吃虧一點無所謂.客人吃虧了,下次他們不來了,還告訢他們的親朋戚友,生意就一落千丈,難以再做起來. 劉師傅說:「南澳的唐人街做了十幾年生意,唐人的圈子很小,做人要緊 “仰不愧於天,俯不愧於地 ”,別人看得起你才重要.不是只顧賺錢,行出去,遭受人指指點點,好衰!」 最後,請他回想在香港美好的往事,他說:「在1964年,在香港時候的漢滿酒席,十萬港幣的酒席,都曾經做過.客人一邊欣賞、一邊品嘗,日本人一吃就吃了三、四天之久.其中包括熊掌,駱駝峰,群翅等大排宴席.」 「另外有一次出埠到菲律賓做promotion(美食展銷).當年菲律賓前總統馬可思個仔也來吃.他的仔真的好厲害,出街吃飯有十幾個保鏢帶槍跟隨來.」 香港來的劉富強師傅,在阿德雷得市唐人街十幾年,愛了南澳也愛了唐人街.劉師傅能站得住唐人街,穩定發展,是有他自己的功夫及理由的. 最後我們南澳時報訪問小組祝福劉師傅身心健康、再接再厲、再創新紀錄.讀者諸君不妨捧場,品嚐劉師傅的好手藝如何?.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楊怡生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內政部長: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本報訊2020年11月7日》針對楊怡生墨爾本維州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會長被指是中國統戰組織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有關的檢控。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表示,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認為執法機構在執行法律。 內政部長達頓說:(次)“調查已進行12個月,這不是聯邦警察和安全與情報組織(ASIO)成立專案組的第一次行動,法律平等地對待所有人。” 他強調如做錯事,結果要承當。話轉會來,內政部長達頓又説;案件正在調查,已步入司法程序,不宜再評論。 據知:警方認為,楊怡生與外國情報機構有聯系,並準備在澳大利亞境內實施外國幹預行為。目前警方沒有發布其所涉嫌犯罪的詳細信息。 墨爾本華裔社團領袖楊怡生在6日出庭後,正保釋候審,限制居住在其Surrey Hills的住所,等候2021年3月11日將再次出庭受審。 2018年6月28日,澳洲通過了兩項法案,分別為《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 澳洲這項立法,是在回應情報機構的一再警告,即外國勢力正試圖獲取澳大利亞的全球聯盟、軍事、經濟和能源系統等的機密信息。 今次,澳洲《反外國干預法》自2018年訂立以來首度被引用來提出起訴。 內政部長達頓說,違反國家安全法的人應被檢控。 楊怡生被控違反《反外國干預法》後,達頓表示:“這不是聯邦警察和ASIO共同成立的特別小組,顯然地,也還在調查其他(人)事。”

楊怡生被控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楊怡生被控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 《本報訊2020年11月6日》澳大利亞維多利亞首府墨爾本,一名65歲華裔社區領袖涉嫌違反“反外國干預法”。(preparing for a foreign interference offence),星期四(11月5日)下午,出庭於墨爾本地方法院,被指控與中國在海外施加影響力的機構有關聯。 楊怡生(Duong Di Sanh)大洋洲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會長,也是墨爾本澳華歷史博物館董事會董事。維多利亞州亞華裔社區中是領袖級人物,非常活躍,對國内、國外社會活動皆積極參與。 據知,5日出庭地方法院後,楊怡生已獲保釋,並將於2021年3月11日再次出庭初審。 2018年,澳大利亞通過這“反外國干預法”, 是將意圖干涉民主進程或向海外政府提供情報的行為定為犯罪行為。 據知,楊怡生被控準備實施外國干涉罪,這項指控若成立,最高可判10年監禁。 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大洋洲越柬老華人團體聯合會曾參加2016年3月墨爾本組織的遊行活動,以反對《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法庭關於南中國海的裁決。楊怡生與中國和平統一促進委員會有聯系,和統會隸屬於中國政府的海外影響力機構——統一戰線工作部門。 聯邦警察局副局長Ian McCartney稱,自2018年通過這部國家安全法案以來,是首次有人被指控犯有這項罪行。 Ian McCartney副局長說:「CFI工作組已採取預防措施,早期就已破壞其個人干預活動。外國干涉違反澳大利亞國家的利益,並觸及我們的民主核心。這腐敗和欺騙性,超越了外交的常規。」 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和澳大利亞聯邦警察局領導的打擊外國干預工作組(Counter Foreign Interference Taskforce,CFI)對楊怡生進行長達1年的調查,警方在10月16日突擊搜查他在墨爾本地區的房產。 據悉,一位鄰居表示,當天至少有12名警察,多輛澳大利亞警察,警車停在楊怡生家門口,還攜帶有偵察的設備。 據知,澳中兩國關係近兩年來持續惡化中,2020年,澳大利亞對冠狀病毒的來源和傳播進行國際調查,澳政府持強硬的立場,擊中了痛處,也激怒了中(共)國政府,澳中外交緊張,至今還在繼續惡化中。

陳成喜先生:一個投奔南方的故事

陳成喜先生:一個投奔南方的故事 坐在報社的會客室,陳成喜先生,61歲,廣西,北海,安埔縣人,手上拿著剛剛由南澳多元文化委員會發給的獎狀說:「近來參與南澳華聯會,是理事也是義工,對中文學校有興趣,自幼喪父,中文識字不多,希望有限的力量,協助中文學校搞好起來,讓孩子有機會多讀點中文,認識中國文化,做父輩的,辛苦也值得.」 1947年,中國內戰,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中國大陸快要“解放”,陳成喜跟父親“南移”移居北越,那時他才七歲.九歲喪父,他本人與妹妹同他外婆住.1952 、 1953住海防.從小就受越南文化、教育,讀越南文字、歷史,但心裡時常不忘自己有中國人血統與中國的根. 1956年17歲,就出來工作.18歲參加越南工會團體,19歲參加越南青年團,21歲就參加越南勞動黨,對馬列主義思想非常熱衷著迷.同時對明日「共產」世界的天堂,相信一定來到,祈禱那一天將來臨.如教條那麼說每個工人“能靠自己的能力工作,享有無盡的需求”的共產理想.越南將步入美麗多彩多姿的共產國家行列. 問他在北越時,有沒有聽到外面世界的廣播或宣傳傳單嗎?他說「沒有」.因此那時他才認為共產世界理想仍然充滿著花香奇草的世界. 問他每個月在北越的工資多少呢? 在航海運輸學校讀書,受訓四年,獲得二級船長執照畢業.那年是24歲,比一般畢業生還年輕.所以學校要求他自己的企業機構監督長出面才領到文憑.那時薪水每月八十元北越幣.北越環境是非常刻苦,飯是由米與雜糧(如五榖,地瓜)混在一起,餸是鹽巴加空心菜,那一天能吃到一頓純白米飯,是天大的恩惠.後來越戰打了起來,美國軍隊、飛機、大砲,開始輸入戰場.1967年美軍也攻擊在海上北越運輸船隻.運輸同仁大多數是越南華人.工作期間,海上運輸也受到傷亡.回到機關得到的批評是“偷懶及不積極”的評語.因此心理漸漸不平衡,對北越「勞動黨」那套起了懷疑,漸漸變心,然後消極工作.最後想逃亡.北越幹部們也看出來陳成喜先生的不滿,真的有心想「整」死他,開除,割掉他的糧票,消除他的戶口,讓他自生自滅.絕望之下,回到中國,家鄉北海,找到他的叔叔.但是由於自幼受的越南文化與教育,懂的中文很少.一年後,他叔叔建議他回北越,也許有什麼好發展呢?因為他叔叔不想他留在中國,眼見中國正在鬧「紅衛兵」、文化大革命破壞打砸中. 南方的華麗 記者問他:「您那裡有錢跑來跑去呢?」 他說在中國北海,他看出走私越南彈砲殼與爛銅爛鐵有生意可做.而且中國國營事業也收購.他們就跟幾位朋友合作.偽裝漁船偷運出北越,正式入口中國,賣給「買家」.同時由中國買一些民生必須品賣回北越.跑了多次之後,賺得了一萬元北越幣.就用這筆錢回北越,買船立起另外更遠的計劃. 「什麼更遠計劃呢?」我們問他. 「投奔南方」.什麼?那是1968年越戰打得劇烈的時候,(美軍已加入戰場).投奔南越,即係投敵,捉到僅死路一條.可是七個年青人那怕天高地厚,僅怕生活在共產「天堂」世界.說走就走,大家合錢,組隊買船,往南逃亡. 回憶當時情景,喝了一口啤酒,慢慢敘述他一生中最危險的逃難. 「多少天到南越呢?」「九天」. 「怎麼九天?南北才相差不遠呀?」他回憶說出海時候,風大揚帆行駛不久風就停,帆船駛得慢,同時海水逆流.第二天就被拖到海南島.(那時不知道是海南島).海南島那天霧特別多,靠岸靠得很近,聽到人聲,甚至雞啼,下午三點鐘到隔天天亮,還是在那裡,仍聽到人聲與雞啼.什麼原因呢?原來沒風,水逆流,帆船被水退回原處.待霧散的時候,見到海南島岸上屋上有「忠」字,大大的.確知是海南島,心裡怕得很,趕快想法逃亡.奔出大海.忽然見滿個海南島的海面佈滿著成百艘漁船.這裡漁船那裡還是漁船,誰也不認出誰,誰是在捕魚、誰是在逃亡.(那是陳成喜先生他們出海第三天了).趕快不要命的逃呀逃.往西南走.再航行三天,見到陸地高興得很,登陸一問,才知道那是廣平(Quang Binh) ,仍屬於北越控制地區,但很靠南越.見廣平漁民,假說成他們有兩條船出海捕魚,遇大風大浪,另一條船沉沒.僅餘一艘.廣平漁民好心,給他們水與米,叫他們上岸,待風平浪靜才回去孤蘇島.陳成喜先生他們怕得要命“走死唔要命”取了水就開船,過三天真正到了順化(Hue).之後仍不敢透露自己身份,跟南越順化漁民聊了半天目的在“摸底”.後來見到船上的南越國旗,相信投對地方,才表示自己真正身份,說是從北越來投奔自由.開始時南越民兵很緊張,拿出槍械,上膛卡卡聲,怕死人!後交他們給南越政府,美軍軍官也來,送他們七人到蜆港(Da Nang),住醫院休養二個月;問口供,對證,無誤.沒說假話,才放出來.因為他們是北越華人,所以交給駐南越的中華民國大使館.準備遣回台灣.但是七人中,僅二人肯走.最後七人被“遣棄”西貢監獄.在監獄期間輾轉認識僑界僑領.他們好心擔保出來,又給地方住、工作做,過著自由生活. 陳成喜先生在“貓嘜”電芯工廠工作.開始他的新生活. 問他對南北越制度比較如何呢? 他說二者如天堂同地獄比較.物質方面來說:南越什麼都有,豐衣足食,該有盡有.在南越社會,勤勞做工,賺錢應沒有什麼問題,南方又是魚米之鄉.北越則貧窮物質缺乏,好打戰.例如:他個人來說,在運輸公司工作,想買一部單車,非常困難,工資才80元,若不吃不喝,僅儲蓄也要七,八個月才能買到.六百元的單車,那是公家優待給幹部的了.一般人民要花上三千元才能買同樣那部單車,到了南越不一樣了.一個禮拜的薪水就可以買到幾部單車. 陳成喜先生回想那時單身漢一個人,食睡也在工廠,賺的錢多保留下來.每日都願意加班.幾乎每日工作二十小時,睡得很少. 1975年四月三十日越共進城,陳成喜先生怕「越南勞動黨」的「共產」.因為他最了解他們.南越變天不到三天,他就開始一生第三次逃亡的計劃. 1975年五月三日,組隊逃亡,在南越南部的Rach Gia出海失敗.五月二十一日在頭頓(Vung Tau)又出海,仍未成功.因開船的人沒經驗,不敢「擔大旗」.另外一次逃亡開船的人忘記帶羅盤.五月二十八日又計劃逃亡在藩里(Phan Ri.)出海.被地方公安反間被捉回,關了一百多天,放出來,就在藩里落腳,結婚生子「扮積極,扮認真工作,擔水泥,挖土打工.」在等待機會. 越南公安的人也勵害,出了一通告,凡坐過監獄的人不得在船間工作,陳成喜先生假說希望能延期一個禮拜,要找人代替在船上工作.利用此一禮拜的通容.另謀一計劃出海逃亡.照他們計劃陳成喜先生與六人加上船主大約四十多人,乖木船出海,另外四十人因乘公車到目的地海岸約好集合,不料越南公安捉另外別一組逃亡海外的人士,封鎖整條沿海公路,那四十人因此也受連累,無法準時晚上十點到約.陳成喜先生及另外六位年青人等到天亮五點鐘,無奈何下,恨心地走,出海的時候留下愛妻及孩子.(後來他的妻子及孩子也成功逃到香港).不久到了馬來西亞難民島上等待.後來到了澳洲達爾文港,得到澳洲收容,那是1978年三月的事情的了, 陳成喜先生共花了三年多才逃亡成功. 陳成喜先生,一個極端熱愛馬列主義思想的人,對「共產」世界「光明」之日羡慕不已及時希望「共產」一日來臨.他一生喜怒哀樂之外與他終這輩子三次逃亡的經驗是給人深深的感嘆、深深的省思. 訪問後記:我們同仁開玩笑問道.「如果共產黨某日又來到澳洲,您還逃亡嗎?」他笑笑著說:「沒得跑,老了,跑不動了,共產黨也老了.」

即離任國家情報局總幹事反駁:提供原始評估,由政府制定政策

即離任國家情報局總幹事反駁:提供原始評估,由政府制定政策 《本報訊》澳大利亞國家情報局(Office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ONI)即將離任國家情報局的總幹事尼克•沃納(Nick Warner)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說:“過去數年,對於中國議題,多家媒體評論安全和情報機構控制著我們國家的政策。這是胡言,政府一直制定著國家政策。” 又說:“政府,部長,總理根據政策部門的建議來制定政策,不是根據情報機構的政策建議而制定的,這不是我們(ONI)的職責。“情報機構評估所做工作,提供原始評估,這些是為政府的政策制定和選擇提供依據。” 據知,這是反駁了不久前工黨2019年大選,國家廣播電臺(ABC)記者采訪前總理基廷。采訪中,基廷指責國家安全機構插手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的回應。 前總理還說;澳大利亞安全和情報機構責人是“瘋子”。又說:“你知道,無論如何認為,中國都是一個偉大國家。現在是第二大經濟體。如我們外交政策,沒有考慮這點,我們就是傻瓜。” 但是,也被人持不同意見,如,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ASPI)所長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的譴責了前總理基廷:“老實說,這不是前總理該說的話,顯然是不正確的。” 詹寧斯曾直言不諱地批評北京的對外幹涉活動。 據了解,澳大利亞的六個情報機構是:國家情報局(ONI),澳大利亞信號局(ASD),澳大利亞地理空間情報組織(AGO),澳大利亞秘密情報局(ASIS),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和國防情報組織(DIO)

2011年 得獎感想

51 站在香皂箱說的話51 得獎感想 《南澳時報》在今(2011)年二月二十二日,獲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我個人,同時也得了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的傳媒獎。 朋友們問說,借此你應該介紹関于你及《南澳時報》吧,好嗎? 好的,我出生在南越南,祖籍是海南島,文昌縣人(以前,在學校每次填籍貫的時候,是寫,廣東省,文昌縣)。1973年到台灣讀書,就讀國立成功大學,主修物理學,愛文學,喜讀管理及市場,電腦等書藉,畢業後,當了數年老師。然後,移民到澳洲。在台灣共住了13年。 1986年從台灣來到南澳,至今,已二十五年,開始那幾年,見到此地大部份華人,由東南亞來的多,印支半島的華人最多,大多以難民身份而來,他們感激上天給以機會,積極工作,行行多愛參與,肯做,“愛做”,肯貢獻,愛成立會館,又愛社會工作,爲的是報答澳洲。 而馬來亞人,新加坡華人,是來讀書,之後,囘去,然後再移民回來南澳,他們英文較好,大多是專業人士,不少是公職人員,也有人是商人。另外,是香港爲了“97”而移民來澳,不少數專業人士,更多開餐飲業,他們來,茶市就逢勃,餐館多樣及豐富起來。還有投資移民的台灣人,大約200多戶。我來時,見他們到來,不久,移到Queensland,所有以上所提到的移民,已對南澳做了不少貢獻的事情,對之有敬意。來此時,不停的在想,我還能做什麽? 看了看,沒人做新聞文化工作,因此,與當時年青朋友組織的《南澳中華文化中心》,這個會是華聯會的青年組“分”出來的,就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如當今,還有在廣播界5EBI電台主持的台長王朱顔,澳華書局東主岑署俐及他夫人,王維煉,林松,李志偉(去世了)等人。 我們那時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簡稱爲《文化中心》,辦了一份手寫的雜誌,每期用影印機印了五百份,那時,受到不少華人喜悅及愛看,我們做編輯的,邊做邊學,編輯人有些是公務人員,在移民局部門上班,他們已有多元文化(Multiculture )的觀念。雜誌介紹移民資訊的常識,這些資訊給新來的人們,華人社團及政府交流訊息介紹等工作。因此,讓我本人更瞭解多元文化的觀念、思維和廣寬視野,也可能殿定今年對南澳縂督多元文化傳媒獎的更認識。 也因爲,在社團裏打轉二十多年,相當瞭解南澳社團的來龍去脉,會與會,他們之間的関係及其之歷史,真假虛實,吹水大炮,一見則明,大人物雖少“深刻”認識,但是,幾乎瞭解“大人們”的為人。 《文化中心》的雜誌雖如白居易所說:“文章合爲時而著,歌詩合爲事而作”。可惜,那時,華人太少,《文化中心》雜誌出版了八期,就沒廣告支持,而倒弊。賺到了幾百元近千塊,就全部送給5EBI電台的粵語及中文部節目部門,作爲活動經費之用。《南澳中華文化中心》解散,退出南澳社團的舞臺。 我本人,1990年候,就改行去做進出口生意。1997年,才回來,辦起報紙,出版《南澳時報》到至今。 在1989年六四之後,我見留下來的中國留學生多起來,大多是苦學生,像越南華裔一樣,甚麽有賺錢的工作,多愛做,而且,肯做。創新了不少那時澳洲沒有的行業。免費報紙是其中的行業。可是他們的目的是賺錢,很少人願意花點時間,為自己的祖國,寫文章,鼓吹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有的,也沒長期的計劃。目前,極少人還支持民運,不少人被招安了回去,大多留下的,爲自己安定生活而忙,養育後代,目前,他們的第二代也可能已大學畢業了。 多年來,我見不少人口口聲聲說,他們愛自己的祖國,祖國好,祖國強大,祖國樣樣好,樣樣進步。說大陸的偉大,目的,有機會可回大陸,做生意,或出口貨品到大陸,謀利。我很“羡慕”他們能說出不由衷的話,說話時不臉紅。 我則不然,認爲這裏已經是我的家,也是孩子們的家。如入了澳籍。不再留戀祖國,它好或壞會怎麽樣?見人猶豫來回兩邊看,我常跟人們說,如果,認爲它好,那就回去,回國好好的建國,好好建設自己的事業,不要在這裏留戀,說祖國好,樣樣都强,又不肯回去。最後,在此,浪費時光,一事無成。如要留下來,就以身作則爲澳洲華人,好好的幹,好好生活,用心的教養你孩子,成人,又能發展自己的事業。 你說不能忘懷関心祖國,是可以的,千萬不要処処强調民族主義,是一刀兩刃,祖國强大,與我們華裔一點無關,我們已入澳洲籍。如為了某目的而不擇手段,達到了,富了,又怎樣?他族會嫉妒,人們認爲,你如此,會影響他族發展,也會影響多元文化發展,何苦?如詩人陸游說道:“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澳洲有了多元文化,加上她基本西方文化如民主,法治,人權,平等,言論自由,議會的三權分治,華族才有機會發展起來,其它族也能有機會發展起來。如你强討本族主義的思維强大,冒進的凸出,國内貪來的錢在此擺濶,會遭到反感,可能遭人打壓。在世界多個地方發生“排華”的事件,理由多在此。 年青學子們,《南澳時報》在南澳已十四年,我們為什麽再三的鼓吹自己的祖國要有民主,法治,人權,言論自由,平等的思維,是有其意義存在的。《南澳時報》鼓吹這些現代人類的核心價值,期望有一天,中國年青子弟,了解了其價值,帶回這些種子,播種在祖國,神州大地上,實現及發揚光大。如蔣經國那樣說,一個政黨不會永遠的執政著。中國人是聰明的,不會永遠受馬列思想的毒害。怕太聰明了,太明哲保身,無所爲,又無所非爲!趙翼有此話:“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真期待,這天來臨,相信它會來臨。 再次感謝,給以我個人與《南澳時報》2010年南澳縂督多元文化finalist傳媒團體獎的縂督府及多元文化部部門的評委們。謝謝,同時感謝提名我的老朋友。個人與《南澳時報》得獎是南澳大利亞社會認同我們華人在南澳本地的工作及貢獻。 最後,用曹孟德的話作爲結束,“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與好友,老友們共勉之。 潘家發/南澳時報社長

Most Popular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南澳消息South Australia News 1696

南澳消息 South Australia News Issue 1697

南澳消息 South Australia News Issue 1697    

各界祝賀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

各界祝賀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

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分工職守

南澳潮州鄉親會第七屆理事會分工職守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Simplified)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English English